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刻骨宠婚你好傅先生傅叙安顾清沅小说

文章目录

耽美小说网这里提供小说刻骨宠婚你好傅先生,该小说的男女主是傅叙安顾清沅,小说节奏紧凑,内容精彩,傅叙安顾清沅小说章节精彩节选:顾清沅摸着手机,手机卡已经换了三年前的那张,手指滑动着屏幕,按了个号码。“朝朝,朝朝,是你吗?”顾清沅听着熟悉的嗓音,嘴角微微上扬:“是,我的叶欢女士。”“你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整整三年没联系我。

《刻骨宠婚:你好,傅先生》精选内容:

杨宁程看着放在一边的检查报告,脸色认真起来,翻阅着各项报告。

顾清沅完了一局游戏,过去他旁边:“杨医生,干嘛这么认真。”

杨宁程直接举起顾清沅的右手,查看了下:“最近复健还算努力,这样持之以恒,保持下去,右手肯定会像以前一样。”

顾清沅没说话,看了眼杨宁程:“都是玩拼图练的。”

“你最近有没有偷穿高跟鞋?不要任性不听话,要好好吃饭,你看检查出来又是贫血严重,好多项检查都不符合要求,你自己也是个医生,能不能好好养养身体,也不要去劳命忙工作,你的身体稍微高强度的工作不适合。”

顾清沅一听杨宁程这位好医生又开始数落自己不听话的病人

她只能打断:“好啦,师哥,我保证以后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照顾身体,好不好?”

杨宁程一遇到自己照顾小学妹,就连自己都唾弃自己的啰嗦:“师妹,你如果真有那么听话就好了,听我的话,休假一段时间养身体。”

顾清沅遇到啰嗦的杨宁程就头疼:“师哥,我都养了三年了,现在各项指标都有很大好转,最近只是有点苦夏,指标有所下滑,我保证。”

杨宁程看到顾清沅举双手保证才罢休。

顾清沅拿着一大包药从医院离开。

回公寓拿了两套衣服,估计明天下午也就回来了,就简单收拾了一下,去车站。

青城到邺北三个钟头的车程,在动车上,坐的也不舒服,右手微微开始发麻。

顾清沅蹙了下眉头,按照杨宁程的方法按摩着右手的经络,疼痛稍微缓解

又过了1个钟头,到达邺北。

三年没回来,顾清沅坐在出租车内,望着窗外的房屋建筑,有点陌生又熟悉。

这个承载着她24年时光的城市,依旧美丽又繁华。

顾清沅直接让司机去了豪汀酒店,拿着三年未用的银行卡定了房间,放好行李。

连衣服也没换,直接躺在床上睡觉,这一路太消耗体力了。

这一睡,直到华灯初上才幽幽转醒。

顾清沅摸着手机,手机卡已经换了三年前的那张,手指滑动着屏幕,按了个号码。

“朝朝,朝朝,是你吗?”

顾清沅听着熟悉的嗓音,嘴角微微上扬:“是,我的叶欢女士。”

“你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整整三年没联系我。”

顾清沅都电话里就能感受到叶欢在另一头张牙舞爪,上蹦下跳的样子,青春活力得让人羡慕。

听了叶欢念了好久,顾清沅才打断:“大小姐,我现在在豪汀酒店315房间,快点带我去吃饭。”

另一头的叶欢开心得眼睛都亮了,连忙挂掉电话,开始往身上穿衣服。

叶欢这边,谭彦一看到自家的女朋友风风火火的样子,“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叶欢忙着化妆,随便敷衍他:“今晚我不回来了,亲爱的,你早点睡哈,不用等我啦。”

谭彦一看到一旁很有兴致挑着衣服的叶欢,心里不爽了

已经晚上7点多了

这时候同居女友打扮的漂漂亮亮出门,心里肯定有疑惑。

“不说清楚就不许走。”在叶欢眼里,谭彦一一向是乖巧可爱的男朋友,什么时候这么硬气了。

叶欢不由得愣了一下,想着解释清楚:“是朝朝刚才打电话给我了,现在在豪汀酒店等我,乖,我去去就回,啵~”

说完,还送了个香吻给一头雾水的谭彦一,等到谭彦一回过神来,叶欢已经拿着爱马仕限量款包包,开着座驾赶往豪汀酒店。

谭彦一回神,朝朝回来了,清醒后也穿戴整齐去了经常聚会的盛世。

盛世建在邺北的黄金地段。

耗时三年终于建造完毕,是上流社会的销金窟,里面各种娱乐大型场所,应有尽有,这时间点正是夜生活的开始。

今天,盛世的员工们都端着脑袋侍候着

盛家那位小祖宗在12楼举行生日派对,邀请了邺北的几大巨头。

盛世的经理心里那个紧张,就怕一个服务不好,吃不了兜着走。

谭彦一来得最晚,盛家小祖宗盛九行就一定要灌谭彦一酒:“彦一,你这个薄情寡意的,今天我的生日,你来的最晚,之前打电话约你,被你家叶欢一顿痛骂,说带坏你,怎么现在叶欢终于舍得放你出来了。”

盛九行从小就是这帮人里最闹腾的一个天天被他老爹盛首长用皮条打得上蹿下跳,就是不长记性。

谭彦一一瞧,哥们儿几个都到了,便自罚一杯。

盛九行一看谭彦一着斯文样,恨铁不成钢:“瞧你这样儿,被叶欢这丫头拿捏得死死的,今天不会被她放鸽子了吧?”

谭彦一已经习惯盛九行每次的挑衅,他和叶欢真是冤家,每次一见面就闹。

“叶欢的小姐妹回来了,这时候就去接了。”说完,谭彦一视线转向角落里独自饮酒的傅叙安。

余西明也是这个个里面最八卦的一个,马上来劲:“叶欢的小姐妹?这汉子还有小姐妹?”

谭彦一一个巴掌甩在他头顶,疼的余西明脑袋一阵恍惚。

谭彦一眯了眯眼,欺负他可以,欺负他女人就不行。

余西明看着恩爱秀一脸的谭彦一,识趣地坐到一边点了一只烟。

盛九行也是好奇:“谁回来了?该不是……”话没说下去,抬眼看了角落里的男人一眼。

“对,是朝朝回来了,现在在豪汀酒店。”说完顺走一边的果盘吃了起来。

“我去。”余西明听完差点被烟呛住,“这狠心的丫头终于舍得回来啦。”

大家都把眼神投向角落里的男子。

周身环绕着清润月色一般,如此天之骄子,却走不出感情的圈子。

大家沉默地喝着酒

角落里的傅叙安一杯82年的拉菲入口,听到这个名字什么反应也没有。

自顾自的品酒,但还没过两分钟,直接起身大步向外走去。

盛九行看到傅叙安的背影,不由得笑出声:“我以为他过了三年定力会好点,没想到呀没想到,不到3分钟,就又去找他的白月光去了。”

爱情真的是个很玄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