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新婚女教师被校长糟蹋/红楼之最强纨绔上王夫人

说着,手上不由加大了力道。

那粗糙的大手因为长年劳作的原因,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老茧,虽然王秋兰穿着衣服,但材质单薄的裙子根本无法阻隔那种硌人的感觉。

在老苏大力的揉捏下,王秋兰只觉自己两片柔软就好像抵在凹凸不平的泥巴路上来回摩擦。

每当老苏的粗手将柔软搓圆捏扁,那些茧子就跟无数蚂蚁一样在上面爬呀爬,弄得她有痒有麻,导致柔软上的两点颗粒也随之逐渐凸起发尖。

察觉到王秋兰的生理反应,老苏心头更加火热。

作为村里有名的寡妇,王秋兰本钱非常不错,身体已经完全被开发到极致。

整个人就跟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村里不管是哪个汉子见了都想吃上一口。

因为这水蜜桃不但熟透了,而且都熟得流水了。

老苏对她也有想法,但一直没啥机会,不过今天……

想到这里,老苏计上心来,“妹子,哥手法还可以吧?是不是感觉强些了?”

王秋兰被摸的浑身发软,要不是坐在椅子上,这会儿准得瘫倒在老苏的胡怀里。

于是娇喘一声,“苏大哥,我感觉好像更严重了,浑身发热发软,啊……好难受。”

说着,王秋兰故意扭了扭身子,使老苏那抵在自己沟壑之间、高高耸起的小帐篷来回磨蹭了几下。

“咝……”

老苏倒吸一口凉气,这骚娘们,真够劲儿啊!

“妹子,我看你病得不轻呐,多半是中暑了。”

“啊?中暑了?难怪我觉得浑身发软无力,燥热难忍,这可咋办呢苏大哥?”

老苏嘿笑一声,“妹子别怕,哥虽然是赤脚大夫,但也算是半个医生,中暑也不是啥大病,但……”

“但什么?”

看着俏脸绯红,风姿撩人的王秋兰,老苏不禁心中一荡,“但治起来有些麻烦,不过哥有办法。”

说完,老苏一指瓜棚里面用来存水方便浇地的大铁桶,“妹子,你去泡到水里面,先降降温,再配上哥的按摩手法,应该就会好了。”

听到这话,王秋兰有些迟疑。

她现在穿的是薄裙子,要泡到水里,岂不是啥都透光了?

不过当看到老苏鼓囊囊的裆部,想着那火热的部位,心中不免一热,“那,那好吧。”

说着,就想起身,但却被老苏一把摁住,“妹子,你不是浑身发软无力吗?别动,哥抱你去。”

不等王秋兰回答,老苏一下将她拦腰抱起,向大铁桶走去。

虽然只有十几步的距离,但老苏却故意放慢脚步,甚至一脚深一脚浅的颠簸起来。

王秋兰体态纤瘦,但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翘,老苏将她拦腰抱着,使她整个人都贴在自己身上。

随着颠簸,王秋兰胸前两片饱满的柔软被挤成两张厚厚的肉饼,在老苏黝黑健硕的胸膛来来回厮磨着。

磨得老苏欲火高涨,口干舌燥,特别是小腹处那团邪火,就跟浇了油似的,蹭蹭往上涨,烧得他浑身燥热难忍,下面更是一直擎天,涨得生疼。

老苏一下没忍住,搂着王秋兰肥臀的粗手开始不安分的游走起来。

先是轻轻的抚弄摸捏,在感受到那惊人的软绵触感后,逐渐加大力,来回抓捏,使柔软的臀肉从指缝不断挤出凸起。

随着老苏粗手不断作怪,王秋兰俏脸越发通红,媚眼半眯,纤腰不安的扭动起来,“苏大哥,我,我越来越难受了。”

“妹子,再坚持下,马上就到了。”

老苏嘿嘿一笑,粗手突然滑进两瓣浑圆肥臀中间,直接探到幽邃的股沟中。

“啊!苏大哥,你,你……”

敏感部位被袭击,王秋兰娇躯不由一颤,肥臀下意识的收缩一夹,使得老苏粗手四指完全被夹入其中。

“哎呀妹子,真是对不住,哥不是故意的。”

话虽如此,老苏却故意动了动手指,想向前再摸摸,最好能摸到那柔软地带,但却被王秋兰夹得死死的。

十几步的路程,却足足用了一分钟,王秋兰被老苏弄得跟滩烂泥似的,浑身无力的躺在他怀里。

“妹子,那哥就把你放进去了?”

听到这话,王秋兰媚眼如丝的看着他,羞涩可人的点了点头,俏脸红晕一片,就跟喝醉了似的,风姿撩人无比,看得老苏百爪挠心。

随着水花荡起,王秋兰被放进了装满水的大铁桶。

但老苏动了歪心思,猛然一松手,顿时王秋兰整个人完全跌进大铁桶里,只露出一个脑袋顶。

“哎呀妹子,真是对不住啊!”

老苏故作惊慌的叫了一声,伸手就去捞王秋兰,但却不是抓胳膊,而是来了一个双龙抓奶,握住两片硕大的柔软,直接往上提。

王秋兰因为吃痛,整个人一下从水桶里站了起来,头发湿漉漉一片,包臀裙完全湿透,贴在身上,所有美景展露无遗。

两座浑圆的柔软十分挺拔高耸,老苏看得几乎无法移开眼睛。

视线下移,是平坦的小腹,因为常年干农活的原因,竟没有一丝赘肉,纤细的让老苏只想搂着疯狂输出。

再往下看,则是一个呈倒三角的地带,两腿最中间是鼓囊囊跟婴儿拳头似的小坟包。

因为衣服完全湿透贴在身上,导致那条红色的三角裤显露的非常明显,甚至都能隐约看到些许黑发。

咕噜……

老苏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看着如同出水芙蓉般的王秋兰,狂咽口水。

这娘们,今天非上了她不可

可就在老苏刚准备将想法付诸现实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苏小纯的呼喊声。

“爹爹?爹爹你在哪儿?赶快回家吃饭了,饭都做好了。”

“爹爹……”

坏了!小纯咋在这个时候来了?!

“苏大哥,是你女儿!”

王秋兰也听到了,神情立马变得有些慌张。

虽然自己和老苏还没有真枪实弹的做,可这种情景要是被苏小纯看到了,只要她不傻,就能够明白。

要知道她在村里尽管是寡妇,但一直恪守妇道,根本没有什么风言风语。

所以村里那些汉子对她眼热无比,但还从来没有哪一个能把她搞到手。

但这事要被苏小纯知道,万一传开了,她还不得被人用泡沫星子淹死?

