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蘑菇头不断地撞开宫口h|她解开了我的衣衫

翌日,张春华收拾行李,对郑秀秀嘱咐道:“秀秀,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刘叔会好好照顾你的。”

郑秀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羞红着脸点了点头。

没和刘志刚结婚的时候,对于公司安排的出差,张春华是能不去就不去,因为她不放心郑秀秀一个人呆在家里。

而现在有了刘志刚照看,张春华也放心。

她出了门,留在家里的刘志刚和郑秀秀对视一眼,彼此都各怀心事。

张春华和刘志刚结婚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但郑秀秀依旧没有改口叫他爸爸,这总让她感觉有些奇怪。

家里有了男人气,不光是张春华,郑秀秀也很开心。

她的生命中缺少父亲的角色,因此才会对依旧高大健壮的刘志刚产生非同寻常的想法。

她压抑着内心的渴望,尽力将刘志刚当成一个长辈去尊敬,可是每当看着他赤膊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心脏还会砰砰直跳。

水珠顺着刘志刚的身上滑下来,他将毛巾搭在后背,对郑秀秀说道:“我洗完了,你也快去洗澡吧。”

说完,他走到厨房边儿上忙活。

郑秀秀快高考了,每天都要复习到很晚,刘志刚要给她准备一些宵夜。

他单了这么多年不是白单的,做饭的手艺一点不输张春华,郑秀秀更喜欢吃他做的饭。

“嗯。”

郑秀秀走进了浴室,张春华家里就这么一个浴室,设置在一楼,洗澡的时候整个客厅都能听见哗啦啦的水声。

刘志刚看着毛玻璃上倒影的郑秀秀的侧影,曲线令人遐想连篇,暗暗在心中勾勒她动人的身材。

他吞了吞口水,及时止住这有些危险的想法,专心做起饭来。

“啊!”

突然,浴室里传来了郑秀秀的一声尖叫,刘志刚赶忙跑过去,焦急地问:“怎么了秀秀?”

“刘叔……地上太滑了,我摔倒了,腿动不了。”

刘志刚心里着急,可别摔出个好歹里,干脆直接打开了门,眼前的场景让他一愣。

郑秀秀吹弹可破的肌肤被水汽蒸的粉红,小脸儿上也染上一丝诱人的粉红,清纯中带着几分诱惑。

他瞬间有了异样,郑秀秀传来一声痛呼,才拉回了他的思绪。

他蹲下身,打横抱起郑秀秀,郑秀秀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两人的肌肤贴在一块,郑秀秀感觉自己的腿似乎都没有那么疼了,反而是身子烫的不行。

刘志刚将郑秀秀抱到了沙发上,拿过她一只脚踝,仔细查看,眉头紧皱:“看起来好像是肿了,我去拿点红花油给你擦擦。”

“谢谢刘叔。”

刘志刚很快拿来了红花油,现在揉搓在自己的掌心里,然后轻轻覆上了郑秀秀的脚踝,缓缓揉捏着。

他的手法很轻柔,生怕弄疼郑秀秀一样。

揉着揉着,郑秀秀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红润。

刘志刚是木匠出身,手上的力气很大,和郑秀秀娇嫩的皮肤摩擦着,带来一种痒痒麻麻的感觉。

郑秀秀忍不住嘤咛一声,不小心泄露了一丝声音。

刘志刚心中一动,手上的动作不停,偷偷抬眼打量郑秀秀。

她的两条长腿都暴露在空气中,又长又直,像是两根筷子一样,刘志刚第一次看见就连脚趾都生的粉润可爱的人。

郑秀秀长得实在漂亮,这种清纯中带点妖娆,是个男人都抵抗不了。

因此,刘志刚的心思活跃了起来。

“秀秀啊,我还没问过你。我和你妈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没有什么不适应吧?”

刘志刚一边说着,一边更加温柔地抚摸着郑秀秀的小腿。

她的肌肤如同一块嫩滑的豆腐,让人爱不释手。

“刘叔,你说什么呢,我当然、啊,我当然没有不适应啊。你能和我妈妈在一起,我也很开心。”

她真心为母亲找到归宿感到开心,同时也庆幸自己能够近距离接触刘志刚。

她对刘志刚有一种莫名的崇拜,来源于小时候对于父爱的缺失,也来源于长大后对于情事的渴望。

刘志刚介于父亲和男人之间的角色,让她深深地被吸引。

此刻,郑秀秀小脸通红,心里有几分羞涩。

她伤的明明是脚踝,刘叔怎么碰到了她的大腿?好害羞,可是这种感觉好舒服啊……

不知不觉,刘志刚的大手已经到郑秀秀白皙光滑的大腿。

郑秀秀挣扎了一下:“刘叔,我这里没受伤!”

“别动,我一起帮你看看,万一有擦伤呢?”

刘志刚嘴上找着借口,手上的动作可是没停。

青春的郑秀秀就像一只鲜嫩水灵的蜜桃,任君采劼,这让刘志刚心头火热。

红花油的味道弥漫在两人的鼻尖,但却掩盖不住那越来越暧昧的气氛。

郑秀秀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很麻、很痒,她是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这种感觉陌生、新奇。

再加上对象是刘志刚,更增添了不一样的感觉。

郑秀秀扭动着娇躯,她看着刘志刚越来越火热的眼神,她知道,再这么下去就要出事儿了……

好在这时,灶台上的水壶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刘志刚的动作。

他起身去关掉水壶,郑秀秀也趁机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只是心脏还砰砰直跳。

她在心里告诫自己,和刘叔走这么近是不对的,毕竟他是自己名义上的继父,可是……

郑秀秀挣扎着,同时也在纠结着。

浴室事件之后,郑秀秀开始刻意与刘志刚保持距离,她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做出了对不起母亲的事情。

两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安无事地相处了三天,直到有一日,刘志刚酒气醺醺地回到了张春华家。

他一进门,蹬掉了鞋子,嘴里大声喊着:“春华,春华?!”

刘志刚没有开灯,抹黑打开了卧室的门。

他喝多了酒,满脑子都是张春华丰满的身子,此时有些难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