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强制性进入警花深处|再咬近紧一点小妖精

郑秀秀被刘志刚抱在怀里,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她的衣服已经被刘志刚撩到了半腰,露出一半白皙的腰身。

那双火热的大手在自己身上,带来阵阵麻痒的感觉。

“刘叔……”

刘志刚贴着她的耳朵诱哄:“乖,刘叔告诉你该怎么做。”

郑秀秀一咬牙,彻底任由他为所欲为。

就当刘志刚以为自己即将得逞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张春华的声音。

“老刘?老刘?”

张春华醒来后见刘志刚不在床上,心里奇怪,叫了几声没人答,便以为他是回自己家去了。

她哪里知道,刘志刚正躲在她女儿的房间里胡天胡地!

听见母亲的声音,郑秀秀一下子清醒过来,推开了刘志刚,小声说:“刘叔,你快回去吧。”

这可是母亲的情人,她怎么可以这么做?!

若是被母亲发现她和刘叔勾搭在了一起,这个家岂不是要散了?

郑秀秀后怕不已,刘志刚也是老脸一红,渴望渐渐退了下去,暗骂自己畜生。

“秀秀,你原谅刘叔,刘叔一时鬼迷心窍!”

郑秀秀红着脸点点头,她不怪刘志刚,甚至对于他的抚摸心中还是有些欣喜的。

可张春华,是横在两人之间的一套鸿沟,巨大的年龄差也无法跨越。

她没法真正和刘叔做什么,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可是背德啊!

刘志刚在郑秀秀房间里躲了一会儿,在听到张春华关门的声音,才赶忙穿好自己的衣服回到了家中。

他暗骂自己不是人,竟然对只有十八岁的郑秀秀也想要下手,冷静过后,开始重新思考起三人的关系。

对于张春华,他是有感情的,也舍不得断开。

郑秀秀对他也有这同样的吸引力。

他心烦意乱,干脆断了和郑秀秀在网上的联系,也减少了和张春华见面的次数。

郑秀秀这几天有些魂不守舍,连同学叫她出去玩都不去了,每天做完作业便紧紧盯着手机。

老刘为什么还不联系她?

难道是对她厌倦了?

她点开手机相册,那里保存着自己和老刘的聊天记录,还有一些老刘发给她的照片。

她看着那雄伟的资本,小脸一红,不禁又想到了那天和刘叔在房间时的场景。

刘叔也是这样的火热……

她嘤咛一声,熟悉的浪潮涌上了身体。

郑秀秀尝试着给老刘发了无数次的信息,全部都石沉大海。

她安慰着自己,也许老刘是现实中有工作要忙,所以无法回复她。

或许再过不久,老刘就会找她了。

另一边,张春华也很疑惑于最近刘志刚的冷淡。

她甚至主动去找刘志刚,都被拒之门外。

女儿的状态也不太对劲,经常神游天外,对着手机发呆,这让张春华起了疑心。

难道女儿恋爱了?

她有些不放心,因为是单亲家庭,在教养方面张春华比一般的家长要更加注意,毕竟就郑秀秀一个女儿,生怕她被人骗了。

这天晚上,她趁着郑秀秀睡着,偷偷翻看了她的手机。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可不得了。

张春华颤抖着手指翻看相册,里面一张张都是郑秀秀的秘密照片,甚至还有一些男人的照片。

她如遭雷劈,女儿竟然被人哄骗着发出这种照片?!

她可还是个清白的姑娘家啊!

震惊过后,一阵愤怒涌上了张春华的心头,她很郑秀秀不好好爱惜自己,随随便便就给其他男人看光!

“你给我起来,说,这是什么?!”

张春华将女儿摇醒,手机摔在了她的面前。

郑秀秀迷迷糊糊地看了眼屏幕,顿时彻底清醒了。

她慌了神儿,母亲怎么可以翻自己的手机呢?

“妈,你听我解释,我……”

“啪!”

张春华一个巴掌拍在了郑秀秀的脸上,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我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给别的男人糟蹋吗?”

“你爸没得早,我辛苦拉扯你长大多不容易,为什么不珍惜自己?被男人三言两语就骗地晕头转向,拍这么不要脸的照片!”

张春华拉扯着她,郑秀秀一边哭一边让母亲不要生气,张春华看着那些照片,更加气急败坏。

“你怎么这么不知羞耻啊,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

母亲的叫骂,拍打,让郑秀秀羞愤不已的同时,心中生出一股不服气。

她口不择言地回怼:“你可以和刘叔,难道就不能让我交男朋友吗?!”

此话一出,母女两人都愣住了。

张春华指着她,不敢置信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和……”

“你俩天天在房间里私会,我想不知道都难!”

郑秀秀说完就后悔了,张春华沉默不语,红了眼眶。

“妈,我不是故意偷看的,你不要生我的气……”

完了,她原本打算不说出这个秘密,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捅破母亲的情事,岂不是让母女的关系变得更僵?

郑秀秀着急地解释道:“妈,你听我说,我不怪您,我觉得刘叔挺好的,你俩在一起我也很支持……”

她说着说着,不禁流下了眼泪,母女俩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妈……”

张春华离开了郑秀秀的房间,在女儿面前难堪到了极点。

郑秀秀冷静过后,狠心删掉了老刘的微信。

她不能再让母亲继续伤心了。

张春华整晚没睡,她想到女儿的话,心中不禁有些愧疚。

是自己的工作太忙,平时疏忽了对郑秀秀的管教,甚至还让她看见了那么羞人的事情……

是她没有给郑秀秀做好榜样。

女儿走上歧途,一半有她的责任。

张春华翻来覆去地想了一宿,最终下定决心和老刘断开这种不正常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