到时候各种风言风语都会出现,更会有人嘲讽她偷汉子也不偷一个年轻小伙子,反而和一个老汉做这种不要脸的羞人事。

这些王秋兰都能够想到,因此一时间表现得比老苏还要慌张。

“咋办呀苏大哥?你可害苦了我!”

听到这话,老苏也有些发懵,他没想到苏小纯这个时候来地里叫他吃饭。

只听苏小纯的呼喊声越来越近,老苏急得四下乱看,突然灵机一动,“妹子,你躲在大铁桶里别出声,我出去应付。”

说完,一手伸到裤裆,将那活儿归置摆正好,使得看起来不那么明显,这才强装镇定的走出瓜棚。

与此同时,王秋兰深吸口气,整个人直接沉到了大铁桶里。

“爹爹,你咋在瓜棚呢?不是在地里锄草吗?”

听到这话,老苏干笑两声,“你这丫头,爹爹那个啥……刚才有些不方便,就来这个地方来解手了。”

苏小纯撅了撅嘴,“那我刚才喊了那么多声,爹爹你咋不应一句呢?”

说话的同时,苏小纯上下将自己老爹打量了一遍,目光突然一顿。

见状,老苏顺着她目光往下一看,只见自己刚才归置摆顺好的那处,因为走动竟有些不安分的翘起。

顿时,他老脸有些发烫,装着不经意的提了提裤子,掩盖了那处,同时向苏小纯走去,“爹不是正在解手嘛,不方便应声。”

“对了,你今天给爹做的啥饭,该不会又是玉米面碴子吧?”

老苏连忙岔开话题,苏小纯也没多想,甜甜一笑,“爹爹回去一看不就知道了。”

“你这丫头,现在还会卖关子了。”

“行了爹爹,赶紧回吧,不然饭等会儿就凉了。”

说着,苏小纯拽住老苏的胳膊,领着就往回走。

“好好好,这就回……”

老苏宠溺的看了看自己这乖女儿,笑呵呵的跟着离开了。

等他们走远后,王秋兰这才从大铁桶里探出脑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父女俩,差点把老娘玩死……”

王秋兰看了看浑身湿漉漉的衣服,有些埋怨老苏,可想到刚刚的画面,她又不禁难受起来,也赶紧收拾了下,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老苏才发现苏小纯做的竟然是米饭,而且还炒了两个家常菜。

父女两个吃完之后,老苏突然想起侄媳妇张雅婷涨奶的事情,说好今天要去推拿的。

“不知道她现在咋样了,得去看看。”

“爹爹,你说啥呢?”

老苏自言自语刚说完,苏小纯立马凑了过来,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眨个不停,一脸的好奇单纯。

见状,老苏干笑两声,“没啥,爹出去一下。”

说完,起身就欲离开。

“爹爹是不是要去找雅婷嫂嫂?”

顿时,老苏前行的脚步微微一顿,“你这丫头,有时候聪明来了聪明的要死,有时候笨的让爹心疼。”

“爹爹还没回答小纯的话呢。”

“是,你雅婷嫂嫂昨晚不是不舒服么,爹去看看,你乖乖在家别乱跑。”

说完,不等苏小纯回答,快步走出家门。

开玩笑,如果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自己心中的小九九说不定还会被识破。

看着自己老爹离去的背影,苏小纯皱了皱眉,“爹爹又去给雅婷嫂嫂推奶吗?”

这会儿正是下午,太阳悬挂的正空,晒得很厉害。

地里的庄稼都是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焉了吧唧。

远远看去,无形的热浪扭曲着滚滚向上空升腾。

大地被炙烤得跟个大火炉似的,没走一会儿,老苏便汗流浃背。

黝黑的脸膛微微泛红,汗水顺着沟壑纵横的皱纹,肆意流淌滑落。

老苏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热汗,将汗衫扣子解开了四五颗,露出一大片小麦色的肌肤,看起来健康又结实。

“侄媳妇在家不?”

来到张雅婷的家门前,老苏四下打量了一下,故意提高声音喊了一句。

几秒钟过后,院子里传来张雅婷的声音,“是二叔吗?”

“是我,你好些了没雅婷?二叔不放心,特意来看看你。”

话刚说完,就听见一阵脚步由远而近响起。

只见张雅婷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宽松碎花汗衫,下身是一件宽大的短裤。

短裤不长不短,刚好到膝盖处,随着走动,两截白生生的美腿晃的老苏几乎移不开眼睛。

而胸前两片挺拔的柔软,或许是因为涨奶的缘故,显得异常硕大,随着走动微微晃悠乱颤,看得老苏口干舌燥,呼吸逐渐粗重。

要知道,张雅婷婷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大美女,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那都是没的说,属于只要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动的那种。

“二叔来了,快进院子先凉着,我去倒水。”

把老苏迎进院子,张雅婷扭着蜂腰肥臀返回屋里。

不大一会儿,端着一碗水走了出来。

老苏接过,仰头一口气干了个干净,咂吧咂吧嘴,目光不着痕迹的从张雅婷身上扫过。

“好些了没?”

听到这话,张雅婷婷俏脸微微一红,“还是有些涨疼,不过一阵一阵的。”

想起昨晚老苏那双粗糙的大手,在自己娇嫩的柔软上来回抚弄游走,张雅婷心里没来由有些慌乱,连忙将头转向一旁,不敢和他直视。

她这幅娇态百出的模样,看得老苏小腹处一阵燥热,于是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看来你涨奶挺严重的,得赶快推拿疏通一次,不然会出大事的!”

最后一句话,老苏故意提高了声音,加重了语气

张雅婷啊了一声,有些慌张的看着老苏,“二叔,那,那怎么办?要不要去卫生所看看?”

“去啥卫生所,你钱多得没地儿花是不?别忘了二叔是干啥的。”

说完,老苏眼珠一转,从椅子上站起,“雅婷啊,你要是嫌不好意思,就去卫生所看看吧。”

“不过二叔相信卫生所也看不出来个所以然,肯定会给你开一大堆的药,白白花不少冤枉钱。”

一听这话,张雅婷显得有些犹豫,扭捏了一会儿,伸手将散落在脸颊的头发捋到耳后,“那,那就麻烦二叔了。”

“客气啥,咱们都是自家人。”

话虽如此,老苏心中早已迫不及待,要不是碍于身份,他早就扑上去了。

“那……到屋里吧?”

