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妻为上完结+番外作者:绿野千鹤

《妻为上》作者:绿野千鹤

文案:

妻为上,社稷次之,夫为轻。

戎马一生,战功赫赫,最终落得鸟尽弓藏;

宠妾灭妻,枉为良人,最后对他不离不弃的,只有这个冷落了十几年的男妻……

重生一次,景韶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过……

当抱着枕头站在房门外望天的时候,景韶握拳,本王一定要重振夫纲!

于是拍门道:“君清,我知道错了,让我进去吧!”

PS:基本上轻松无虐,HE~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宅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韶,慕含章 ┃ 配角:景琛,多福,等等好多 ┃ 其它:1v1,温馨

==================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成王景韶戎马一生,战功赫赫,最终落得鸟尽弓藏,只有被冷落了十几年的男妻慕含章对他至死不弃。

所幸时光倒回,成王在新婚当晚重生了。

什么功名利禄、江山社稷皆已不再重要,面对上辈子被伤害过的慕含章,

满含愧疚与悔恨的景韶尽力弥补前世的过错,宠他爱他粘着他,但求慕含章能对自己敞开心扉,与之相守……

妻为上,夫为轻,景韶极力为自己的王妃慕含章缔造一个安逸幸福的生活,

过程虽有波折不断,但依然不失轻松温馨的氛围,是一篇甜蜜的宠文。

成王景韶对失而复得的王妃可谓是细致入微的爱护着,又小心翼翼地担心梦醒楼空。

共享一壶桃花酿,精致舒适的小书房,贴心安排的小厮侍从……

两人的感情在日常点滴中慢慢升温。

☆、第一章 绝境与重生

宏正二十四年,冬,似乎比往年要寒冷,已经连下了几场雪,这一日才稍稍停住。

京外三十里的小道上,一匹黑马驮着两个人飞奔而过,马蹄扬起地面的积雪,待两人走远才缓缓下落。

“王爷,马驮着两人跑不了多远……放臣下来……”坐在后面的人声音有些微弱,语调却是温润如常。

“不行,你伤这么重,把你扔雪地里,一时三刻就会死!”景韶抹了一把脸上的冰碴子,夹紧马肚子继续奔驰。刚刚从牢里出来就意识到来放他的这群人不对,若是压他去蜀地,好歹也该给重伤的王妃医治一下,二话不说就赶着他们走。若不是他杀了一名尉官抢了马匹,怕是刚出了京城就身首异处了。

“我这身体已经不行了,早晚都是死,你快放我下来!”身后的人有些急了,这马匹并不是什么名驹,驮两个人飞奔这么久,已经开始急喘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两个人都活不成。

“不,要死一起死!”景韶迎着寒风大声说道,这人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被他宠妾灭妻冷落了十几年,到头来陪着他坐大牢、替他当刀子的,却只有这个他怨恨了十几年的男妻!

景韶是元皇后的次子,十四岁就上场杀敌,少年封王,战功赫赫。辰朝可以娶男妻,为了家宅安宁有庶子娶男妻的不成文规定,可他是嫡子,继皇后竟以他上头有同胞兄长而逼他娶了个男子,生生断了他继承大统的资格。所以他怨,他不服,从没给过正妻好脸色,也不肯真心实意帮哥哥挣那个位置……

“呵呵,我慕含章何德何能,值得王爷与我同死?”身后的人冷笑。

“是我对不起你,若是这次能活下去,我什么都听你的。”景韶安抚着身后的人,一手握缰,一手将两人之间的绳结又紧了紧。再前行五里就是望月坡,那边有条小路,是他打猎的时候常走的,直通封月山,进了山里就好躲避了。

“咳咳咳……”慕含章因为刚才迎风说话,灌进了冷风,不由得趴在景韶背上猛地咳嗽起来,一缕鲜血顺着苍白的唇角滑落下来。他在牢里替景韶挡了一刀,伤到了内腑,颠簸一下就疼一下,这会儿因为酷寒,伤口已经没了知觉,只是既然已经吐血……不由得苦笑,索性趴在了景韶的背上。

这么多年的冷落,妾侍都敢跟他耀武扬威,不怨恨是不可能的,既然他要陪自己死,那就由他去好了,慕含章破罐子破摔的想。

他一个侯门庶子,寒窗十年,不求父亲把爵位传给他,只求自己考个功名早些脱离那个家,父亲和嫡母却在他会试的前一年要他嫁给成王做男妻!他是个男子,却被生生断了羽翼,囚在内宅的方寸之地,再不能一展宏图。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都不知道该怨狠心的嫡母,还是该怨这个不负责任的丈夫。

“在前面!”后面传来阵阵马蹄声、铁甲和刀剑的碰撞声、以及杂乱的呼喝声,声声都如催命符。

景韶朝马屁股上狠抽一鞭,不要命地朝望月坡奔去。

“嗖~”铁箭的破空之声从背后传来,景韶准确地侧身躲过,身后的人也被他带得歪了歪身子。

“抱紧我!”景韶大声道。

慕含章双手环住景韶的腰,把身体贴在他背上,配合他的动作。

过了望月坡就是林间小路,方便躲避箭矢,景韶熟练地驾着马匹在林间穿梭,后面的追兵离得渐渐远了。

“伤口疼不疼?”景韶猛拉缰绳帮马跳过一块大石头,落地后回头问了一句。

“不……疼……”回答的话语越来越微弱。

“含章,别睡!”景韶皱起眉,焦急地唤道,“过了封月山就是闫郡,那里有我的旧部,定能帮咱们避过追杀的!”安慰他的同时也在鼓励自己,坐了这么久的大牢,身上的衣衫又单薄,撑到现在完全是凭着意志在坚持。

“咴~”身下的马匹突然嘶叫一声,发起狂来。景韶猛踢马肚,拽着慕含章旋身跳开。定睛一看,不知是哪个在这里放了兽夹,竟夹住了马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