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下身狠狠挺进女侠*娇妻在我面前被多p

下身狠狠挺进女侠*娇妻在我面前被多p

庆贵人只感觉自己私密的地方被小李子给玩弄着,她的小嘴更是被亲的来不了气,一下子竟然有了几分晕乎乎的。

还好小李子进来之前先把其他宫女给支开了,不然被她们听到庆贵人的声音,怕不是立马就去报告给皇上,然后拉着自己去砍头哩!

不过既然已经把宫女都给支开了,小李子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他捏着庆贵人只觉得不尽兴,忽然低下头来,嘴巴把其中一处的白嫩给含在嘴里。

“啊……”

庆贵人被刺激的顿时娇呼一声,只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个地方正慢慢地被蹭得硬起来。

小李子这么做还有些害怕呢,他抬眼一看,却只看到庆贵人抿着红唇,那张俏脸别提有多诱惑销魂。

庆贵人根本没在乎自己咬着的是她身上那个地方哩,反而是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子,按着他贴在那软软的白嫩上,好像不愿意让他松口!

一见到庆贵人这渴求不极的样子,小李子心中来劲的很,舔的是越来越舒服。

屋里头春光明媚,小李子和庆贵人待在浴池里,两人紧贴着身,那姿势就算是庆贵人和皇上都未曾试过哩!

“等一下……”

忽然庆贵人的一声娇呼,让小李子停下了嘴。

庆贵人气喘连连的,她胸前的白嫩依旧贴在小李子的身上,那两点嫣红看着可是粉嫩诱人。

“小李子,咱们到浴池上去,这水里太耗费力气了。”庆贵人幽怨地道。

不是她不想在水里,只是在水里头的感觉,还没有上次在床上的感觉好哩!

小李子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庆贵人只是想上去而已。

他双手一抱,就把庆贵人从浴池里抱了出来。

小李子的手搭在庆贵人身下的圆润上,那软乎乎像是馒头一样的触感让他不由得多捏了几下。

“啊……”

庆贵人被捏的娇喘一声,她有点惊讶地看着小李子,都说太监是些软弱无能的家伙,可是为什么小李子居然这么有力?

刚才被小李子那么一弄,她只感觉比和皇上在一起还要爽快,毕竟皇上每次过来,待的时间还没有半个时辰……

两人这一上来,顿时感觉到了凉风飕飕,和在浴池里头不同,两人身上都被冷的除了鸡皮疙瘩,那冰寒的感觉,直让庆贵人把小李子搂得更紧。

“小李子,本宫身子冷……”庆贵人和小李子撒娇一样地道。

小李子一见庆贵人这可爱的模样,还忍得住,他嘴角勾出一道邪笑,低头亲上了庆贵人的小红唇。

“贵人,等小的待会给你按摩一下,你就不冷了。”

“嗯……”

被小李子这么一索取,庆贵人的呼吸都变得不太顺畅,看着邪笑着的小李子,别看他是个太监,可是还是特别的帅气哩……

庆贵人这娇滴滴的样子,直看得小李子一阵激动,没想到弄着弄着,居然把庆贵人都给弄服了,等自己在她身子里留个种,那以后说不定还是他儿子当得皇上哩!

一想到这,小李子就赶紧把庆贵人给放到浴池边上,看着这近乎完美的肉体,小李子就忍不住要扑上去!

不过他怕庆贵人知道自己的秘密,还是没敢马上动手,反而是借着给庆贵人按摩暖身,手掌握住了庆贵人的玉腕。

“贵人,还请您别动,小的这就来给你按摩。”小李子笑道。

庆贵人现在连身体都交给小李子了,自然对他是百分百的信任,她点了点头,然后就感觉小李子的手在她身上揉着。

刚出浴的身子还冷得很,可是庆贵人只感觉小李子的手在身上这一按摩,顿时变得温暖了不少。

只是自己身上的白嫩里头可满满的都是水,这一出来碰到冷风,那冷的让庆贵人又是有点难受。

“小李子,本宫这里还冷的很哩……”

庆贵人扫了一眼自己的白嫩,有点羞涩地和小李子说道,毕竟这可是自己私密的地方哩。

小李子早就等着她这么说了,他双手直接就攀了上去,那种温暖的感觉,直让庆贵人觉得舒服得不行。

“没错,抓着……别松开……慢慢揉……”

小李子揉着庆贵人那两处白嫩,心里头简直是爽得不行,刚才在水里是一种感觉,这一出了水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那地方揉起来就像是水球一样,充满了弹性,弄得人想要含上一口尝尝是什么滋味!

