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齐妃云你不该活着小说南宫夜齐妃云目录阅读

“属下不敢!”

汤和不敢转身,齐妃云看到桌上的点心,走去拿了一块,来的时候吃的不错,折腾的她都累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过午了。

看齐妃云一手接着点心掉下来的渣,一手捏着点心吃,南宫夜明眸几分探究,给他看的?

“什么事?”

南宫夜虽然问的事汤和,但目光却是对着齐妃云的,只是齐妃云没看到也不在意。

吃了一块觉得好吃,又来了一块。

一旁有水,倒了一杯水,端起杯合了一口,继续吃点心。

“拿来,本王尝尝。”

齐妃云没反应,根本没想过南宫夜跟她说话,汤和也奇怪,转身回答南宫夜的时候,才看到齐妃云正自顾自吃点心。

汤和也是一阵无语,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吃。

“本王让你把点心端来。”南宫夜沉着脸,想吃没人离,把惹怒了。

齐妃云压根没管他们的事,继续拿了第三块咬了一口,这次南宫夜可真是怒了:“汤和,把糕点扔了。”

汤和怔住,齐妃云此时才转身看南宫夜,想到一块点心都不能吃,也不在吃,剩下的半块放回去,不是就是。

但她这一动作,反倒让南宫夜更加气结。

“跟本王过不去?”南宫夜没来由的怒了。

齐妃云想了想,看了眼偏殿门口,迈步想走。

“站住。”

南宫夜就想到她要走,我了一把手,过去没发现,这丫头脾气这么不乖巧,一言不合就要走。

他身子不爽,她是故意的!

汤和为难,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按说以往王爷最不愿意的就是看到齐妃云,如今总觉得有点怪异。

齐妃云停下,转身看去:“王爷,我只是路过此处,我并未进来,是你的人把我抬进来的,一我不会滚,二我吃东西,王爷看不惯,走就是了,何必大动肝火闹不愉快,伤身呢?”

“你还知道本王伤身?”南宫夜的气息稍稍好了一些,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看向汤和:“什么事?”

“王皇天后差海公公来了。”

汤和回道。

齐妃云想起前些日子组训的事情,怕是来问这件事的。

“请海公公进来。”

“是。”

汤和出去,南宫夜说道:“你先别吃了,前些日子,让你背的组训可背会了?”

“嗯。”

齐妃云眨了眨眼睛,又想了一下。

南宫夜叹息:“过来吧,本王一会儿会搪塞过去,你今日留在本王这里背熟,明日再给海公公背。”

“不用了。”

齐妃云淡淡道,跟着南宫夜背,还不得累死,好在她都会。

“真是不识好歹,一会看你怎么办?”南宫夜说完门口汤和带着海公公已经进来。

海公公拂尘一甩,抱拳道:“老奴给夜王,夜王妃请安了。”

“海公公客气了,汤和,拿来……”

南宫夜说着,汤和已经拿了一些银子给海公公了,海公公笑的合不拢嘴,谁不喜欢金银珠宝,能得到王爷的赏赐,实属不易。

“老奴谢谢王爷了。”

“海公公不必客气,尽管收下。”

“那老奴就多谢王爷了。”

说完海公公把东西收好,看向齐妃云,这才说明来意。

“夜王,老奴今日来,是奉皇太后的旨意,来查收夜王妃背组训一事的。”

南宫夜朝着齐妃云那边看去,恨铁不成钢,正想说什么,齐妃云说道:“有劳海公公了,海公公可是要看着本子对照?”

“不必了,老奴从皇上开始,皇子们都是背过的,就是夜王也是老奴听的,夜王妃尽管放心便是。”

“那我开始了,有劳海公公。”

齐妃云客气了一番,张口就来:“想我大梁国开国以来,历代……”

汤和看着出神,海公公则是微微点头。

而从头到尾,齐妃云半字不错,规整有度,不停不歇。

半个时辰不到,已经背完了。

“恭喜夜王,夜王妃,这一关通过了。”海公公笑容可掬道,齐妃云这是点头示意,也没说什么。

堂客目瞪口呆的盯着齐妃云,俨然不相信他的耳朵。

至于南宫夜,则是看着齐妃云出神。

“既然已经通过,那老奴先回去复命了。”

海公公说着要走。

齐妃云跟上去叫住:“公公。”

海公公转身:“夜王妃有何赐教。”

齐妃云含笑:“赐教可不敢,只是上次承蒙海公公的关照,心里一直惦记,也不知道公公喜欢什么,想着天气冷了,手脚容易着凉,就把家里给准备的虎皮袜套带了来一副送给公公,穿着也暖和。”

齐妃云从身上拿了一副白色的东西出来,上面带着黑色的花纹,海公公看着吓了一跳。

“夜王妃,这可是宝贝啊,听闻是齐将军在打边疆的时候遇到一只猛虎,杀了之后虎皮取下来,做了床铺的,怎么……”

“我小时候身子不好,爹给我用虎皮做了被褥,我身子就好了,但我长大了,没什么用处了,做了几副袜套给我。

原本是该孝敬皇上和太后的,但想着是我用过的,自然是不敢。

但公公放心,都是干净的,而且这一双,我都没用过。”

没用过的意味分明,是连铺都没有过,海公公自然是明白了。

“那也不舍得啊。”虽然是喜欢的不行,他这年纪大了,每天却要站在外面伺候整个晚上,滋味是只有他自己明白的,虎皮早就想陶腾一个了,但是他也没机会。

太后倒是有铺盖,但他可没这个资格。

可要是将军府用过的,就算给人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可怪罪的。

何况这看着分明就是新的,他不说,穿上后谁知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小时候给我铺床的毁了两副,要是公公嫌弃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嫌弃,怎么会嫌弃,老奴只是不敢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公公,那日我在圣祖殿,是公公在门外守着,殿内炉火烘烤,我自然暖和,膝盖下还有垫子,可是公公却在外面挨冻,我想起都于心不忍。”

海公公听了这番话心里倒是暖了,仔细打量齐妃云,过去觉得是很鲁莽,不过自从嫁进了夜王府,性子倒是沉稳了许多。

想来还是夜王的功劳。

“那老奴谢谢夜王,夜王妃了,这袜套老奴收下了,老奴急着回去复命就先走了。”

“公公慢走。”

齐妃云客客气气的把人松了出去,汤和心下也是一阵激动,如此下去,夜王才有机会。

汤和去送,很快回到偏殿,而且十分高兴。

“王爷,王妃。”

“嗯。”

南宫夜此时还在疑惑,这人真的会变?

“海公公刚刚留下一句话。”

汤和十分高兴,齐妃云也不例外,做人做到海公公的这个位置,只要你投其所好,拉拢一个人,其实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