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尝遍剜心之痛全文小说纪思晚谢行朝免费阅读

谢行朝就这么在门外看着病房内的纪思晚。“行朝。”苏茵茵娇弱弱的叫着谢行朝的名字。

谢行朝转过身,看着处理好伤口的苏茵茵,试探的问

道:“你真的只是去看过纪思晚的妈妈,并没有做别的?”

苏茵茵愣了一下,随即解释道:“是,我是去看过纪妈

妈,但只是单纯的看看而已,纪妈妈的死跟我真的没有任何

关系啊,”

看着谢行朝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苏茵茵嘴角一撇娇滴滴

的说道:“行朝,我怎么会骗你,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

情。你相信我的对吗?”

谢行朝脑子里面回忆起了以前的苏茵茵,那单纯的模样

跟眼前的苏茵茵重合在来一起,谢行朝心中的那份狐疑,彻

底的被打消了。

察觉到谢行朝的眼神恢复到了平常的神色,苏茵茵这才

笑着上前,挽着谢行朝的胳膊,说道:“走吧,行朝,咱们回

家吧,我的脸好疼啊!”

谢行朝看了一眼病房里面纪思晚的背影,把手放在门把

手上,就这么寂静了一会,谢行朝还是回过头跟苏茵茵一起

回到了谢家。

外面的天色渐渐变成了黑色,漆黑一片的病房里面,忽

然响起了一阵光亮。

原本放在手边的电话,疯狂的响了起来,纪思晚看着屏

幕上显示着‘爸爸’的字样。

按下接听键,纪爸爸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小晚啊,

你什么是带着行朝来家里吃饭啊,你说你这个孩子,你们都

交往了这么久了,也是时候该见见家长了,你这个孩子一点

都不着急啊!这可是你的婚姻大事啊!”

听着纪爸爸有些唠叨,但却无比温柔的话语,纪思晚的

泪水就这么掉了出来。

点点头,纪思晚笑着说道:“爸爸,我问问行朝哪天有时

间,我们就去。”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纪爸爸又开始叙说着一些家常理短,

纪思晚从来不知道那些平日里面琐碎的小事,现在看来竟然

尤为的珍贵。

纪妈妈平时的一言一行,谢行朝没出事之前对纪思晚的

一切,现在都显得那么重要。

纪思晚跟纪爸爸回忆着过去,泪水也随着回忆一点点的

加剧。

这些曾经美好的记忆,现在像是一把刀一样,又将纪思

晚扒皮抽筋了一遍。

夜伴随着纪思晚的回忆和哭声越来越深。

第二天一早,正满心欢喜打扫卫生的纪爸爸接到了纪思

晚的电话。

“小晚,今天不是你和行朝订婚的日子吗?你们什么时候

到呀,我好去买菜做饭啊!唉,你说你妈这个人,今天这么

重要的日子,竟然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小晚啊,你一会回来

跟行朝一起去找找你妈妈。你说这个老婆子,有事出什么门

啊!”

听着纪爸爸既高兴又略带埋怨的语气,纪思晚鼻子一酸

眼泪差点掉下来,不过纪思晚硬生生的将眼泪憋了回去,毕

竟今天还有大事情要办。“爸……”纪思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声音,温柔的说道:“爸,今天咱们不在家里吃了,咱们去畅春园吃。”“畅春园?”纪爸爸一愣,不过随即乐呵呵的说道:“行,

毕竟今天是你跟行朝的大日子,咱们应该吃点好的。”

“那,爸你在家等我,我去接你好吗?”纪思晚强忍着要掉

下来的泪水,温柔的说道。

“好,那爸爸在家等你。”纪爸爸简单的答应了一句,随后

挂掉了电话。

纪思晚挂了电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又检查了一下要

带的东西,确定没有任何的遗漏之后,纪思晚打了辆车直奔

纪家所在的小区。

刚进小区门口,一道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身影挡在了纪

思晚的面前。

纪思晚眼神微变,但并未停下来的前进的脚步。

被无视的谢行朝上前一步拦在了纪思晚的面前,用力的

攥紧了纪思晚的手,说道:“你果然有了逃走的心思,纪思

晚,我告诉你,我不允许你逃走,更何况你还要带我儿子逃

走,纪思晚,你休想。”

纪思晚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就这么看着谢行朝说

道:“谢行朝,你儿子现在在我肚子里面,只有我有权利决定

她的去留,决定这个孩子在哪。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谢行朝见过各种各样的纪思晚,撒娇的,哭泣的,卖萌

的,但是现在这么平静的纪思晚,谢行朝还从见过。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纪思晚,谢行朝的心里面,忽

然有一种要失去她的感觉。

心里一紧,谢行朝攥着纪思晚的手就更紧了:“纪思晚,

你必须跟我回去,如果你乖乖跟我回去,就只是接受惩罚。”“不可能。”

纪思晚张口就咬在了谢行朝的手上。

谢行朝吃痛手下一软,纪思晚猛地推开了谢行朝,成功

的逃脱了谢行朝的限制。

果断的后退了几步,直到退到一个跟谢行朝有一个安全

的距离,纪思晚才说道:“谢行朝,我不可能跟你回去,即使

回去,我也必须看我父亲一眼我再走。”

说完,就快速的跑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拿出钥匙,打开门,纪思晚开口就喊道:“爸,你……”‘出来’两个字被地上的血迹和空中弥漫着血腥味彻底的堵

回了纪思晚的嘴里。

纪思晚顺着地上的血迹,一点点的走到屋内,来到里屋

的时候,纪思晚看到了血肉模糊、早就没有了气息的纪爸

爸。

“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嘶吼声,从纪思晚的嗓子里面发出来

了。

伴随着嘶吼声的还有纪思晚跪在地上的声音。

晚了半步,赶来的谢行朝,听见纪思晚的声音,连忙走

进了屋里。

想要抱住纪思晚,但却被纪思晚猛烈的推开了。

“是你对我爸做了什么对不对!”纪思晚双目赤红,嘴里大

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指着谢行朝嘶吼道:“谢行朝,是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