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大婚晚成独爱天价妻草开半夏阅读

文章目录

《大婚晚成:独爱天价妻》作者是草开半夏,主要讲述了陆浩宇简然之间的爱情故事,内容描写新颖,实力推荐,这里提供大婚晚成独爱天价妻草开半夏阅读。小说精彩节选:简然身体一震,从未想过陆浩宇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不是最爱的是林薇薇吗,他不是说除了林薇薇谁也不会是他的新娘吗。想到多年前他也是这么说,简然,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大婚晚成:独爱天价妻》精选内容:

“所以,你把孩子打掉是因为不会再爱我了?”陆浩宇的冷若冰霜的脸上,没有一丝温暖可言。

空气中蔓延着冰冷的气息,简然张了张嘴,说不出一言,径直走进了电梯。

陆浩宇随着简然进了电梯,两人都没有说话,简然从电梯的镜子里看到陆浩宇面若冰霜。

她不知道他在气什么,说要和林薇薇结婚的是他,说要为了孩子和自己结婚的也是他,他从头到尾也没问过她到底愿不愿意,他一直都像一个王者,随着自己的性子,认为他所做的都是对的。

拿出房卡打开房门,陆浩宇长驱直入房内,简然虚弱无力,懒得再和陆浩宇周旋,站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陆浩宇。

陆浩宇环顾四周,坐在床边,双手撑着床对着简然说:“你最近就住在这?”

简然点了点头,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递给陆浩宇。

陆浩宇盯着简然手上输液留下的输液条,被陆浩宇盯着,简然下意识地捂住手背。

陆浩宇庞大的身形起身,一团阴影照在简然的脸上,下意识退后一步,手撑着桌子才得以站稳。

陆浩宇紧紧的盯着简然,简然神情慌张,故作镇定地回望着他,心早已拧在了一起。

“以前我们住的地方,我还在续租,你搬去吧。不要住酒店了。”陆浩宇的话音刚落就听到简然的拒绝。“我在这挺好的。”

“简然,你能不能爱惜自己的身体?”陆浩宇这句话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简然脸上不带一丝血色,倔强地抬起头说:“我这样,是拜谁所赐?”

陆浩宇的眼睛里闪过愧疚,随后冷冰冰地声音传进林夕的耳朵里,格外刺耳。“我当时就跟你说了,我们这样是不能要孩子的。”

这话入了简然的耳,她就知道他会这样认为的。

有气无力地推开陆浩宇,坐到床边声音中透露出疲惫:“我明白,所以我去打掉了。”

陆浩宇薄唇紧抿,思忖片刻说道:“简然,要不我们结婚吧。”

简然身体一震,从未想过陆浩宇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不是最爱的是林薇薇吗,他不是说除了林薇薇谁也不会是他的新娘吗。

想到多年前他也是这么说,简然,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那时的林薇薇刚和宋旗云在一起,他心灰意冷。

她陪着他喝酒,他喝醉有些迷离的眼神看着简然,他亲了她,却叫错了名字。

那一夜,她身心都是疼痛的,他伏在她的身上,汗流浃背,她喊着疼,他看着她水汪汪的眼睛,捂住她眼睛,在她的身上驰聘着。她知道他更希望身下的人是林薇薇吧。

第二日,她躺在他的臂弯醒来,两个人身上汗液已经浸湿了衣服。

酒醒后的陆浩宇眸子里都是惊恐,简然从床下拾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套上,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比起前一夜的疼痛,更让她难受的陆浩宇表情里的惊恐和愧疚。

她听见打火机的声音,陆浩宇竟然开始抽烟了。记忆里的陆浩宇是温文儒雅的,怎么会这般狼狈。

待她穿好衣服,洗漱之后,准备离去,她听见他说,简然,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简然的眼眶湿润,这句话她等了很久,久到已经忘记了时间。

她的手搭在门把手上,眼泪将要涌出,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时至今日,她仍记得她回头看陆浩宇那一瞬,陆浩宇吐着烟圈,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深情。

此刻看着陆浩宇,想到刚才他说的要不我们结婚吧。

这句话就像是在施舍一个乞丐一样。

“陆浩宇,我不明白你和林薇薇发生了什么才能让你这么快有了新的决定。从你说和我分开那一天起,你已经永久的失去了拥有我的机会了。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只要你开口,就会为你奋不顾身的简然了。”简然的脸色煞白,回忆这种东西,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让人不能呼吸。

“我们在一起六年了,这六年你和我在一起过的不开心吗?”他的声音粗重而嘶哑透着疲惫不堪的意味,语调迟缓,带着若有若无的落寞之意。

“不好。”还未等陆浩宇说出下文,简然就毫不犹豫地打断了陆浩宇的话。

“这六年来,我过的疲惫不堪。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会做噩梦,梦见你头也不回的离我而去。这几天我一个人住在这里,睡得很安慰。从未有过的安稳和自在。”

陆浩宇还想说什么,简然的手机响起。

看着她的背影,他想到自己这些年和她待在一起,从来没有失眠,这几日,离开出租房后,他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

简然绕过大床,走至床头柜,拿起手机看着电话号码,眉头微皱。

“怎么了?”简然的声音里透露出冷淡,她知道这个电话号码除了要钱不会有别的事的,果然不出所料。

简然看了眼还在房间里站着的陆浩宇,拿着电话说了句:“我现在有事,等会给你打过去。”

陆浩宇以为简然是业务上的事,就说了句:“没事,你先处理。”

简然把电话放在桌上,声音疲惫道:“我有点累了,你走吧,我想睡会。”

陆浩宇的目光片刻不曾离开简然,还没等简然再说什么,电话又响起了。烦躁地接了电话吼道:“我知道了,一会儿给你转账行了吧。”说罢按了挂机键。

陆浩宇还没有见过简然发这么大的脾气,有些好奇是谁能够让简然这么失态。

简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只手扶着额头,一只手叉腰说道:“你走不走?”

陆浩宇靠在桌子上的身躯站的笔直,抖了抖自己的衣服,迈着步子准备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