“也行,把院门也关上,被人看见了影响不好。”

老苏说的是实话,张雅婷也没多想,就把院子大门关上,然后领着老苏走进屋里。

按耐住心中的躁动,老苏强装平静的说:“做推拿的话,得躺床上才行。”

“嗯嗯。”

张雅婷红着脸带着老苏进了卧房,扭扭捏捏的躺在床上,娇羞道:“麻烦二叔了。”

听到这话,老苏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有啥麻烦的?赶紧把衣服撩起来。”

张雅婷俏脸再次一红,就连脖子根都通红一片,整个人看起来就跟喝醉了酒似的。

随后在老苏灼灼目光注视下,神态扭捏的缓缓撩起上衣。

顿时,白花花的肌肤出现在老苏视线中,让他看得两眼发直,口干舌燥。

先是毫无赘肉的平坦小腹,以及盈盈可握的纤腰。

再随着上衣不断被撩起,那两片让老苏念念不忘的雪白柔软,逐渐露出。

昨晚因为事发突然,再加上自己女儿在旁,老苏没敢仔细看。

现在屋里只有他和张雅婷两人,因此老苏看得非常仔细。

张雅婷的胸型很好看,外形轮廓十分完美,就跟两个倒扣着的碗似的,硕大挺拔,没有任何下垂的迹象。

白皙浑圆上的两点颗粒,粉嫩的嫣红,丝毫看不出是喂过孩子的奶。

老苏咽了咽口水,只觉小腹处的邪火越来越旺盛,瞬间扩遍全身,烧得他鲜血沸腾,浑身燥热。

汗,流的更多了。

而胯下那处也开始变得蠢蠢欲动,隐隐有苏醒的迹象。

“准备好了没?”

老苏一开口把自己吓了一跳,因为他此时的声音非常低沉嘶哑。

听到这话,张雅婷芳心一颤,“好,好了二叔,你……你来吧。”

话说到最后,张雅婷羞臊难忍的低下了脑袋,双眼紧闭,不敢和老苏直视。

见状,老苏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那……二叔就来了?”

不等张雅婷回答,老苏立马走上前,伸出粗糙的大手,有些颤抖的抓住两片雪白硕大的柔软。

“嗯……”

顿时,张雅婷嘤咛一声,俏脸红的都快能滴出血来。

这声娇喘落到老苏耳中,让他呼吸立马急促起来,手上不由加大了几分力道。

入手那种惊人软绵的触感,就好像摸到了两团子面,柔软中略带一丝梆硬,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手指稍稍磨蹭滑动一下,那种柔滑细腻的紧致感立马通过掌心反馈过来,让老苏忍不住开始抚摸起来。

老苏两只布满老茧的暗棕色粗糙大手,盖在侄媳妇两片白皙的柔软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嗯嗯……”

随着老苏的抚弄,张雅婷忍不住发出两声娇喘,但反应过来后,死死咬住红唇,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可经过鼻孔传出,却变成了一种压抑的喘息,听得老苏欲火高涨,那处反应尤为强烈,直接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看起来鼓囊囊一团,很吓人。

张雅婷只觉那双布满老茧的粗糙大手,仿佛蕴含某种魔力似的,自己两片娇嫩的柔软在被握住以后,变得异常敏感。

每当这双大手揉捏搓弄,游走捋动,一股股难以言语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袭遍全身,让她忍不住微微扭动起娇躯来。

唔……

整个人直接瘫靠在椅子上,娇躯时不时抽搐一下,带动着两片柔软在老苏粗手中阵阵颤抖。

看着侄媳妇俏脸发红,神态娇媚,两片硕大柔软更是任由自己搓圆捏扁,老苏不禁心猿意马起来。

于是装着不经意的用高高耸起的那处,想在张雅婷精致的俏脸上滚动一番。

可当那处刚刚怼撞在张雅婷脸上,她立马睁开了眼睛,“二叔……我,我难受。”

听到这话,老苏屁股连忙一缩,收了收腰,使那处看起来不怎么明显。

“肯定难受啊,毕竟涨奶了,不过二叔这么一推拿疏通,应该会好上许多。”

老苏不敢再有过分的动作,毕竟张雅婷是自己的侄媳妇。

因此,便重点照顾起来两片雪白的柔软。

张雅婷再次闭上眼睛,不过在眼睛合上的一瞬间,飞快的扫了一眼老苏裤裆。

真的好大!

昨天晚上她就发现了,只是那会儿比较暗,看不太清,今天看清后,她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忍。

这种规模,比自己丈夫大了太多,二叔都这个年纪了还能有这么强的反应,想必在那方面一定很厉害。

如果放进里面,那岂不是要爽死了?

想到这儿,她猛地一咬舌尖。

张雅婷啊张雅婷,你怎么能有这种龌龊羞耻的想法?他可是你二叔啊!

张雅婷深呼吸两口气,立马将刚刚升起的那些心猿意马的想法强行压了下去。

但生理上的反应,依旧让她觉得羞耻无比,导致一张精致的俏脸,羞红的都能滴出血来。

察觉到侄媳妇那两点嫣红颗粒已经有所反应,老苏心头一热,刻意用掌心磨蹭起来,就跟揉面一样。

不到一两分钟,两点嫣红反应越来越大,就像两颗小樱桃,在掌心中来回磨蹭,竟然有些硌手。

如此诱人的美景只能看不能吃,老苏心中不免有些不满,于是手上猛然加重力道,抓住张雅婷的两片柔软,从根部向尖端用力一捋。

顿时,只听“滋”的一声,两道乳白色的细线突然飙射而出,溅了老苏一裤裆,同时也将他一双粗糙的大手弄得黏乎乎一片。

奶水竟然都滋出来了!好一个成熟迷人的侄媳妇!