小李子见庆贵人一脸迷醉的样子,心知她已经被自己弄得失了神,他干脆地说道:“庆贵人,这地方的嫣红,用手可是按摩不了,用嘴行不行?”

庆贵人白了他一眼,弄得小李子有些尴尬,刚才在浴池里可不是又没含过,怕是小李子这么说是故意想吃……

不过庆贵人回想起刚才被吃的感觉,忽然又觉得身体痒痒的,别的不提,小李子吃着的时候,那舌头动的可是比鱼儿摆尾还要灵活!

一想到这,庆贵人就没有办法地朝小李子使了个眼色说道:“随你吧,只要把本宫弄开心了,你想怎样都成。”

小李子脸上露出一丝不可轻易察觉的笑意,盯着那两处早就被他还玩弄的凸涨的嫣红,立马就低头吃了下去。

这一吃,立马让庆贵人挺起腰肢来,小李子吃的可真是痛快!

刚才在水里小李子可没尝清楚,这下子一咬,尝到舌尖上传来的甜味,立马让小李子加快了吮吸的速度。

那两处白嫩上甜丝丝的,吸起来可是相当的过瘾!

庆贵人只感觉小李子趴在自己身上,嘴巴在动着,手指也摸索着没有停歇,不断从她身上各处滑过,那可真像是发丝撩过耳朵的酥痒哩!

“哎呦……小李子……慢点……又不是不让你吃……”庆贵人拍了拍小李子的头说道。

小李子抬起头来,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嘴唇,邪笑着和庆贵人说道:“贵人说的对,小的这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美的躯壳,一时间把持不住。”

庆贵人掩嘴调笑,胸前的白嫩晃的让小李子的眼睛都要花了。

“你一个小太监,能尝到本宫是你的荣幸,难道你还碰过其他女人不成?”

小李子讪讪一笑,没有再说话,他在教坊司的时候,碰过的女人可比庆贵人身上的水还要多哩……

这么说着的时候,小李子的手也已经往下摸索到了庆贵人的大腿上,那软的像是豆腐一样的触感,让小李子不犹得多捏了几下。

“别捏坏了本宫,要让皇上看到了,到时候你可是活罪难逃,死罪难免……”庆贵人媚笑着说道。

小李子也是笑了笑,庆贵人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还不是主动地伏下了身子,抬起大腿就把他的手给夹住,然后往她那处粉嫩的地方碰……

“啊……”

被小李子给轻轻一抚摸过去,庆贵人敏感地夹的更紧了,她突然感觉下面痒痒的,身上的水流着有点难受,好像找些什么东西来清一下。

“对了,小李子,这次你有带棍子来么?”庆贵人问道。

小李子听到她这么问,嘴角勾出一道笑容……

小李子把自己的裤子一撩开,庆贵人顿时就看到了一根罩在裤裆里头的宝贝。

“嘶……”

庆贵人只看了一眼,巴不得那棍子是真的哩!

“小李子,还不快用你的棍子给本宫疏通一下?”庆贵人娇笑道。

她躺在地上一转身,满脸期待的等着小李子过来。

小李子见庆贵人主动转过了头,心里头更是高兴得不行,他刚才还在想着拿什么借口让庆贵人不盯着自己解裤子哩!

只见庆贵人身下的两团大白馒头,小李子立马麻溜地就解起了自己的衣服,眼看着那两处白嫩,他毫不犹豫地就扑了上去!

“啊!”

被小李子这么一生扑,庆贵人惊的也是叫了一声。

殊不知这声音一传出,忽然屋外就引起了喧闹!

“是谁?有刺客!”

“庆贵人,本公公现在就来救你!”

听到这一道声音,小李子慌的赶紧就拉起了衣服。

屋外的声音他可听得清清楚楚,那可是掌事公公的声音!

“快,快躲到水里!”

庆贵人也慌了,赶紧拿着小李子就跳进了浴池,这浴池的水上满满的花瓣,只要小李子不露头,别人也看不出来里头有其他人。

庆贵人满脸的惊慌,这要是被掌事公公看到自己居然跟个小太监在这里,那肯定会报上去,被皇上知道了,那肯定比浸猪笼还要凄惨!

倒是小李子这时候起了急智,他只见宫外火光闪闪,就知道掌事公公还没有来到门前,直到看见纸窗外的火光逐渐变大,他才深吸一口气,然后沉到了浴池里头。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小李子沉到浴池里头的时候,掌事公公也立马踹门闯了进来!

“别过来,本宫还在沐浴!”

