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男女主是程慕深洛小小的小说

文章目录

为您提供男女主是程慕深洛小小的小说,名字叫做《程先生的小白兔》,该小说女主撒娇卖萌,强大男主难以抗拒。程慕深洛小小小说精彩节选:只是看着看着,洛小小的眼泪就流下来。浑身疼得难受,尤其是下方,像是刀割一般,一阵阵刺痛,一股股颤栗。这种遍体鳞伤的疼痛,让洛小小想起昨晚,脑海中是程慕深冷漠的脸,阴暗的眼神,一遍又一遍的质问,一次又一次的变本加厉。

《程先生的小白兔》精选内容:

程慕深暗黑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鸷,“他知道你回来了?”

良宵清理伤口的手顿了顿,随即继续着手上的工作,道:“下飞机的时候,在朋友圈晒了一张自拍照。”

程慕深双手环抱在胸前,眯着眼道:“可以啊良宵,你他妈现在还不忘用美色撩他!”

良宵抬头,嘴角晕开一抹淡淡地笑意:“这不都是总裁你教的好嘛。”

“别,别说这些,我和你不一样。”

走廊外,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会儿又远去。

“这事儿,你还得自个儿想办法解决。”

程慕深听着脚步声离开,淡淡地扫过安睡在床上的人,随后说道:“别让他知道我的事。”

“这是自然。”

良宵清洗完最后一处血迹,把满盘子带血的纸巾倒进垃圾桶,然后进入卫生间用香皂洗了两次手,又用洗手液洗了两回。

“她身上没什么事儿了,就是……”

话说到一半,良宵却没在说下去。

“身体没事就行,其他的,也没你什么事。”

程慕深说完,准备走人。

“等会儿,你就这样走了?”

良宵在后边儿叫住他,又推了推眼镜。

“不然呢?”

“怎么着你也该陪着人家醒过来再走吧。而且,你现在这样和我一起出去,到时候我怎么跟他解释?”

程慕深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良宵。

“恐怕这后半句才是你真实的想法吧。”

良宵不去看程慕深的视线。这个大总裁,不仅看着冷,眼神可是能飞出刀子的。

就一眼,仿佛能窥探到他人的内心世界。简直神一样的人物,他可不想就这么承认自己的想法。

“随你怎么想吧。你说得也对,你碰过的女人,我也没法管。”

说完话,良宵打开门出去。程慕深跟着走到门口,又向床上的人看了一眼,这才把门关上。

正巧,两人刚出来,就遇上一个看起来和良宵差不多身高的男人,只是还要年轻一点,没有戴眼镜,而且也没有留胡子。

这个男人一看到良宵,眼睛里似乎就闪烁着星光,大步向他们走来。

“良宵,我刚去你房间,发现你没在。”

男人笑着看向良宵,随后才看向良宵身后的人。

“程总,您和良宵一起出来的?”

程慕深挑眉,你这不都看到了吗,多问一句有什么意义?

虽是这么想着,程慕深却没有回答,毕竟这个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见纹木问错了话,良宵轻轻咳嗽的一声,随后走到纹木的身边,攀着他的肩膀,说:“人家总裁想和谁一起出来,就和谁一起出来,你小子管这些干嘛?你是大Boss?”

被良宵这样一说,纹木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好意思地用右手揉了揉右耳,视线也低了下去。

程慕深给了良宵一个眼神,叫:给你一个眼神,自己体会去。随后他经过纹木和良宵,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拍了拍良宵的肩。

“记着,我俩的约定。”

说完,又郑重其事的拍了一下良宵的肩,在旁边纹木的丈二摸不着头脑的眼神下,走了。

直到看着程慕深下了楼梯,打开一楼的磨砂玻璃门,纹木才一脸好奇的看着良宵。

“你们,什么约定啊?”

良宵挑眉,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保密。话说你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

良宵拿开攀在纹木肩上的手,走向自己的房间,他知道纹木就跟在他身后。

“自然是想你了呗。”

纹木在良宵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说完,就抢着说出这句。

“少来!”良宵摆了摆手,也不回头,“你这小子,越来越野了。”

“哈哈~”纹木在他身后笑了起来。

良宵无奈皱眉。

这个纹木,一旦笑起来,冰都能给震裂开了。

“良宵,这周末出去玩儿吗?”

纹木收起笑声,开始正经起来。

“要看谁约。”

良宵在他的房间前站定,转过身来,眼睛看着纹木。

“你知道的,就我那哥们儿,绿林。”

“行。”

良宵上前一步,抬手,把手里的手机按在纹木的左胸。

“周末地址发我。”

“可以。”

“那行,没事儿了我先睡了。”

说完,良宵作势要关门。

“诶诶,”纹木上前两步,伸手拉住门边,“这就睡了?”

“不然呢,你还想说点什么?”

良宵倚在门框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那个,明天你自己随时注意一下,多带个人跟着。”

纹木眼神复杂的看着良宵。

“够义气,”良宵无所谓的点了点头,然后视线越过他,落在一楼,“喏,一楼客厅,冰箱里面,73年的,喝够了就走。”

纹木笑了:“够哥们儿!”

***

中午,洛小小醒过来。

一睁开眼,看见的是鹅黄色的被套,在透过窗帘细缝洒下来的阳光下,显得那么柔软,那么温柔。

只是看着看着,洛小小的眼泪就流下来。

浑身疼得难受,尤其是下方,像是刀割一般,一阵阵刺痛,一股股颤栗。

这种遍体鳞伤的疼痛,让洛小小想起昨晚,脑海中是程慕深冷漠的脸,阴暗的眼神,一遍又一遍的质问,一次又一次的变本加厉。

程慕深,这个男人,夺走了她的初夜。现在,连她一直努力维持的心态,也一并剥夺了。

洛小小开始觉得自己一意孤行,错得太离谱。什么为了要自己做主,恰恰是毁了她。

她试着起身,却总是受到来自下方的刺痛,而后瘫软在床。

一次又一次,洛小小爬起来,又吃痛的摔回去。原本恢复了一些血色的脸,又因为疼痛变得煞白。脸上还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

从一个危险的地方逃了出来,不曾想到再一次陷入更危险的地方。

洛小小只知道,要走,要离开这里,远离程慕深。

恨?那是对程慕深最起码的感觉,除此之外,想不到其他。

终于,洛小小颤抖着站了起来,并艰难的走动。越是这样疼,越是不可能忘记他程慕深。这伤害,她迟早要还回去!

洛小小翻开手机通讯录,手指滑过老板河水,犹豫了一下,又往后翻了两下,拨通了一个自认为不会拨通的电话。

“喂,我是洛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