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爱你如斯未变碧琉璃夜阑风by初尘若舞

文章目录

由初尘若舞原创的小说《爱你如斯未变》夜阑风碧琉璃剧情严谨,有看点。爱你如斯未变夜阑风碧琉璃小说精彩节选:“顺西,虽然你来考研堂有十五年,但是,说起真正古墓方面研究的还是我……”细叔显然不认同的回道。“盗的本领,在于能用肉眼远观就能看出玉的真假,这点上,你们几个哪能比得上我?”催叔不服气回。

《爱你如斯未变》精选内容:

“那就委屈你了,亲爱的……菁菁。”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哎,你走吧。”欧阳菁朝她挥挥手,此刻想着的是等下该如何面对孟晨?撒娇?低头认错?……纠结……

“记得关好门我。”碧琉璃开门转身走了出去,严博士曾许了她一个月假期,现在才十天就得回去,不知是何事?

考研堂总部,碧琉璃停好了红色的法拉利,拿过包包,踏着清凉的高跟鞋缓步而入。

“说得玉器的研究,考研堂内谁能比得上我经验丰富?”还没进到门口,碧琉璃就看到一楼大厅内几个考研堂内的老者正在议论。

“顺西,虽然你来考研堂有十五年,但是,说起真正古墓方面研究的还是我……”细叔显然不认同的回道。

“盗的本领,在于能用肉眼远观就能看出玉的真假,这点上,你们几个哪能比得上我?”催叔不服气回。

“你眼睛厉害,你能看得出它的年代吗?我只要用手一摸就能确认它的年代,造工,价值。”另一个的男子伍伯也接话。

“我……”四个人,努力的吹嘘着各自的本事。

“嗨,各位,好久不见了。”碧琉璃适时的出现在四人面前,几人终于停止了对话。

“小璃,你回来了?”顺西先站了起来,显然的他看到碧琉璃像是很高兴。

“严教授通知。”碧琉璃指了指上面严教授的办公室。

“今天,你们怎么这么有空在这……”自我澎涨……

“小璃,你过来。”另一男子也站起来,拉着碧琉璃一同坐在沙发上。

“你说,我们这几个人,谁的本领最强?”四人一致眼巴巴的看向她,像个等糖果吃的小孩。

“顺西,是我们考研堂最资深的成员,因为他是跟同严教授一起进来的,你们哪个及得上他对考研堂的了解?”

“催叔呢,所谓盗字用得精,一块假玉都逃不过您老的法眼,这也是小璃最偑服的地方了。”

“伍伯嘛,则是有一双天下绝无仅有的手,只要古董到了您手上,你连它祖宗十八代都能背得出来。”

“细叔呢,则在盗墓了得,你看中国有哪个地方的价值古墓你没去过?没盗过?”四个老骨灰级的考古者就是有空过头,工作都交年轻的手下去做了,现在能做的就是在这里自我吹捧中内心得到自我澎涨的过日子,碧琉璃一口气把他们全捧个遍,她虽不是他们中的认何一个徒弟,但老人家的还是要留点口德,不然全把他们气得吹瞪胡子了,那她就真罪过了。

“那个,严教授在上面吗?”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碧琉璃紧接着说。

“嗯,在。”显然,几个人都很乐意听她刚才那番赞美,甚是欣慰的看着她。

“那我去找他。”碧琉璃朝他们点点头,礼貌的离开。

“小璃这孩子就会说话。”顺西满意的点点头。

“会说话那也不是你教出来的。”催叔就是看不顺他严把小璃当作他徒弟的样子。

“那也不是你教的……”持续着……

“严教授。”碧琉璃轻轻的敲门。

“进来。”一个老者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严教授。”碧琉璃打开门往里面走去,在严教授的办公椅前面停了下来。

“小璃,你来了。”严教授抬头看向她,一脸的高兴。

“嗯,是不是有什么事?”碧琉璃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孟晨找过我,说要把那达古墓全权交给我们。”说到那达古墓,严教授的眼神绽放出了点点的兴奋。

“条件?”孟晨那家伙从来不会做无本交易。

“你的十年签约合同书。”

“哦?”碧琉璃挑眉,孟晨要她的签约书,绝对不是因为她是菁菁的好朋友,到底是出于哪一种目的?

“我曾经答应过你爸爸,只要你想走,那么考研堂的签约书对于你来说就是一张废纸,小璃,你的意思呢?”严教授看着她,她爸爸和他算是很要好的知已朋友,从他那里也多少知道,她身上有种某种使命要去完成,的确不适合长期留在考研堂,当初让她进来,有一半是因为她爸爸的托咐,而另一半,则是她对考古有着一种异常的热爱,他不愿埋没人才,于是,考研堂里难得收了一个女成员。

“我离开吧,严教授。”她盗了琉璃玉戒,是不是,对方就冲着这点而来?严教授不知情,若是知道孟晨不可能单单就为了欧阳菁才会要那一张签约纸,他,还会那么干脆的放她离开吗?

“好,小璃,只要你有天想回来了,我的考研堂永远欢迎你。”严教授走了过来,抱了抱她,算是道别。

“我知道的,谢谢了,再见。”碧琉璃也回抱了他一下,微笑的转身离开。

“再见。”

碧琉璃走下一楼的大厅,发现四人早已不在,步出大门,往跑车方向走去,走到车门边,车后镜却闪过了一道光,琉璃敏捷的回头,一个带着墨镜的高大男子正站在离她五米之处,而那一道光应该来自他的墨镜。琉璃转身直直的看着他,男子却突然的举起一手,衣袖中露出了一把银色的手枪,轻轻一扣,一颗子弹早已打出,是消音枪,琉璃快速一闪,子弹直直的打到了她的车门上。

“碰。”一只大脚狠狠的朝她砸来,她则身一闪而过,大脚最后砸在车门上,力道大得连车门都陷了一个坑下去。

“你是谁?”琉璃与他近身博斗着,男子招招狠绝,并没有回话,琉璃,手交手的缠斗着,琉璃节节后退之时狠狠的抓着他的手,借着力道,左脚一瞬的踩上了他的右腿,右脚也在一瞬的朝他的腿间狠狠中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