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薄情帝少靠边站时易黎慕然小说

文章目录

耽美小说网这里提供小说薄情帝少靠边站,该小说的男女主是时易黎慕然,小说节奏紧凑,内容精彩,时易黎慕然小说章节精彩节选:霓虹灯的光彩依旧,闪了黎慕然的眼睛,刚从黑暗中出来,她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眼睛。手还未放下,一双白色的鞋子映入眼帘,明明是暴雨交加的天气,这双鞋子却一尘不染,实在让人意外。

《薄情帝少,靠边站》精选内容:

黎慕然洗完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又小心翼翼的处理了伤口,等她忙完这些,已经快要午夜了,她睡在了员工宿舍,睡眠环境很舒服。

但是心理上却是忐忑不安的,晚上发生的那件事情,恐怖依旧历历在目。

那种心境恐慌到心脏好似要跳出来的恐惧,还是时不时的在他的心头萦绕,刺激着她,令她心神不宁。

她睡不着,应该说现在根本就没法安然入睡,辗转难眠。

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依旧睡不着,黎慕然打着哈欠坐起来了,脚上的伤已经上了药,缠了纱布。

疼痛虽是还有些,不过已然缓解了不少,她双手抱膝,埋头,整个人小小的蜷缩在墙角,在黑暗中,终于控制不住泪水了。

她上辈子到底是犯了什么错,这辈子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她遭遇的都是什么事啊,从十三岁那年,她就饱受那个变态继兄的骚扰。

特别是最近这几年,想起那些事情,心痛到极点的时候,黎慕然咬住了手,无声的呜咽着,掺杂着血腥味,那是她的血。

哭着哭着,疲惫似乎伴随着泪水也流出去了,明明身心俱疲,她还是不打算再睡觉了。

黎慕然的最后一顿晚餐是在早上,学校旁边的小吃店,吃的很少,勉强填肚子。

而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了,饥肠辘辘的黎慕然不是超人,摒弃了紧张的情绪,整个人突然放松之后,她的肚子也放松了,闹腾个不停。

旁边的桌子上有二百块钱,是刚刚那个服务员留下来的,说是给她明天回学校的车费和餐费。

黎慕然摸索到钱之后,便穿上鞋子离开了员工宿舍,酒吧快打烊了,热闹的氛围渐渐冷清下来,剩余的三三两两醉醺醺的人,晃晃悠悠的被友人搀扶着离开,明明醉的都睁不开眼睛,还在嚎着没喝醉,胡言乱语。

霓虹灯的光彩依旧,闪了黎慕然的眼睛,刚从黑暗中出来,她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眼睛。

手还未放下,一双白色的鞋子映入眼帘,明明是暴雨交加的天气,这双鞋子却一尘不染,实在让人意外。

是谁?

黎慕然的眼睛渐渐的适应了那耀眼的灯光之后,她试着缓缓的放下了眼睛上的手,视线从那双白鞋往上,黑色的西装裤,白色的男式衬衫,锁骨间一根白金的链子熠熠闪光,衬托着此人高贵的气质。

再往上,黎慕然的视线停在那男人的喉结处。

“故意的?”那个男人发出了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黎慕然瞬间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小巷里的那个傲娇的男人。

这一刻,黎慕然迫切的抬头,视线如那跳跃的光线,直直落在了面前这人的脸上。

原来不仅是背影杀手,正面比反面更有吸引力。

这个人通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警告,高挺的鼻梁,刻画般恰到好处的深刻的脸,半睁的眼睛亦可让人不由自主的沉入他眼底的深邃,透着一股子邪气,如同地下一方清澈却深不见底的潭水一般,一旦踏入,生死未卜。

“肤浅。”

一句低声的呵斥,拉回了黎慕然神游的心思。

“你有病?”这个人干嘛每次开口都用这种让人反感的语气,噎死人不偿命……

“谁有病不是一目了然。”

被怼了,黎慕然轻蔑的视线扫过时易的脸,眼神中是满满的不屑之意。

“当然是你有病。”黎慕然不依不饶。

“让开。”

黎慕然抱胸,裹了裹衣服,立在原地,纹丝不动,她高傲的昂起下巴,气势上丝毫不想输给这个陌生人,这个让人不爽的男人。

“那么多的路,你非得走我面前这一条?我看你才是故意的!”她企图跟时易理论。

因为此时黎慕然滋味人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分明就不是出口,而且她是靠着墙站的。

正当两人对峙不相上下的时候,冷不丁的,一只手伸了过来,黎慕然躲闪不及,手腕被那人牢牢的抓住。

不知所措的黎慕然用力的想甩开时易的手,整个人却迫不得已的被时易的一股力道牵着往出口的方向走。

“你干嘛?”她不是没见过流氓,霸王硬上弓的,在这酒吧里她见的多了,正是因为见的多了,黎慕然才害怕。

“……”时易沉默。

“你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

刚刚还在指责她是故意的,那嫌弃她的不屑目光历历在目,现在怎么还拉着她走了?这个人到底要带她去哪?

脑子有病吗?

黎慕然很慌,她这是刚逃离狼窝没多久,现在又要入虎口了的节奏吗?

她这两天到底是招惹了那路神仙了?怎么这么倒霉。

“喂,你能别抓那么紧吗?我真的不是故意出现在你面前的,我只是来找我的朋友,请你别自作多情好吗?”

时易轻声吐露出两个字:“虚伪!”

好脾气被磨的差不多了,黎慕然不想礼貌对待一个不礼貌的人。

“说谁虚伪呢你,你这个人是个自恋狂吗?我对你真的没有兴趣好吗?你松开,我要去找我朋友,我朋友见不到我,会报警的。”

“那就报警好了。”

什么叫就报警好了?他爹是天王老子还是地主?这么嚣张?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何必纠缠于我。”

男人忽然停了下来,侧头,手上的力道不减反增,将黎慕然抓的死死的。

他的嘴角升起了一抹诡异的笑,这个笑容令黎慕然后背顿时一阵冷汗,毛骨悚然。

“不认识?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叫时易,认识了。”

说完,黎慕然被时易拉着出了酒吧的最后一道门。

扑面而来的狂风裹挟着暴雨悉数砸在黎慕然的脸上,欲出口的话语被这狂风彻底堵了回去。

雨水打的黎慕然眼睛都睁不开,看不到方向,彼时的黎慕然如同海浪滔天中一方飘荡的船,而时易就是那掌舵人。

时易坐到跑车边,门已经开了,副驾的男人一脸暧昧的笑,对着黎慕然。

“刚刚是谁说不感兴趣的,这才多久啊,就到手了,哥,看来我还不应该笑话你的。”

“滚到后面去。”

“哎,好嘞,祝你们生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