闻着那奶水的味道,老苏想再多弄一些奶水出来

不过,张雅婷根本没给他机会,突然起身,将衣服扯下来。

“二叔,我感觉好多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说这话的时候,张雅婷其实并不好受,她已经空虚很久了,也希望得到男人的滋润,可眼前的男人,却是她的二叔,虽然不是亲的,但论辈分,两人是有关系的。

要是被人知道他们暧昧不清,不得被骂死才怪。

正因为想到了这些,她才不敢继续让老苏推拿下去,就是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老苏了然于胸,咧嘴无声的笑了笑,“那行,既然你好多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便直接转身走出卧房。

出来后,他直接将沾满乳汁的手指放进嘴里吮吸了下。

一股浓郁的奶香混合着淡淡膻味,让他忍不住伸出舌头将掌心的乳汁全部舔干。

完事之后,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干笑两声,“那个啥,雅婷,二叔就先走了,下次要是不舒服的话,再找二叔。”

“好的二叔。”

里面传来张雅婷的声音,随后便是关门声。

老苏耸了耸肩,深呼吸几口气,虽然摸爽了也看爽了,但下面却难受得很,涨得生疼。

幸好这会儿是正晌午,村民都没有下地干活,在家歇着。

不然顶着一个高高耸起的小帐篷,就算借给老苏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村里走动晃悠。

低头一看自己那处,老苏无奈的伸手揉了揉,却更加难受。

“咋办呢?难不成让老汉我自己解决?”

呢喃一番,老苏摇了摇头,突然他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刚才满脑子想的都是侄媳妇张雅婷,现在才发现他那已经走到了王寡妇王秋兰门前。

想起王秋兰那熟透了的身子,比起侄媳妇丝毫也不差的两座柔软,老苏心头一热,就准备出声喊叫。

可刚刚张嘴,却听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这呻吟声对老苏来说很是熟悉,正是王秋兰声音。

老苏先是一愣,随后心里竟不禁有些吃醋,但紧接着便升腾起了一股莫名怒火,很是生气。

这个骚寡妇,大白天的竟然在家里偷汉子,还叫这么大声,就不怕被其他人听见吗?!

想到这里,老苏冷哼一声,转身就准备离开,但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折身返回,悄悄的趴在窗台向里偷看。

他实在好奇得很,到底是村里哪个汉子,能够将王秋兰这个娇滴滴的美艳寡妇搞到了床上。

这一看不打紧,老苏顿时呆愣当场。

只见王秋兰一个人躺在床上,浑身不着片缕,光溜溜一片,两条美腿大大的张着,一只白嫩的小手在两腿之间飞快的抚弄着。

而另一只小手则抓住两片柔软,来回揉捏搓弄,时不时夹住其中一点嫣红,捻转提拉,疯狂蹂躏着娇嫩的软肉。

“啊……哦哦,苏大哥,你好厉害,弄得人家爽死了……”

诱人的压抑呻吟声,听得老苏顿时两眼圆睁。

这个骚寡妇,原来是在自我安慰,而且还幻想着和老汉我做!

老苏心道一声,下面膨胀得更加难受,几乎都快要把裤子撑破。

只见王秋兰的小手,在神秘区域来回磨蹭抚弄,频率越来越快。

两条美腿时不时交叉在一起,抖动两三下,红唇微张,不断发出各种诱人压抑的呻吟浪叫。

原来王秋兰之前被老苏撩拔得实在太难受,回到家里打算洗个澡冷静一下,可抚摸着自己身体时,感觉反而更加强烈,一时没忍住自慰起来。

但好巧不巧,这一幕却被想找她放一炮的老苏刚好看到。

只是这一切王秋兰根本没有发现,她完全不知道此刻正有一个老汉,双眼放光的趴在窗户上,直勾勾的盯着她。

真刺激啊!

观看了一会儿,老苏再也忍耐不住,只想压在王秋兰的身上,用自己那处代替她那只飞快磨蹭抚弄的小手,用力的侵入。

想到这里,老苏不再犹豫,来到大门口,发现门竟是虚掩着,二话不说,直接推门而入。

王秋兰完全沉浸在自我安慰的快感中,根本没有发现老苏的到来。

就在她两条美腿再一次交叉颤抖时,老苏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美腿,“妹子,看你这么难受,就让哥帮你吧!”

“啊……呜呜呜……”

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将王秋兰吓了一跳,立马惊呼出声,可刚叫到一半,就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老苏的大嘴直接堵住了她红润的樱桃小嘴。

惊慌过后,当看清楚来人是老苏,王秋兰顿时松了口气,翻了一下白眼儿,就开始象征性的挣扎反抗起来。

但小嘴被堵上不说,老苏整个人直接压在她身上,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还没来得及用力,老苏便撬开了她的贝齿,舌头钻入她的口腔,追逐着她的小舌头。

起初,王秋兰还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但在老苏灵活的攻击下,顿时败下了阵。

两条舌头追逐在一起,相互吮吸交缠。

而老苏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盖在两片硕大的柔软上,轻柔并重的揉捏搓弄。

另一只手滑过她平坦的小腹,探到两腿之间,飞快的上下磨蹭起来。

两人足足激吻了一两分钟,老苏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嘴巴。

王秋兰顿时气喘如牛,红唇大张,如同濒临渴死的鱼一样。

“苏大哥,你,你啥时候来的?快下去,不要弄我了,快下去……啊……”

突然,王秋兰发出一道亢奋的呻吟声,原来老苏已经分出两指,疯狂搅动抠挖起来。

“妹子,哥早就来了,只是你太投入了,没发现而已。”

“不过不打紧,既然哥来了就肯定要缓解你的痛苦,让你不再难受。”

说完,老苏嘿嘿一笑,埋头在王秋兰的脖子一顿乱啃,火热粗糙的舌头舔过她精致性感的锁骨,最终停留在两片硕大的柔软上。

当老苏嘴巴含住其中柔软上一颗凸点时,王秋兰娇躯顿时一颤,非但不再挣扎反抗,反而抱住他的脑袋往下摁。

察觉到她这一反应,老苏不再犹豫,一只手扯掉裤子,掏出火热的那处,一阵摸索找准位置,粗腰一挺,屁股一沉!

“啊……好痛,轻,轻点啊苏大哥,你的太,妹子,妹子受不了啦。”

听到王秋兰这如泣似笑,婉转诱人的呻吟浪叫,老苏只好沉住气,耐着性子,放慢了速度

但是看着美艳的寡妇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老苏再也难以把持,屁股忍不住快速耸动起来。

“啊……好舒服,好久都没,没这么舒服过了,苏大哥,你……嗯嗯……你的好大好粗。”

好久都没有被滋润过的那处,在老苏卖力的耕耘下,舒服得让王秋兰忍不住放声浪叫起来。

那种蚀骨的酥麻胀满感,填满了她身体上的空虚,也让她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随着老苏每一次卖力地挺入,王秋兰都忍不住扭动起娇躯,主动迎合着他。

察觉到王秋兰的反应,老苏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恪守妇道,端庄的王寡妇,做起这事来是如此的放浪形骸,简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嘿嘿,妹子,你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没想到这么骚,是不是被哥弄得太舒服了?”