庆贵人急忙喊出一声,可是为时已晚,掌事公公还是冲了进屏风后。

掌事公公只见庆贵人捂着自己白嫩的私密地方,一脸俏红地躺在浴池里,他的眼神顿时就变了。

“贵人恕罪,小的刚才听到声音,还以为贵人出事了,这才冒昧闯了进来!”掌事公公赶紧说道。

宫内太监也分职位,这位掌事的也是从千百个太监中爬到公公这个位置的,不过小李子一直和掌事公公不太对付,他可是知道这阉人一直都想夺了他干爹总管的位置!

现在这掌事公公毒辣的眼神不断朝着屋子四面扫去,怕不是想要揭了庆贵人的秘密,然后去跟皇上告状。

一想到这,小李子藏在水下就更加不敢喘气,怕自己一个举动就出卖了自己和庆贵人。

庆贵人见只有掌事公公闯了进来,这才放松了许多。

“没事,本宫刚才出浴时凉到了,所以才叫了一声而已。”

“真的吗?这水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贵人需不需要小的替你探一下?”掌事公公阴恻恻地说道。

他盯着庆贵人身下的一池水,只觉得有什么端倪,拉起袖子就想探手进去。

谁知庆贵人却比他动作还要飞快,她抬起了自己的玉腿,一脚就踢出漫天的水花。

“大胆,本宫沐浴用的池水你也敢碰,脑袋还想不想要了!”庆贵人冷冷喝道!

小李子埋伏在浴池里那个害怕啊,要是掌事公公的手真探下来了,怕是一把就能把他揪住!

掌事公公被庆贵人这么一斥,眼神中闪过一道寒光,不过还是低下了头。

“贵人恕罪,小的也是为您好,没别的意思。”

他装的一副恭敬的样子,实则脸上已经浮现出了杀意,庆贵人就只不过是个贵人而已,居然还敢在他面前装横。

要知道,他掌事公公也不知道在宫中侍候过多少妃子了,其中更是有不少进了冷宫,想把庆贵人也弄进冷宫,对他也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

不然以他一个公公的身份,自然也不敢贸然闯进贵人沐浴的地方,说是为庆贵人安全着想,实则是想抓她的把柄!

不过庆贵人见他这恭敬的样子,也没有多想,而是冷冷说道:“你带人出去便是,本宫还要多洗一会。”

说完,她放下自己的玉腿,那白嫩的大腿又沉到了浴池里头。

可是这玉腿往下一放,却又惊了小李子,浴池本来就不是很大,庆贵人这随意地放下来,正好落在小李子的背上!

为了不让掌事公公看出端倪,庆贵人的玉腿只能继续压下去,这反而弄得小李子往前一缩,正好埋头在庆贵人身下的那处娇嫩上哩!

“嗯……”

被小李子这么贴脸埋下去,庆贵人顿时被刺激得呻吟一声。

小李子比她还要更憋屈哩,那地方近在眼前,让他忍不住大喘了一口气,把周围的水都吃了几口。

“嗯?”

这时候,掌事公公听到庆贵人的声音,也好奇地转过身来,却只见庆贵人一脸红扑扑的魅惑样子。

作为一个老头子阉人,他对庆贵人的魅惑自然不感兴趣,让他感兴趣的可是这一浴池的水。

“贵人,您身体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掌事公公试探地问道。

庆贵人赶紧正了正脸色说道:“与你何干?再多问下去,本宫现在就去皇上面前告你的状!”

毕竟庆贵人现在还得宠,掌事公公也不敢得罪太多,他连忙躬身道:“是是是,小的这就走,怕是贵人寂寞了,待会小的就去皇上那边多给您美言几句!”

这话说完,掌事公公顿时转身带屏风外的人就走,他的嘴角冒出一道笑意,既然自己探不得,那找皇上来探不就行了呗!

掌事公公等人一走,整个房中立马又变得安静起来,庆贵人听到外面的关门声,这才拍了拍水中的小李子!

“哗!”

小李子猛地从水里跳起来,搂着庆贵人就猛地呼吸了一口,庆贵人的娇躯被他捏得软软的,他也没有放手!

刚才在水里憋了这么久,要是掌事公公再没走,估计他就要憋死在里头了。

现在一搂住庆贵人,小李子顿时又感觉她胸前的白嫩紧紧压在自己的身上,抓着身下的那两团大白馒头就揉得更加起劲。

“哦……小李子,别弄了,待会皇上来了就麻烦了,你赶紧走,本宫以后再召你进来!”庆贵人被小李子捏的一脸无奈地说道。

这次好不容易才等到小李子进来,谁知道被掌事公公给扫了兴。

刚才听掌事公公那话,现在肯定去跟皇上禀报了,小李子再不走,到时候她都自身难保。

庆贵人见小李子还一脸渴求的样子,只好低头和他亲了一会,让小李子尝到里头的甜水,这才恢复了一些理智。

“贵人,那小的现在就走,等您以后再找小的调教!”小李子爬出浴池说道。

“等一下!”

