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小说她用命换十年安然姜央沈蕴目录阅读

沈蕴离开后,直接回到姜央的卧室。

看了一眼床上安静躺着的她,他心里莫名地静了下来。

伸出手,他想摸一摸她的脸,可伸到一半,他又缩了回来。

他该以什么样的身份摸她呢?他曾经那样伤害过她,如今更是由着别人诋毁着她,他没有任何资格触碰她。

心底一片黯然,他轻叹一声,将目光收回来。

眼下,他该找一下真相了。

环顾一下四周,他直接动起手来,四处翻找着,不一会儿,便找到一个精致的小匣子。

他的动作忽然变得缓慢,小心翼翼地将匣子打开,入目是一个精美的本子。他屏着呼吸将本子拿出来,翻开一看,竟是她的日记,密密麻麻的字全都是关于他的。

“今天,我救了他,虽然很痛,但我一点都不后悔。只要他能活着,我就很开心了。”

“我终于嫁给了他,成为了他的妻子。我发誓,一定会好好珍惜,做他的贤内助。沈蕴,我爱你。”

“我才知道他竟然有喜欢的人,而我是那个破坏他和她的人。早知道,我就不会强求嫁给他了,只要他活着,娶谁都一样的。”

“我或许该成全他跟她,但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想办法生下一个孩子,不然他也会没命的。”

“……”

这时,从日记本里忽然掉出来一个东西,他捡起来一看,泪水顿时模糊了双眼。

那是当初他送给那个女孩的东西。

脑子嗡的一下。

他颤抖着双手,下一刻直接冲到了乔诗雨的面前。

“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他气急败坏地吼着,声音都撕裂了。

乔诗雨被他的模样吓得腿都软了,但脑子还是清醒的。

她估摸着,他手里的东西估计就是刚才他说的那个,于是,她装出一脸惊喜的模样,欣喜道:“蕴哥哥,你是在哪里找到的?这不就是当年你送我的东西吗。我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还以为再也找不到它了呢,为此我伤心了好久呢。如今找到了,那真是太好了。”

说着,她伸出手想要从他手中拿过来。

可沈蕴却没有松手,他冷冷地看着她,“你不是说这东西被你掉在外地了吗?”

据他所知,姜央从来没有去过那个地方,所以她不可能是在那里捡到这东西。

“我……”

乔诗雨一时语塞,面色忽明忽暗,许久,她才搪塞道:“我也忘了到底是掉在什么地方了,或许我当初拿回来了,蕴哥哥,我记不太清了。但现在找到它了,这肯定是老天爷冥冥之中在祝福我们,我们应该高兴。”

沈蕴心底一片失望。

事到如今,她竟然还在编造谎言。

难道她以为他真是傻子,看不出她的敷衍吗?

想到往昔对她的照顾、呵护,沈蕴自嘲一声,这么多年,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瞎子啊!

他居然会把乔诗雨错认成当年那个女孩!

他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嘴巴子。

在恨恨地攥了几下拳之后,他猛地冲向乔诗雨,用力地掐着她的脖子,逼问道:“说,当年到底是谁救的我!当初又是不是姜央把你逼走的!”

乔诗雨被他吓坏了,感觉到死亡的逼近,当即再也不敢撒谎了。

“是姜央,是她救的你,我只不过是想让你感激我,才骗你说是我救的你。后来,姜央知道我骗你,想让我告诉你真相,我不肯,她才打我,然后逼着我离开。临走前,我求她不要告诉你真相,让我体体面面地走,她答应了。”

沈蕴整个大脑“轰”的一下。

真相居然是这样……

他果真是错怪了姜央。

她一个人竟然默默承受了这么多,而他那时候做了些什么呢?他把所有的错都推到她身上,还觉得她是个贪图富贵的卑鄙小人,对她百般侮辱,可她从不为自己辩解一句。

她总是淡然地面对这一切,但被心爱的人污蔑,她的内心该有多么痛苦啊。

脑中蓦然想起舅舅曾说过的那句话,“沈蕴,你不要后悔。”

沈蕴再也控制不住,失声痛哭。

他后悔啊,他好后悔不曾善待姜央。

明白此时一切都无法挽回,乔诗雨彻底撕下了自己的伪装,她得意地看着他,嘲讽道:“我只是跟你说了个故事,你便信了我,能怪谁?还不是怪你自己,是你不分青红皂白,非要相信我的。呵呵,傻子。”

沈蕴心口剧痛。

他沙哑着嗓音,问,“那你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没的?”

“我的孩子?”乔诗雨肆意地冷笑着,“呵呵,我何曾有过孩子。沈蕴,那都是骗你的,我不过是拿了一张假的B超单给你看而已,其实一开始我就想利用那个孩子,让你彻底对姜央失望。”

瞧着沈蕴越来越苍白的脸,乔诗雨越发的得意,而后像是想起什么,说,“哦,对了,还有在高斯亚会场。其实我是自己跳下水的,根本就不是姜央推的。不过你不相信啊,你那么护着我,而她,啧啧啧,好可怜啊,被人生生地把肚子里的孩子弄没了。我记得当时她的肚子都特别大了,后来我听说还是个男孩呢,可惜……死了。”

说到最后,她猖狂地笑着,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沈蕴胸腔越来越痛,一口血猛地喷了出来,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走了,颓然地缩成一团。

姜央,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啊。

我不仅害了你,还害了我们的孩子。

我罪该万死!

姜央,你肯定是不会原谅我的吧。我居然错信了乔诗雨这个女人的话,将你伤的那么深。

我好后悔啊。

就在这时,刘达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对着沈蕴说,“沈总,我们从夫人之前输的液中检测到了一种物质,是有毒的。”

闻言,乔诗雨面色一变。

终究是事情败露了。

她彻底地完了。

“哈哈哈。”她忽然大笑起来,整个人陷入疯魔状态,“沈蕴,你啊,就是个傻子,被我耍得团团转。即便现在知道真相了又怎么样,姜央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她注定要死,而你后半生就在后悔和遗憾中度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