说着,老苏故意狠狠的挺动了两下,顿时王秋兰娇躯一颤,肥臀稍稍抬起,双手搂住老苏的脖子,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然后撅起红润的樱桃小嘴,竟然主动索起吻来。

老苏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欲火高涨之下,想也没想,张开大嘴直接印了下去,两人立马激吻在一起。

同时老苏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在王秋兰鼓囊囊的胸脯上一阵乱抓,使得两片雪白硕大的饱满柔软,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

保持这种姿势冲刺了有两三分钟,老苏恋恋不舍的松开嘴巴,气喘吁吁的看着俏脸绯红,眼神迷离的王秋兰,“妹子,哥厉害不?”

“厉,厉害,我都快被……快被你弄死了,用力,再快一点,啊……”

压抑许久的欲望得到了释放,王秋兰此刻只想忘情的享受这难得的快感。

老苏的强壮粗大,让她整个人就跟躺在云里一样,神魂颠倒,飘飘欲仙。

那一波接着一波,强烈无比的快感,不断冲刷着她的身子,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变得越来越敏感,只想立马达到那不知多久都没有达到的顶峰。

而老苏和她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们两个人都是压抑了很多年没有得到过释放。

现在交缠在一起,可谓是干柴遇烈火。

“啪啪啪……”

斑驳破败的小屋里,年近五十多岁的老苏,压在号称村里第一俏寡妇王秋兰的身上,卖力的耕耘着。

而平日里看起来很正经的王秋兰,此刻完全变成了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每当老苏大力的挺入,她总会抬起肥臀,卖力的迎合。

甚至有时候老苏想要喘口气歇一下,稍稍放缓挺动的速度,她则搂住老苏的脖子,主动怼撞起来。

真是一个骚寡妇,看来平日里那模样都是假正经,其实早就想要得不行!

看着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王秋兰,老苏一鼓作气,立马将王秋兰送到了顶峰。

只见王秋兰突然用力的搂住老苏的脖子,使劲往自己胸上摁,同时娇躯一僵,两条美腿死死地夹住老苏的粗腰,一动也不动。

下一秒,老苏只觉那处一阵剧烈的收缩,夹得自己酥麻难忍,就好像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一样。

“你个骚娘们,老子今天搞死你!”

用力的在两片雪白柔软上抓了一把,老苏整个人跟打桩机似的,掐住王秋兰的水蛇腰,低吼一声,“妹子,老哥来了!”

“给我,全部……啊……喷给我……”

王秋兰眯着眼睛,满脸骚媚。

“好烫,烫死人家了。”

完事之后,两个人气喘如牛的躺在床上。

老苏压在王秋兰身上,一动也不动,而王秋兰红唇微张,双眼微眯,一脸满足。

“妹子,看来你平常都是假正经啊。”

歇得差不多了,老苏翻起身,在王秋兰柔软上抓了一把,嘿笑着看着她。

听到这话,王秋兰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死样儿,还不是被你弄成那样。”

说着,她目光有意无意的从老苏裤裆扫过,芳心不由一颤。

这么大的部位,难怪会把自己弄成这样!

“舒服了吧妹子?以后这方面有需要,尽管来找哥。”

迎上老苏灼热的目光,王秋兰柔媚一笑,“苏大哥,你今天跑到我家,就不怕被村里人看到说闲话?”

这话一出,倒是把老苏提醒了,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时候应该不早了,连忙翻身坐起。

“妹子,今天就先到这里,日后有需要直接来找哥,哥包你满意。”

说完,匆匆清理了一下,穿好裤子就准备离开,但却被王秋兰一把拽住。

“苏大哥,那我以后……以什么名义找你呢?”

听到这话,老苏先是一愣,随后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简单,以后来找哥就说是有个头疼脑热,想找哥瞧病。”

王秋兰撇了撇嘴,没说什么,不过看向老苏的眼神却有些幽怨。

好一个怨妇,看来今后是闲不了了!

“妹子,那哥就先走了啊。”

老苏嘿嘿一笑,临走前不忘在王秋兰胸前抓了一把。

那软绵绵的触感,让他心里不免再次有些火热。

可一想到女儿还在家里等着他,并且时候也不早了,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的六七点钟了。

在地里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也陆续回家,整个村子不时升起袅袅青烟。

随着时间流逝,夜幕逐渐笼罩大地,整个村子一片祥和,不时响起几声狗吠

老苏敲了敲烟锅子,从藤椅上翻身坐起,扭头看了一眼正坐在门槛上择菜的苏小纯,“小纯啊,时候不早了,该做晚饭了。”

“爹爹,晚上想吃啥?”

看着神态有些疲倦的老苏,苏小纯有些心疼。

雅婷嫂嫂也真是的,涨奶了就去卫生所看,干嘛非要让爹爹去给推拿疏通,看把爹爹累的,回来就躺在椅子上,一动也动,真是的。

“今晚吃点好的吧,爹去杀只鸡,咱们蒸米饭吃。”

说着,老苏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鸡笼走去。

今天在王秋兰身上耕耘了一番,当时还没觉得啥,回来这一躺一歇,只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提不起半点精神。

唉,到底是老了,经不起折腾了。

在心中一叹,老苏逮了一只鸡,提着向后院走去。

但在经过苏小纯身边时,她也刚好起身,两人顿时撞了个满怀。

“哎哟。”

苏小纯顿时娇呼一声,脚下一个趔趄,直挺挺的就向后倒去。

老苏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住,“你这丫头,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的,没事吧?”

“小纯没事,就是这里被爹爹撞得有些痛。”

苏小纯一手揉着光洁的脑门儿,另一只手指了指鼓囊囊的胸脯。

老苏顿时一愣,这小丫头最近该不会是生理期吧?不然为啥这地方一碰就有感觉了呢?

见老苏有些发呆,苏小纯眉头一皱,突然抓住短袖,一下撩起。

“爹爹,你快给小纯看看那里到底咋了。”

老苏立马当场呆愣,因为苏小纯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白花花一片。

两座规模不大不小的雪白柔软,就这么暴露在他视线中。

外形饱满,轮廓圆润,就跟刚刚出锅的大白馒头一样。

上面两点粉嫩的嫣红,好似还没有熟透的樱桃,看上去诱人极了,让老苏不禁生出一种想要一口含住的冲动。

“咕咚……”

老苏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你,你这丫头,怎么里面啥也不穿?赶紧把衣服放下来。”

“不嘛,爹爹给小纯看看那里到底咋了嘛,为啥轻轻一碰就麻麻的,还有点胀痛的感觉?”

