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女主白清灵的穿越小说全目录阅读

女主白清灵的穿越小说是作品《娘亲有喜鬼医狂妻不下嫁》。小说中白清灵刚刚穿越,就发现自己的肋骨断裂,无数伤痕,肚子更是有着一个孩子即将待产,而在白清灵剖腹取子之后,白清灵来到了仙莱谷,还摇身一变成为了名震天下的鬼医,当白清灵在边关找到了原身的父亲,因为易容术的存在,白清灵用白昭雪的身份,成为了侯府义女,而当几年之后,孩子长大,白清灵也踏上了复仇之路,害的原身死去的端王,已经将她害死后坐上了端王妃位置的白锦,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女主白清灵的穿越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白清灵动作一顿,猛然回头看向容烨怀里的孩子。

这时,便听孩子大呼一声:“快救救娘亲,她被坏人欺负了。”

白憧笙抱的很紧,眼窝瞬间湿润了,睡的很不安稳。

白清灵转身,正要伸手把孩子抱过来。

却见容烨低下头,俊美的侧颜贴在孩子的脸庞,落在孩子背部的那只手,也轻轻拍动她的背,温柔哄道:“别怕,有我在呢,没人敢欺负你娘亲。”

做着恶梦的白憧笙,一下子安静下来。

白清灵的眼睁,越睁越大。

他方才说的每一个字,重重的落在她的心头。

白清灵第一次见容烨如此温柔和善的一面,而这份善意,是给她的孩子。

他之前留给她的印象实在太恶劣,让白清灵根本无法想象出,他带孩子时是怎样的画面。

所以,此刻容烨的举动,给了她太大的视觉冲击。

她对他的不友好,也改观了一点。

“我来。”她缓和了情绪,抬起双手说。

容烨抬眸看她:“好。”

他把孩子给她,她接过孩子。

只是,白憧笙的手却死死的揪着容烨的衣物。

白清灵怔住了,伸手就要掰开白憧笙的手指,容烨先按住白清灵的手,蹙眉道:“你硬将她手掰开,会把她弄醒。”

“可是……”

“那还是本王来。”容烨自然而然的从她怀里抱回白憧笙。

孩子回到他怀里后,小脸蛋往他衣物蹭了蹭,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香甜的沉睡。

白清灵心里梗着一块大石,好像自己的孩子被人夺走似的,十分难受。

原来笙儿也可以如此依赖别人。

“娘亲!”容景临软糯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白清灵低头一看,发现他可怜巴巴的站着,连鞋子都没穿。

她低呼了一声:“你怎么把鞋脱了。”

容景临说:“我自己换了衣物,娘亲,我也困了。”

白清灵哑然,抬头看了看容烨,又环扫四周。

内寝有一张床,有一张贵妃坐椅,那个贵妃椅很大,可以当床。

她抱起了容景临,对容烨说道:“你先抱笙儿在床榻休息,我带小世子去那边。”

“嗯!”容烨没有拒绝,让白清灵松了一口气。

她真怕他动强硬的手段,逼她与他同床共枕。

很快,她就抱着一席被子,跟容景临在另一边睡。

容景临脸靠在她怀里,一下子就睡过去了。

白清灵也因为白天伺候太后入药,护理太后的伤口而耗尽精力,很快便进入梦乡。

而床上的男人,却突然坐起身,目光犀利的落在了白清灵的身上。

他掀开被子,起身走向白清灵。

惊讶的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一幕。

景临和她的侧脸,惊人的相似。

他一下子失神,手不自觉的落在了白清灵的脸庞,轻轻的刮了刮……

她这张脸有时候看着跟景临的母亲有几分相像,这大概就是景临跟她的缘份。

容烨弯身,将白清灵和孩子一同打横抱起,回到了床榻,将他二人放落后,便也跟着躺下。

他侧着身,长臂捞过了白清灵的身子,那娇软清香的躯体,一瞬间就让容烨恍惚了……

当天晚上,容烨梦到了五年前与白清灵的初夜。

梦到最后,容烨却看到白昭雪的脸,他不但没有觉得惊讶,反而在看到这样的一张脸时,心里滋生了一抹别样的情愫。

他猛然睁开了双眼,刚好白清灵一脸无害的靠在他怀里。

乌黑的发平铺在他的枕边,与她白皙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竟然梦到睡她。

而那份意犹味尽的滋味,让他沦陷。

他目光炙热的盯着女人的红唇,琐骨,还有那若隐若现的风景。

手一下子探入她衣里,薄唇噙住了她的唇瓣,狠狠的掠夺。

“嗯!”白清灵低喘了一声,也做了一个跟容烨同样的梦,让她分不清吻她的人是现实还是梦境。

一股热火在她身体蹿燃,让白清灵无法克制。

于是,她回应了他的。

两人上衣裳凌乱,几近褪去。

白清灵只觉得身子一凉,猛然睁开了双眼,就看到荣王覆在她身上,粗重的辗压着她的唇瓣。

她吓的血色褪尽,一瞬间推开了容烨,卷起被子坐起身大呼:“你……你干什么?”

容烨回过神来,眼眸中的欲火消散。

白清灵转头看了看孩子,发现两个孩子都不在身边,而此刻,天色早已清亮。

她竟然梦到了他,梦到……那个男人,还差点跟荣王……睡了。

“你出去。”她需要冷静。

容烨却坐在另一端,眸光炙热:“本王会娶你。”

“我不需要,你出去。”白清灵又羞又恼。

她怕被容烨看穿她做了春梦,还渴望到差点就沦陷进去了,便用愤怒的情绪来掩饰自己。

可他并没有离开。

容烨猛然扑过来,白清灵再次被惊吓到了,下意识的想要逃开他,却被容烨死死的按在榻上。

“你放开我。”

“你刚才也很享受。”

“我没有。”白清灵身子猛颤了一下,急着否认。

容烨却戏谑的笑道:“本王瞎了吗,你刚才在做梦,梦到什么?梦到本王要睡你!”

白清灵身子狠狠僵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无比难堪,被容烨一语戳穿,前所未有的羞辱感,铺天盖地的袭来。

她怒极反笑,低哧了一声:“对,梦到了跟别的男人,荣王殿下太自以为是了吧。”

容烨猛地蹙眉,眸光闪烁着一丝的不悦,怒斥:“谁?”

“自然是,我孩子的爹,他伺候的我很舒服,就算我为他守寡,也守的心甘情愿,因为我恐怕再也遇不到,比他更厉害,更持久,更……嗯……”

容烨狠狠的咬住了她的唇瓣,将她的话语统统堵在了喉咙里,不想再听到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白清灵激烈的反抗,两个人在床榻上滚了几个圈,便滚落到了地上。

沈柔媚刚好走入偏殿,正好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她眼圈瞬间染上了红晕,一双眸子睁的又圆又大,声音颤抖的喝道:“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白清灵顿时停止了挣扎。

容烨也缓缓抬眸,看向了站在寝室入门的女人,语气冰冷的低吼:“滚!”

沈柔媚眼圈的泪珠子划落,然后转身,跌跌撞撞的从偏殿跑出去。

予安嬷嬷正好拦在了她面前,面色阴沉的说:“沈小姐,太后叫你进去。”

沈柔媚想收拾好自己的仪态,却发现怎么都没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荣王从不那样失控,也不会对任何一个女人纵色。

他的荣王府更没有通房和妾室,却独独对生过孩子的女人那样……

沈柔媚哭的满脸泪水,一边擦拭一边道:“太后寻我何事,可否……明日……”

“太后寻你是说荣王的事情,叫你现在过去!”

……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