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萧摇轩辕晋星章节目录阅读

文章目录

这里提供萧摇轩辕晋星章节目录阅读,小说书名是《重生之商业女帝皇》,小说人物性格各不相同,各有看点,萧摇轩辕晋星章节目录精彩节选:“小姐…”芷若,跺了跺脚,没有再说话。“圣旨到!!”一个拿着拂尘的公公声音尖锐的喊到。后面跟着士兵护卫,仗势甚是庞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精选内容:

圣熙王朝二十四年六月十八,皇帝轩辕傲天薨,皇位则由皇太子轩辕晋星继承,三日后,登基,改国号为圣德。同时下旨迎娶右相萧成光之女萧摇为后。

圣德王朝一年八月初八,吉日,宜嫁娶。

繁华昌盛的京城,十里长安街都铺上了红毯,家家户户门口挂红灯,结红彩。

而长安街上却是人潮涌动,摩肩接踵,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盛况空前。

“快看啊,快看啊,轿子过来了,喂,你挤到我了!”路人张三对着后面一个人大喊说道。

垫脚前望,只见一顶身穿红色衣服八人台红色花轿,轿顶镶嵌着一颗在明珠,发着耀眼的光芒,轿子的四角也镶嵌着一颗在明珠,辕车干上悬扎着大红绸花。大红色轿身上四边写着金黄色的囍字。

“哦,对不起,对不起。听说右相萧成光大人的女儿萧大小姐,是个半边红脸半边白脸的丑八怪,长得像鬼脸一样,你说皇上怎么可以娶个这样的人为妻呢!”李四向张三道歉向并对着另一个好友赵五疑惑的说道。

“嘘,你小点声,现在萧大小姐可是即将成我们在皇后娘娘!”赵五赶紧拉着对李四小声说道,虽然他也有疑惑。

“怕什么,现在皇上不是下旨说现在百姓每个人都有那个什么‘言伦自由’吗?好的坏的都可以说啊!”李四毫不在乎对赵五说。

“也对,我也听我姑婆的大舅子的小姨子的侄子说,这萧大小姐相貌不好不说,可脾气古怪,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而且连大字都不识一个。而咱们皇上可是宽厚仁慈,勤政爱民的一位好皇帝,萧大小姐这样的性情不好的人,怎么能成为咱们的皇后,怎么能母仪天下?”

“就是呀,就是这样的!”各个人都在附和着。

“不过,我倒听说过,在咱们皇上不被先皇重视之前,生活的十分落魄,天天被人打骂,像下人一样被使唤,根本就不像一个皇子,后来被右相萧成光发现,就主动帮助皇上,然后逐渐把他带到先皇的面前。而当初的三皇子,现在的皇上为了报答右相的携助之恩,主动要求迎娶萧家到十八岁都没有嫁出去的丑女儿!”一个尖嘴猴腮的瘦个子男人神神秘秘的对着一众转着他的人说。而他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露出阴险得逞如意的笑容。

“啊,萧右相也是一个廉明清正的好官呀,那他怎么能挟恩图报,让皇上迎娶他这样一无是处的女儿,要知道,别说皇上,就是普通百姓也不愿意要他女儿的!”一个颇有有正义的书生在为皇上打抱不平。

“就是呀,就是呀!!”周遭众人附和他说的话。

“要我说呀,左相之女章大小姐,听说琴棋书画样样惊才绝艳,而且长得天香国色,性子温柔贤淑,文雅端庄,我们的皇上就应该娶这样的人。这样一个绝世女子才能配上我们的皇上!”

“唉,皇上这不是没办法嘛,他是一个有恩报恩的性情中人,再加上现在萧右相权势滔天,权横之下,就算为了南阳国的百姓,他也得安抚萧右相啊!”那这个瘦个子压低声音说道。

“哼,太可气了,我还以为萧右相是一民好官,原来也是一个奸佞的小人!”那书生生气的说道。

“而且我还听说,这右相之女萧大小姐还和左相之女章大小姐还是好朋友,是手帕交呢。你说这样的两人怎么会成为好朋友的!”又有一人说道。

“就是章大小姐人好,看萧大小姐没有朋友,才会主动跟她交朋友的!”

这些人说得越来越大声,此起彼伏,好像怕大街上的人听不见似的。

“小姐,他们这些人太过份了!”轿子左边的一个小丫头,气得满脸通红。

“别气了,芷若,不用管他们说什么!”轿子的人说着,她戴凤冠着霞帔,端正的坐在轿子里。

“可是,小姐明明这么好的一个人,老爷这么好的官,却被他们说成那样一个人!”芷若还是气不过。

“好了,今天是我大喜日子,别气了哦!”

“小姐…”芷若,跺了跺脚,没有再说话。

“圣旨到!!”

一个拿着拂尘的公公声音尖锐的喊到。

后面跟着士兵护卫,仗势甚是庞大。

“小姐,怎么这时候有圣旨啊!”

“不知道,下去接旨吧!”萧摇带着凤冠下了轿子,跪下接旨,大街上的人全部安静下,下跪听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奉天承俞,皇帝诏曰:今朕已查明右相萧成光与反贼轩辕晋晨勾结,逼宫谋害先皇,证据确凿,其犯谋逆之罪,其罪当满门抄斩,现朕取消与罪臣之女萧摇之姻,萧摇押入大牢,择日再审,明日午时萧家除萧摇外,全在明宫门斩首示众。钦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萧摇未等公公验完圣旨,脑袋里就已经一片空白,跪在那里动也不动。

“李公公,是不是皇上弄错了,今天不是皇上和我家小姐的大喜日子吗,怎么就变成了老爷谋反了呢!”芷若大声质问着李公公。

“放肆,来人,把他们押下去!”李公公大声喝道。

“小姐,小姐怎么办啊!”芷若摇动着一动不动的萧摇,没有摇晃几下,头盖掉下来了,萧摇原来半边白晰的脸上现在是一片苍白,而另半边却红映子,半白半红,看起来分外吓人。

“啊,鬼啊!”不知道是谁尖叫了一声,忽然就拿起手上的鸡蛋砸上下去,有一就有二,一下起菜叶子,鸡蛋一股脑儿全部轰了上去。那些萧摇的侍卫及全他的侍卫根本就来不及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