听到这话,老苏深吸口气,艰难的将目光从苏小纯胸前移开,同时松开了手。

“你这丫头,爹爹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这是正发育呢,比较敏感,所以一碰就有感觉,没有啥大事。”

“真的吗?”

苏小纯瞪着一双清澈滚圆的大眼睛,半信半疑的看着老苏,略显青涩稚气的俏脸,流露出懵懂好奇的神情。

见状,老苏一个头两个大,只好故意板起脸,瞪了她一眼,“爹爹的话都不信了,赶紧把衣服放下来,生火做饭!”

“哦,小纯知道了,爹爹不要生气。”

苏小纯乖巧的应了一声,立马跑进灶房,生火做饭。

但因为她从来没有弄过鸡肉,没切两三下就把手给切到了,顿时鲜血直流,老苏只好帮忙搭手一起做饭。

不大一会儿,香喷喷的晚饭终于做好了。

菜很简单,一荤两素,外加一个西红柿青菜汤,两碗白米饭,但父女两人却吃得格外起劲儿。

因为家里很少弄肉,只有来客人了,或者逢年过节,老苏才会杀鸡割肉,沾点荤腥儿,平常都是粗茶淡饭。

晚饭过后,苏小纯只觉得身上黏糊糊的,想洗澡,但因为手割破了不方便。

思来想去,只好求助的看向老苏,“爹爹,小纯想洗澡。”

正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的老苏顿时一愣,“洗啥洗,手都割破了,沾水就会感染,等好了再洗。”

“可小纯就是想洗嘛,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听到这话,老苏顿感无奈,“那你说咋办,难不成让爹爹给你洗澡?你都多大了,还让……”

“好呀好呀,爹爹帮小纯洗澡喽。”

不等老苏将话说完,苏小纯立马蹦蹦跳跳的去打水。

见状,老苏一脸呆滞,片刻过后,苦笑摇头,“这丫头,真是……真是坑爹啊!”

不一会儿,苏小纯从后院跑了出来,“爹爹,小纯把水打好了,快来吧。”

“知道了,你先泡进去,爹把院门关上。”

看着苏小纯高挑妙曼的背影,老苏心里没来由一阵悸动。

匆匆将院门上了闩子,老苏来到后院儿,苏小纯已经泡到了木桶里。

再往前稍稍走近,老苏脚步顿时一滞。

只见苏小纯浑身一丝不挂,光溜溜的躺在木桶里,只露出一个脑袋,下巴以下全部泡在水里。

尽管如此,可那白花花的娇躯根本无法被清水遮掩,完全暴露在老苏的视线中。

两片雪白的柔软,和成人拳头大小一样,飘荡在水里,随着苏小纯双手划水嬉闹,不时轻轻的摇晃颤悠着。

视线下移,是毫无任何赘肉纤细的小蛮腰,以及平坦的小腹。

再往下看,老苏顿时两眼发直。

那一抹稀稀落落的黑草地带,呈倒三角形,完美的占据在肚脐眼下方,配上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是那样的诱人,看的老苏几乎移不开目光。

“爹爹快来帮小纯洗澡呀。”

苏小纯一只手搭在木桶边沿上,另一只手在桶里不断的划水嬉耍。

见自己老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呆愣在原地,立马招了招手。

老苏这才如梦初醒,艰难的咽了几口唾沫,“来,来了。”

来到木桶旁,看着女儿白花花的娇躯,老苏喉结滑动了下,颤巍巍的伸出两只粗手,一只手抓住苏小纯白嫩纤细的胳膊,另一只手拿起香皂,开始滑打起来。

先从两只胳膊开始,然后从脖子一路下滑,当要给苏小纯胸前打香皂时,老苏犹豫了。

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儿啊,虽然是继女,可他是当爹的,咋能在女儿胸上胡弄呢?

但就在他纠结犹豫时,苏小纯突然开口,“爹爹,小纯要不要站起来?这样方便爹爹打香皂。”

说着,不等老苏回答,苏小纯蹭的一下从桶里站了起来。

乌黑的头发湿漉漉的粘在雪白的香肩以及背上,两片柔软随着动作无助的乱晃着。

晶莹的水珠从上面肆意滑过平坦的小腹,没入神秘区域

“小纯。”

老苏嘶哑低沉的叫了一声,双眼发直,那处更是蠢蠢欲动,隐隐有苏醒的迹象。

“咋了爹?”

“没,没咋,胳膊伸直,爹爹给你打香皂。”

听到这话,苏小纯立马乖巧的伸起两条纤细白嫩的胳膊。

顿时,两片雪白的柔软因为动作的原因,微微向上拉伸,挺得更加凸起,显得很是硕大,颤抖晃悠间,泛起一阵阵白花花的肉浪。

老苏看得两眼发直,口干舌燥,仅剩的那点负罪感立马烟消云散。

他有些颤抖的伸出两只粗手,盖在苏小纯雪白的柔软上,随着香皂的滑动,慢慢揉搓起来。

顿时,一股略带微硬却软棉惊人的弹触感,通过掌心传来,让老苏手上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嗯……”

苏小纯立马嘤咛一声,俏脸有些微微泛红。

但她对于老苏是百分百相信,并且根本没有两性的观念,所以仅仅只是眉头微皱,红唇微张,表现出轻微的生理反应。

但这可苦了老苏,不但要忍受心理上的折磨,还要忍受生理上的折磨,而且他还不能太过分。

“咦?爹爹快看,小纯胸上那两颗小豆豆又发尖变硬了,都凸起来了,这是咋回事儿啊?”

听到这话,老苏在心里苦笑一声,“傻丫头,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不是得什么病了,更不是身体不舒服的表现,别胡思乱想了。”

“哦。”

苏小纯乖巧的应的一声,但是随着老苏粗手在柔软上不停搓弄,那种涨麻感越来越强,隐隐还伴随着一股酥痒感。

这种感觉让苏小纯俏脸越发通红,鼻息也逐渐粗重,并且娇躯时不时轻颤一下。

察觉到自己女儿的这种反应,老苏双手立马下滑。

他不敢继续下去了,因为他怕忍不住会揉捏这对尚未被开发的酥胸。

老苏布满了茧子的粗手,占满了滑腻的香皂沫,从苏小纯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一路下滑,最终停留在肚脐眼下方。

整个过程刺激无比,那种滑溜溜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忍不住仔仔细细的搓弄起来,没有放过一寸肌肤。

可是最后这一步,老苏迟迟没敢有动作,他在犹豫是该继续还是越过这处。

但就在这时,苏小纯目光无意间一瞥,发现了老苏那高高耸起的小帐篷。

“爹爹,你那里咋了?是不是又难受了?”

