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老公性无能怎么办 老师是我的肉玩具系统

老公性无能怎么办 老师是我的肉玩具系统

顾笙笑又觉得好笑呢,又觉得活该;嘴角不觉得勾起一抹浅笑:“算了吧,干嘛欺负人家一个小孩子。况且他又没说错,是你没脸没皮的要偷亲我,故意为难他做什么。”顾笙笑一边说着,一边拉起陆北凛准备离开;转身之前还不忘像毛月交代一句。

“毛老师,你还是放他进去上课吧,我看他也没有什么悔过之心,还有闲情来打趣别人。别浪费时间了,只有学习才能拯救他了,毕竟学习才是最好磨炼一个学子的利刃啊。”

说着,顾笙笑嘴角边还不忘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冲着男孩笑了一下。

男孩听着,一脸错愕的抬头,见到顾笙笑那一脸故意幸灾乐祸的表情,他就没办法不愤愤不平了。

“你……”男孩咬牙切齿,手指刚伸出来就被毛月一把给拽住,生生的揪了回来。道“怎么,你还想拿你那小屁孩的能力去挑战高你那么多届的学长学姐吗?别等下被啃的连骨头渣渣都不给你剩了;小鬼!走,给我进去听课!”

毛月一脸没好气的拎着男孩的后衣领丢进了教室,见状,男孩一脸愤愤不平的回瞪了一眼顾笙笑和陆北凛的背影;认命地回到了教室内听课。

而另一边,

已经离开了天桥的顾笙笑和陆北凛窜进了一栋教学楼里,顾笙笑四处望了望,在她模糊的记忆里中这栋教学楼好像是实践楼,一般只有班级在有音乐或者是物理实验课的时候这里才会少许有些人气;而此刻一看着空荡荡的场景就知道铁定是没有班级在上课了。

那也就是说此刻这一栋楼是不存在会有教师出现,顾笙笑也就不需要那么处处谨慎了。

顾笙笑默默的松了一口气,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陆北凛就忽然牵着他的手直直的往楼下走去;“欸,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顾笙笑一脸懵,着实是不知道陆北凛这又是在抽哪门子的疯,一路拽着自己往下狂跑,刚一跑到一楼出口处;顾笙笑还没有来得及站稳自己的脚跟,就被陆北凛猛地一把抵在了墙角。

陆北凛的鼻尖挨着顾笙笑的鼻尖,一脸深情不移的深深注视着她。

顾笙笑心慌了一下,一脸结结巴巴的盯着男人,一双闪亮的大眸里透着谨慎。“呃…你又要干嘛?”

“顾笙笑,你知道吗?这是你在和我分手以后,第一次主动和我示好,第一次不再那么抵触我的地方。”陆北凛说的一脸伤情,好像在这场爱情主场里,他从来都只有被动戏码的资格。

“厄……我…我不记得了”

闻言,顾笙笑有一丝丝尴尬,她确实是没有什么印象了;但是看着他这如此深情的模样,好似只要她在努力的想一想,她还是会隐隐有那么一丝丝的印象。

顾笙笑不忍心推开眼前的男人了,不管曾经他们的生活是怎么样子的,但是从现在来看,他的真情实意不假,她的淡薄清冷也是事实。她现在可以做的应该也就是给予男人一丝温暖吧,至少不要再一味的那么抗拒下去了。

陆北凛缓缓的将头深深的埋进了颈窝子里,贪恋的吮吸着属于顾笙笑独有的香味;良久,才不依不舍的从她的身上缓缓起开。

“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陆北凛有些挫败垂下了头,失落自责的神情溢于言表。

顾笙笑没有说话,小手轻轻回握住了陆北凛的大手,试图这样可以给他一些些微不足道的温暖;陆北凛一双黑眸淡淡的低头看去,心底也得到了一丝安慰。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顾笙笑对这间曾经生活了三年的学校也有了一丝新的记忆,大致了解了一下自己曾经的生活。有一点搞不懂的是,在曾经的相处里顾笙笑并不觉得陆北凛有多可恶,也不觉得两人会有什么争吵或歧义;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刚刚好,都可以毫不费力的迎刃而解。

难道是因为她们之间的生活太过平淡了?所以才会导致两人关系没有那么亲密,才会导致周昱美对他有很深的成见??

正午时分,阳光实在是毒辣,站在校门口的顾笙笑感觉自己都快要被烤熟了,整个人都是大汗淋漓的,脸上的防晒霜更混着汗水黏糊糊的从面颊滑落。

顾笙笑看着一旁站在太阳地下的男人,整个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喂!陆北凛你过来躲一下吧,不要站在太阳底下了,会中暑的!”

闻言,陆北凛听到了顾笙笑的声音后,缓缓转过头;怎么说呢,哪怕只是口头上的一点点安慰,陆北凛的内心都像是得到了莫大的慰藉;嘴角的笑意甚是灿烂的摇了摇头。

“没关系,你要是很热的话就去保安室躲一下吧,我和那大叔说一下,毛老师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

话音刚落,身后就出现了身着一袭红衣长裙的毛月,“北凛笙笑,你们等很久了吧。”

顾笙笑和陆北凛同时顺着那道声音回头看了过去,就看见了毛月一身惊艳的装扮,脸上适宜的带了一些淡妆,与之前相比更是衬的肤色红润绝佳。顾笙笑有些惊艳的眨了眨眸,在她的现有的记忆里毛月可不是这一类爱打扮的女人;顾笙笑迎着旁人侧目的目光走上前。

“毛老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可是会招来很多烂桃花的啊!难道我在家的‘师父’他放心的了?”

听言,毛月笑了,笑的一脸灿烂又动人。“谁告你,你有师父了。我可还是一个身份自由的人。”

“不会吧!”顾笙笑彻底是不淡定了,这么多年了毛月居然都没有结婚,想来算算也有个三十好几了吧!

“毛老师,难道侯建宇他不好吗?那个时候你们不是还一起去支教了…你们…”

闻言,毛月一边走着,目光一边骄傲的挽着她的胳膊笑着说道。“你说他啊!我们原本就不是你们所想的那种关系,他现在已经儿女双全了,下次给你带出来玩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