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地铁黄文进去 ……哦啊……给我

地铁黄文进去 ……哦啊……给我

“嗯!”天宁信任战熠阳,一脸“交给你,我放心”的表情,牵着战熠阳边绷向浴室边说,“爸爸,今天我要和小黄鸭一起洗澡。”

小黄鸭是天宁的玩具里无数不多的这个年龄的孩子该玩的玩具,也是他最近的新宠,战熠阳摸摸他的头:“好。”

另一边,在天宁的房间里,许荣荣已经拿好天宁的睡衣了,紧紧地攥在手里,心里的忐忑不安有增不减。

光是想到自己即将要上演的画面,她都觉得一阵……

泪……太邪恶了。

许荣荣莫名地浑身颤了颤,拿着天宁的衣服回了房间。

这时战熠阳刚好给天宁洗完澡,用浴巾裹着他出来,见许荣荣拿了这么久的衣服才回来,明显有些意外和疑惑,但是依然没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把把衣服接过去,给天宁穿上了。

唉……许荣荣有些挫败地想,战熠阳现在根本不关心她的事情,待会他……呃,有可能上钩吗?

要是不会的话,那她岂不是会囧死?

临阵,许荣荣终于产生了退缩的想法,或者说,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豁出去。

但是好不容易下了这个决心,怎么可以就这样退缩?而且,为了天宁,她也不能退缩!绝对不可以!

她最清楚不过了,如果第一次就这样退缩了,下一次要再提起勇气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天宁,你先睡觉,妈妈下去一下。”许荣荣亲了亲天宁的额头,又偏过头对战熠阳说,“你先哄天宁睡觉。”说完她就出了房间。

战熠阳和小天宁不约而同地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许荣荣匆匆忙忙的背影,最终,战熠阳还是没说什么,掀开被子让天宁躺进去,“睡吧。”

时间已经不早了,天宁早就困了,打了两个哈欠,揉揉眼睛,很快就睡了过去。

战熠阳并没有马上离开房间,坐在床边看着天宁,时不时看两眼房门口。

许荣荣迟迟没有回房间。

实际上,许荣荣正在壮胆。

她用来壮胆的工具,是酒。

战家是红色名门,家里的人都不嗜酒,可是战司令和战亦琳都喜欢藏酒,战熠阳也有不少。

所以,战家地下室的藏酒窖里,有不少酒。

据说,这个藏酒窖是战亦琳设计装修的,所以颇具西方情调,吧台上昏黄的灯光把这里的气氛衬托得刚刚好。

许荣荣不会喝酒,除了啤酒和红酒之外,其他的酒她一概叫不出名字,但是藏酒窖里的酒,除了红酒就是她不认识的酒。

她要给自己壮胆,其实是属意啤酒的,这里没有,算了,将就将就用红酒吧。

而且,藏酒窖里的红酒几乎都是战亦琳的,她喝了家里也不会有人发现。

许荣荣也不管额头上的伤口什么的了,打开了一瓶红酒,喝了两大杯下去。

她喝得很急,本来就因为紧张而涨红的脸更加红了。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