“嗯?哪里?”

老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苏小纯立马伸手一指,“就是那里啊,爹爹是不是也很难受不舒服想洗澡?那就一起来洗吧。”

听到这话,老苏当场呆愣,几秒过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老脸不免一阵发烫,但同时却激动非常。

在欲望驱使下,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三两下脱去衣服,只穿了一个大裤衩子,挺着高高的小帐篷,坐进木桶里。

清冽的井水,冰凉凉的,泡在里面,让老苏欲火消减了大半。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丝不挂的苏小纯,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那个啥,小纯,香皂也打的差不多了,你蹲下来洗吧。”

苏小纯应了一声,重新躺在桶里,一边清洗身上的香皂沫子,一边看着老苏。

但目光更多则是停留在老苏那高高耸起的裤裆,俏脸露出好奇之色。

“爹爹,你为啥不把裤衩子脱了呢?”

正心不在焉打香皂的老苏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赶紧洗澡。”

哪知苏小纯却嘴一撅,“爹爹为啥不和小纯一样脱光洗澡呢?这样不难受吗?”

说着,竟伸手来拽老苏的大裤衩子。

老苏吓了一跳,一把将她的小手抓住,“傻丫头,你都多大的人了,爹爹咋能脱光和你洗澡呢?赶紧洗完去睡觉。”

“爹爹是不是嫌弃小纯,不想和小纯脱光光洗澡?”

听到这话,老苏实在不知道该咋回答,见苏小纯撅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实在拗不过她,只好在水底下扯下大裤衩子。

顿时,那早已高高耸起的部位立马暴露在苏小纯视线中。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老爹这处部位,但是小纯依旧好奇的很,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一眨也不眨。

老苏被她看得脸皮有些发烫,干咳了两声,故意板起脸,“看啥看,赶紧洗你的澡。”

话虽如此,但好不容易压下的欲火,在自己女儿直勾勾的目光下,再次升起,并且越烧越旺,使得那处逐渐一柱擎天。

“呀,爹爹,你那里咋越来越肿了?就跟充血了一样,是不是很难受啊?”

苏小纯满脸好奇的娇呼一声,然后竟伸出一只白嫩的脚丫子探到老苏两腿之间,盖在火热上面抚弄起来!

“咝……”

老苏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那种难以言语的感觉让他爽得两眼直翻,根本没有心情呵斥,只想享受更多。

见状,苏小纯甜甜一笑,“舒服多了吧爹爹?小纯就知道爹爹难受得很,要不然这东西怎么会变肿呢。”

说着,苏小纯伸出另一只白嫩的脚丫子,两脚夹住老苏的火热,上下左右的抚弄起来。

老苏顿时浑身一颤,两眼瞪得滚圆,先是看了一眼脸露甜笑的苏小纯,再低头看着下面。

生理上的快感以及心理上的刺激,再加上视觉上的冲击,三重打击之下,让老苏那处再次膨胀了几分。

浸泡在清凉水中,然后火热那处又被两只柔嫩的脚丫子夹住来回抚弄,并且这双美脚的主人还是自己的女儿。

“你这丫头,真是的,赶紧把脚松开,咋能用脚碰爹爹……爹爹这里呢,快把脚拿开。”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这种强烈的刺激让老苏变得格外兴奋,忍不住在水里缓缓耸动起屁股,使得那处在苏小纯双脚中更舒服的滑动起来。

“不嘛,爹爹这么难受,小纯要帮爹爹缓解一下。”

苏小纯确实对两性没有任何观念,在生理方面完全就是白纸一张。

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让老苏帮自己洗澡,更不可能对老苏这样做,尽管老苏是她的爹爹。

但就因为老苏是她的爹爹,所以她才会这样做。

这个心理,是出于对老苏百分百相信

“唉,你这丫头……咝,再快一点……”

老苏咽了咽口水,多重刺激下,也不再推搡。

水花不断溅起,波纹涟漪荡漾而开,一双白嫩的脚丫子,在老苏两腿之间飞快的抚弄着。

大概过了有五六分钟,就在苏小纯双脚发酸,想要停下来的时候,老苏突然双手扶住木桶边沿儿,双眼瞪得滚圆,紧接着浑身抽搐起来。

老苏一脸舒爽,苏小纯一脸好奇,但父女两人谁也没有开口。

足足过去了三四秒钟,苏小纯突然咧嘴偷笑,“爹爹,你尿尿了耶。”

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让老苏脸皮不禁一阵发烫,羞臊难忍。

但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呵斥,苏小纯却一手捞起漂浮在水中的乳白液体,用手捻了捻,然后又送到鼻尖闻了闻。

小巧的琼鼻抽动了两下,随后将手中乳白色的黏滑液体甩干净,一脸好奇的看着老苏,“咦?味道怎么怪怪的,好像不是尿尿,爹爹,这是啥呢?”

老苏老脸一红,羞于开口,只好故意板起脸,呵斥一声,“小丫头,问那么多干啥?赶紧把身子擦干净,回屋睡觉去!”

他一发火,苏小纯就算是再怎么好奇,也只好不情愿的站起身擦干净身子,走出木桶。

但在回屋里时,回头看了一眼正站在木桶里擦身子的老苏,突然狡黠一笑,跑回屋里。

奇怪,爹爹那地方怎么能喷出那种东西来呢?而且爹爹还不愿意告诉我,肯定有着大秘密。

不行,下次我得好好再试一试!

打定主意后,苏小纯双眼一闭,翻了个身,不一会儿便响起轻微的鼾声。

而老苏回到自己的屋里,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刚才的那一幕幕画面,久久无法入睡。

辗转反侧好几回,才把心里那些负罪感消除掉,抽了一锅子旱烟,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老苏本来是打算去地里干活的,但因为苏小纯手指受伤了,没办法做饭,便留在家里。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老苏刚准备生火做饭,可苏小纯却坚持要来帮忙,扭不过她,老苏只好作罢。

“爹爹,今天中午吃啥?”

