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男女主是林骁秦禾的小说

文章目录

为您提供男女主是林骁秦禾的小说,名字叫做《反穿男主有点甜》,该小说女主撒娇卖萌,强大男主难以抗拒。林骁秦禾小说精彩节选:“干嘛?这不是你要的吗?”秦禾似乎还觉得不够,手在他脸上又抹了抹,抹完自己也觉得恶心死了,冷哼一声,从他身上爬起来去洗手。林骁的手紧紧捏成拳头,骨头咯吱作响,一副隐忍爆发的模样。

《反穿男主有点甜》精选内容:

长乐宫的莲池说深不深,说浅不浅。

秦禾知道池边上有个恶魔堵着,她不把莲池情况摸清楚就别指望能上去。

几分钟之后,秦禾再次露出水面,这次,她的脸色可以用锅底来形容,黑沉的脸色还透着白,那是冻的。

林骁见她上来,充满希冀地问道:“怎么样?有发现吗?”

“有。”秦禾斩钉截铁地说。

“我看看。”林骁激动地伸手拉她。

秦禾抬头瞥了他一眼,等林骁把她拉上石阶的时候,背在身后的右手猛地抬起,朝他脸上伸去。

林骁身体一动,迅敏地抓住她的手腕:“这是什么?”

待他看清秦禾抓在手心里的淤泥后,脸色沉了下来,秦禾用力把他往前一推。

林骁没料到她这么锲而不舍,一时不察,被推倒在地上。秦禾顺势抽出被握住的手腕,骑在他身上,双手不管不顾地朝他脸上抹去。

“秦!禾!”林骁的眉头紧紧皱起,鼻间全是特有的“泥土的芬芳”,令他想吐。

“干嘛?这不是你要的吗?”秦禾似乎还觉得不够,手在他脸上又抹了抹,抹完自己也觉得恶心死了,冷哼一声,从他身上爬起来去洗手。

林骁的手紧紧捏成拳头,骨头咯吱作响,一副隐忍爆发的模样。

秦禾听见身后粗重的呼吸,回头瞄他一眼,总算是出了口气,吹了个口哨,慢悠悠地洗干净手,大步走到岸边上。

林骁坐在地上,扭头看她难掩幸灾乐祸的背影,又气又觉得有些好笑。

片刻,他才走到池边洗脸,池面上倒映出他洗脸时的影子,林骁盯着看了一会,又摇了摇头。看来想回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林骁走到岸上,发现秦禾已经坐在地上穿好鞋,白色的毛衣被她放进车篮里,单薄的身影被薄薄的衣料裹着,勾勒出女孩子纤瘦的曲线。

他立刻别开了脸,大步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解身上的外衣。

“披着吧。”他说。

秦禾看他一眼,手上抓着他湿哒哒的外衣,关键是,这衣服上的温度跟他身上一样,凉的让人心惊。

她用手拧了一下,拧出一地的水,偏过头看林骁。

那意思是,你把这么一件湿透的衣服给我有什么用?

林骁不自在地低咳了一声,又把衣服接过来,自己站在车边拧了半天,直到衣服上一点水都拧不出来才抖开胡乱地搭在她肩上:“你将就一下吧。”

秦禾摸了下衣领,衣服似乎都被他拧得发烫了。心中的火气一下子被浇了一半,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上辈子欠了他。

“谢谢了。”她低声说了句。

“坐后面去。”林骁又说。

秦禾无可奈何地叹口气,坐到了电动车的后座。

两人骑车回到秦禾的住处时,天都黑了。秦禾洗完澡之后从室友温新男朋友那里借了一套男士衣服给林骁。

林骁在浴室里洗澡,秦禾把家里收拾了一下,把垃圾桶的垃圾袋拿出来去扔掉。

回来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影在她家门口转来转去。

她脚步一顿,那人恰好转过头来,看见她,脸色急剧变化了几下。

巷子里的路灯格外昏暗,秦禾穿着白毛衣,浅蓝色的牛仔裤,在路灯下一看,仿佛一身白衣。刚洗完澡还没扎起的黑发披在肩上,风一吹,发丝飞扬。

那人伸出颤抖的手指着她:“秦禾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能问出这个问题的,只有害她被林骁拉下水的周七二。

秦禾站在原地,似笑非笑。

周七二艰难地咽了口吐沫,差点拔腿就跑,也是几乎要跑起来的时候才想起,吴晴说已经见过秦禾了。

他这才敢仔细打量秦禾。

路灯虽然昏暗,但不难看到秦禾脚下的影子。周七二顿时恼怒不已,刚刚竟然又一次让秦禾看了笑话!

他沉下声说道:“秦禾,我们俩之间的事可以先放一放,看在你是江扬女朋友的妹妹份上,我可以不找你,不过,早上那个男人的身份你必须告诉我!”

秦禾冷淡地看了他一眼。

周七二立即被她的态度激怒,那是一种被轻蔑的感觉!以前秦禾对他的态度也是冷淡,但经历了早上的事情,他觉得自己的害怕肯定都让秦禾看见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想到此,他就对吴晴提起的那个男人恨得咬牙切齿。

他坏了自己的好事不说,还害得自己丢尽面子!

周七二咬牙说道:“把人交出来,咱们俩的恩怨一笔勾销。否则……”他冷笑一声:“你应该知道,我想要弄死你有几十种方法!”

在周七二看来,秦禾是个新人,除了江扬稍微有点能耐,她身边没有什么厉害人物,他不拿这人出口气,心里的郁结怎么能散开!

至于吴晴脸色复杂地说什么容貌出众,气势惊人,在他看来不过是吴晴那女人见识浅薄。

秦禾平静地看着周七二狰狞的模样,待他终于说完了,才朝他身后点点下巴:“人就在你身后。”

周七二下意识准备回头,刚有动作又立刻停下来,哼笑道:“同一个花招用两次就没用了!”

“她没说谎,我是在你身后。”

身后幽幽响起的声音令周七二脸色一变,那嗓音听起来很动听,粉丝常用来形容自己男神的“低音炮”,低沉中带着几分性感。

周七二在听见的同时又感觉到一股寒意顺着那个声音袭来,周身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他僵硬地回头,看见身后站着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清隽无双的相貌在路灯下有几分不真实。

诡异的是,他穿着浅灰色的休闲装,却有一头长到腰际的头发。

这年头哪个男人还留这么长的头发!

周七二联想到早上的那一幕,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颤颤巍巍地伸出手:“你……”

“想问什么?”林骁迈着沉稳的步子走过来。

所过之处,温度至少降下两度。

周七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里没来由地发怵,地面上有这个人的影子,他是人!但是……

他还没来得及想通自己到底在怵什么,右手被一直强有力的手臂抓住往身后一剪。

“啊……”

周七二鬼哭狼嚎的声音在巷子里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