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天降姑爷混仕途花前月下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他们当奴才的都知道偷学可耻至极!

姑爷今日死定了!

“正是,老夫今日来……”

唐教谕刚开口,一直压制着怒火的孟高歌便开口大骂:“姜星宇!你竟这般卑鄙无耻!你顶着孟府姑爷的名头,在外屡屡生事,行若狗彘!丧气失节!你竟还厚颜无耻地活在世上!你简直就孟家之辱!姜家之耻!像你这般蝇营鼠窥,简直无耻之尤!”

“孟公子……”

孟高歌如此气愤,唐翰一愣,正要替姜星宇解释,谁知孟高歌已经恼羞成怒,根本听不见唐教谕讲话。

他上前一步,拿出平日里在军营的架子,他威风凛凛自比将军,他要让姜星宇这个宵小再无容身之地,只听他指着姜星宇喝道:“我孟府待你不薄,供你吃穿,让你衣食无忧!原本以为你只是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如今你却行这等龌龊事,简直猪狗不若,你应当自裁才是,何以还有脸面苟活于世!”

姜星宇依然翘着二郎腿,淡然地看着孟高歌发挥这精彩纷呈的辱骂。他以为外头的人够尖酸刻薄了,想不得孟高歌一口一个猪啊、狗啊、鼠辈啊,成语用得溜不说,还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孟高歌如此怒气填胸,口水都快喷到他脸上,不知道的还以为姜星宇挖了他祖坟。

孟高歌气势万千地吼完,姜星宇眼尾一挑:“你能听人家把话说完吗?你这习惯不好。”

“你!”姜星宇如此恬不知耻、玩世不恭,孟高歌怒火更甚:“姜星宇!你莫不是以为有唐教谕在,我不敢将你如何?我从未见过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今日我便替天行道,免得你日后酿出大祸,殃及孟家!来人,拿剑来!”

孟高歌一声令下,一个奴仆心惊胆战地把佩剑递了过来。

孟老太太并无二话,默许了孟高歌这个举动。

“兄长!姐夫是被人陷害的,他并未偷学!唐教谕,我姐夫真是清白之身!”

孟壮志一直在旁边偷看,见事情越闹越大,吓得赶紧冲了出来。

孟老太太见状,一喝:“放肆!文大人在此,不可言行无状!”

唐教谕已脸色铁青,几欲发火。姜星宇哭笑不得,还以为孟家人已瞎,看不见唐教谕坐在此处,原来还能看得见。

孟壮志摇头:“祖母,姐夫当真是被冤枉的!他真的没有偷学!”

孟高歌眉眼一横,说了那句是人听了都万分厌恶的话:“呵!冤枉?凭什么别人不冤枉别人,偏就冤枉他?我看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孟高歌“嗖”地一声,拔出了剑,惊得佣人们连连捂住了嘴。

姜星宇稳坐着,岿然不动,他暗暗摇了摇手,白起杀气已腾起,他不拦着恐怕就要杀进来护主了。孟高歌一个区区四品的军队少卿,恐怕不够白起一只手打!

“够了!”

一声惊喝,让孟老太太和孟高歌一怔,齐齐望向拍案而起的唐教谕。

唐教谕拧眉道:“老夫今日来,是证明姜学士偷学之事,乃子虚乌有!莫要再无中生有!”

啊?

此时孟家人的脸色各有各的好看,孟高歌脸又青又白,随即转红。

孟老太太愕然:“文大人……”

“再者,此次前来,也是为了入学礼。”

孟高歌瞳孔大震,入学礼?唐教谕竟要收门生!?来孟家收?

孟老太太手里的茶杯捏不稳了,她有预感,却不甘心地问了一句:“文大人……孟府家中何人有这等福气拜入您门下?”

唐翰指了指被骂得狗血淋头的人,道:“老夫要收的是孟府姑爷,姜星宇。”

众人呆若木鸡,如同泥塑木雕看着唐翰,又看看姜星宇。此人不仅没有偷学,还被唐翰收作门生?

孟老太太回过神来,装作不在意,手却在微抖端起一杯茶,润了润喉咙,片刻后,才愕然道:“真是姜星宇?”

“正是姜学士。”

唐翰点点头,孟高歌手里的剑“铛”地落在地上,就和宋千汶的短刀一样,仿佛在嘲讽自己的主人,脸竟然被打得啪啪啪地这么响,这么痛!

可想而知,养成听人说完话的习惯,能保脸面。

姜星宇对着众人微微一笑,以示谦虚,表达不是他太优秀,是唐教谕太看得起他了。

这扬起来的眉眼,上扬的嘴角,哪有半分谦虚,明明就是得意洋洋、嚣张跋扈!

孟高歌脸色煞白,面子顿时挂不住,他后退几步,站在孟老太太身边不再吭声,方才大义凛然吧啦吧啦的嘴,如今像是有条线缝着,连呼吸都呼吸不了。

在尚文国,在子弟成为门生前,老师和家长会先会面,商定入学时间和学费之事。

唐教谕的门生,向来个个出类拔萃。唐教谕之门难入,学费也贵得惊人,一年下来,若是勤学苦练,五百两黄金还不够!

若是孟家人当了门生,孟老太太出这笔钱心甘情愿,可姜星宇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花孟府的钱!

孟老太太装作为难地道:“文大人,姜星宇的学费……”

“已经交了,老夫人勿忧,明日入学,孟家备好礼仪所需之物即可。”

唐教谕话一出口,别说孟家人目瞪口呆,姜星宇也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