看着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苏小纯,老苏脑中不由回想起昨晚洗澡时那香艳刺激的画面,老脸微微发烫,连忙收回目光。

“小纯想吃啥?爹给做。”

听到这话,苏小纯甜甜一笑,“昨天的鸡肉挺好吃的,但……”

“小丫头,爹就知道你嘴馋,等着,爹这就去杀鸡拔毛。”

不大一会儿,老苏提着毛拔干净的白条老母鸡走进灶房。

但苏小纯却坚持要学怎么切肉,没办法,老苏只好站在她后面,让她一只好手拿着菜刀,而自己的粗手则握住她的小手,耐心的手把手教学起来。

起初,老苏还没什么感觉,可因苏小纯是一只手,使不上力气,他大手只得加大力道。

这一用力,身子不由自主的紧贴苏小纯,鼓囊囊的裆部刚好抵在她两瓣蜜臀上。

虽然苏小纯只有十八岁,但发育的却很好,个头比老苏都要高出一些。

随着使力切肉,身子摆动,那处在苏小纯的蜜臀上不断来回怼撞。

三弄四不弄,老苏竟然有了反应,那处逐渐苏醒,蠢蠢欲动。

就在这时,菜刀在肉上一滑,没切开,导致苏小纯胳膊一崴,连动着身子一动。

与此同时,老苏那处直接滑进了苏小纯的股沟中!

“爹爹,你干嘛用手指戳小纯屁股呢?”

面对自己女儿这突如其来的询问,老苏顿时一愣。

而这话说出后,苏小纯也是一愣。

自己老爹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摁着鸡肉,哪还有手指戳她屁股?

难道是爹爹那里……

“肉就是这样切的,会了吧傻丫头?赶紧生火去。”

不等苏小纯开口,老苏屁股一缩,与她拉开距离,然后把她推到一旁,装着若无其事的切起肉来。

可裆部却耸起的一个鼓囊囊的小帐篷,非常的明显,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见状,苏小纯好奇得很,于是一边生火一边问,“爹爹,为啥你那里会时不时隆起呢?”

听到这话,老苏手上一哆嗦,差点把手切了,拧头看了一眼苏小纯,刚好迎上她好奇的目光,心里不免一阵发虚,连忙转过头。

“你这丫头,为啥对这事儿这么好奇?”

“小纯想知道嘛。”

老苏在心中无奈一叹,“那你要记好了,这是因为生理上的反应,这种反应是没办法控制的,明白了吧?”

听到这话,苏小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本来还想继续追问,但老苏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直接岔开话题。

“把米淘了去。”

“又蒸米饭吃吗爹爹?”

“咋了,你不愿意吃?”

苏小纯立马摇了摇头,“有肉有米饭不是家里来客人了才能吃吗?”

老苏被她这话逗乐了,“傻丫头,你手都割破了,爹爹给你做好吃的补补,你还不乐意了?”

听到这话,苏小纯顿时甜笑一声,“咋可能不乐意呢,小纯巴不得天天这样吃呢。”

一顿午饭,在父女两人有说有笑中逐渐做好。

但当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苏小纯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从老苏裆部划过。

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爹爹那部位先是高高耸起,把裤衩子都顶起一个大帐篷。

随后在自己脚丫子抚弄下,竟流了那种白色粘滑的液体,便忍不住问道:“为啥爹爹昨晚那里会流出那种东西呢?”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询问,老苏一愣,不知道该咋说,只好笑着摇了摇头,“问那么多干啥?赶紧吃饭,鸡肉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可苏小纯实在好奇的紧,听到这话后,忍不住伸脚探到老苏的裤裆,想要将那白色的液体再弄出来。

老苏顿时浑身一颤,筷子吧嗒一下掉到桌上,双眼瞪得滚圆,就想出声呵斥,可是当他看到苏小纯时,到了嘴边的话却咽了下去

只见苏小纯一脸好奇,双眼清澈又纯真,毫无任何邪意。

并且看都不看他一眼,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裤裆,白嫩的脚丫子隔着裤子来回抚弄着。

红润的樱桃小嘴紧紧的抿在一起,弯眉微皱,好像赌气似得要把他的精华像昨晚那样,用脚丫子弄出来。

见状,老苏张了张嘴,但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一来是因为自己女儿对两性没有任何观念,完全是白纸一张,二来他被这么一弄,也很舒服。

出于这种心理之下,老苏没有出声呵斥,更没有阻止,反而鬼使神差的配合起苏小纯的抚弄。

嗯……越来越粗了,爹爹这会儿是不是非常难受呢?

想到这里,苏小纯抬头看去,只见自己老爹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不吃也不动。

坐在那里,双眼紧闭,腰板挺的笔直,双腿大大的分开,好像在配合着她。

“爹爹是不是又难受了?小纯要不要弄快一点?”

听到这话,老苏飞快睁眼看了她一下,又闭上眼睛,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但却一言不发。

这傻丫头,是要把老爹玩死啊!

对于苏小纯的懵懂,老苏其实很想教导她,但他发现,自己又很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如果小纯真的完全懂了,会不会就和自己关系疏远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真的不愿意这么快就让小纯疏远自己,毕竟,这可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啊。

老苏在胡思乱想,而苏小纯也在浮想联翩,她现在正是懵懂的年龄,再加上老苏说的比较隐晦,越发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爹爹,你那里越来越粗了,那东西是不是快要流出来了?”

听到这话,老苏在心中无奈一叹,刚想着该咋回答,就听院门外响起一道女声。

“苏大哥在家不?”

是王秋兰,她来干啥?

突然传来的声音,老苏吓了一跳,刚准备让苏小纯缩回脚,她就立马收了回去,同时低头扒起饭菜来。

见状,老苏如释负重的松了口气,就想起身去迎王秋兰,但低头一看自己高高耸起的帐篷,连扭动了几下,使那处看起来不那么明显,这才应声。

“在家呢,是秋兰妹子不?进来吧,院门没关。”

说完,院门“吱呀”一声推开,王秋兰提着一个陶罐子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件灰色的紧身无袖连衣裙,将凹凸有致的娇躯,彰显得更加完美。

特别是胸前那一对儿挺拔高耸的柔软,比起侄媳妇张雅婷丝毫不弱。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微微有些下垂,除了这些,完全就是一个成熟美艳的熟妇,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随着走动,蜂腰带动着肥臀,两片硕大的柔软有节奏的来回颤悠晃动着,看得老苏几乎移不开目光。

起身相送?他现在这种状态一旦站起来,那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匆匆瞥了一眼自己的胯下,再回想起王秋兰刚才走时看向他的眼神,老苏心中不免为之一热。

这骚寡妇,欲望可真强啊,才过去一天的功夫就又想要了,不愧是守寡了这么些年,估计早都憋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