在小李子准备要走的时候,庆贵人忽然又一把抓住了他。

小李子回头一看,只见庆贵人的脸上满是杀意,冰寒的眼神让他都有些惊讶。

“以后找机会,把那掌事公公给送出宫去!”

小李子一怔,旋即点了点头,其实不用庆贵人说,他也有了这个想法。

反正掌事公公历来就和他干爹不对付,连带着自己也被他驱使,不说送出宫,小李子更想把他弄死出去!

“贵人,您也得小心点,那掌事公公可是皇后的探子,您可别被他抓到什么把柄了。”小李子提醒道。

庆贵人点了点头,看向小李子的眼神多出几分爱意,宫中本来就不是个和谐的地方,就连她让小李子提醒点,也是为了保全自己。

可是现在听小李子这么一说,她心里头突然感觉到一丝温暖,小李子才是真的关心自己的那个人哩!

小李子见到庆贵人俏红着脸的动人模样,又忍不住低下头来凑上她的红唇,顺手在庆贵人的白嫩上摸了一把。

“啊……”

被小李子这么一摸,庆贵人又是刺激得尖叫出声。

小李子还以为她要发火,谁知道庆贵人只是幽怨地看着他说道:“好了,你赶紧出去,以后能玩的时候还多得很,到时候你再来找本宫就是,不过……记得带着你的棍子……”

见庆贵人渴求的目光朝自己身下扫去,小李子心里暗喜,怕不是刚才那一弄,又让庆贵人更加喜欢上自己了哩!

他嘴角勾出一道邪笑,多看了庆贵人一眼,然后才悄咪咪地走出了屏风外,在门口前观察了一阵,见外面周围都没有人,这才拖着满身湿漉漉的衣服一溜烟跑了出去。

还好这一路跑出去都没有碰到锦衣卫和其他小太监,小李子安然无恙地回到了教坊司。

“哎呦,总管,你怎么湿透了身地回来了?”

教坊司的小太监一见小李子湿透了身,赶紧就迎了上来关切地问候。

别看小李子是总管太监,还没晋升到公公,不过人人都知道总管公公对他特别器重,巴结了他,可就等于巴结了总管公公。

小李子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刚才不小心掉水池里了,赶紧准备一套干净的衣裳过来。”

其他的小太监一听,立马有的跑去拿衣服了。

“总管大人,刚才东皇爷托人带信过来,让你明天晚上有时间的话,就到京城西郊的色金窟一趟。”有小太监报告道。

“皇爷?色金窟?”

小李子听了,嘴角勾出一道暗笑,这色金窟可是京城权贵富人玩乐的地方,小李子掌管着教坊司,自然也和东皇爷比较相熟。

要知道,那色金窟里头的女孩子,可都是从教坊司里调教出来的女眷中选过去的,而且有时候色金窟里头来了一些蛮荒外的新鲜货色,也会交到教坊司这边调教。

小李子可是借着调教的幌子,在其中捞了不少油水哩!

“你派人去给皇爷回信,就说明天小的准时去到!”小李子吩咐手下的太监说道。

小李子看了一眼教坊司的深处,本来他刚才没泄火,还想着去找林婉儿一番的,可是既然皇爷来找自己,说不定是色金窟又来了什么好货色,倒还不如留着精力等明天玩更好!

一想到这,小李子换好衣服之后,就直接去休息去了,反正桂丞相那边也不着急自己让自己送林婉儿过去,自己慢慢调教就是了。

第二天的时候,小李子先是进宫侍候他干爹总管公公一趟,免不了说了几句掌事公公的坏话,让他干爹在皇上面前多提几句,好把那掌事公公给干了。

侍候完总管公公之后,小李子这才又出了门,趁着天色未黑,调车马就朝色金窟赶了过去。

这色金窟说来也是个稀奇的地方,里头满是富贵荣华,骄奢淫逸的人,不少家里当官的公子都喜欢来这里寻欢作乐,释放自己的欲望。

而且这地方可是由东皇爷一手建起的,别说官兵不敢封,就连皇上也对他这十二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每年东皇爷上交给国库的油水也有不少哩!

小李子一来到色金窟,立马就有一大堆小白脸围了上来。

“李大人,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李大人,最近有没有什么新货色,上次我买的那几个都快玩腻了……”

小李子和东皇爷相熟,来到这里自然也没人敢对他放肆,反而都是热情地和他亲近着,甚至有些还想让他从教坊司里弄几个漂亮活好的女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