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种田从穿越开始小说_(方月陈枫)完整版阅读

种田从穿越开始小说_(方月陈枫)完整版阅读

文章目录

火爆新书《种田从穿越开始》是容颜倾城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方月陈枫,内容主要讲述:第6章两人装鱼进桶的时候,三个蒙面人冷不丁出现在他们眼前,目光炙热地看着地上的渔网,方月暗…

《种田从穿越开始》 第6章 免费试读

第6章

两人装鱼进桶的时候,三个蒙面人冷不丁出现在他们眼前,目光炙热地看着地上的渔网,方月暗道不妙。

那三人交换了一下目光,一人开口道:“你们能捉到这么多鱼,肯定是靠这张网吧,这么细密的网县里还从没见过,剪一半卖给我们怎么样?大家都是同行,总不能你们吃肉我们连汤都喝不上吧。”

这网又不大,剪掉一半还怎么捉鱼?这几个人不可能不明白,说是买一半渔网,实际上还不知道打什么主意呢。

方月正想着怎么解决眼前困境的时候,陈枫已经一口回绝:“不卖!”

“不卖?”那人邪笑,“那就是送我们咯,多谢多谢。”

说着便弯腰去拿渔网,方月怎么可能就这么让他把生财工具拿走,她立刻上前阻拦,却不敌那人力气,被猛地推倒在地上。

“小丫头,识相点,不然这河水够你喝的。”那人恶意满满道。

下一瞬却被人狠狠揍了一拳,摔倒在地上。

“不许欺负我娘子!”

动手的正是陈枫。

另外两个人见状忙扶起摔倒的人,三人二话不说,一窝蜂冲上来揍陈枫。

和这些人乱七八糟的拳脚比起来,陈枫的身手要有章法得多,不一会就将他们打得鼻青脸肿,痛得嗷嗷叫。

然而那三人见己方不敌,便打起了方月的主意,他们两个人攻击陈枫,另外一人攻击方月,陈枫一边对打一边保护方月,左支右绌,渐渐落了下风。

更过分的是,他们还动用武器!

陈枫猝不及防挨了一记搬砖后,额角便破了,鲜血汩汩而下,方月慌得不行,忙叫道:“别打了!别打了!渔网给你们,我们不要了!”

一人冷笑:“呵,现在可轮不到你做主!”

三人挨了陈枫的打,心里记恨着呢,愣是揍到筋疲力竭,才放过方月二人,然后拿着渔网扬长而去,就连方月他们方才捕上来的鱼也被他们顺走了。

三人走后,方月惊慌失措地看着糊了一脸血的陈枫:“相公,你怎么样了?”

“好痛好痛。”陈枫完全没了方才英勇的模样,“哗”的一声放声大哭,“——好痛啊!呜呜呜呜呜呜!——娘,娘!”

哭着哭着便跌跌撞撞地跑了起来。

方月虽然被陈枫护着,也挨了不少拳脚,腰痛得几乎站不起来,但一看陈枫开跑,便顾不得痛了,迅速收拢了地上散落的工具,追了上去。

好在他并没有乱跑,而是一路跑回城,回到了自家宅院。

陈夫人和周妈妈不在家,陈枫冲去主院没找到自己娘亲,又冲了出来,哭声一阵高过一阵,都要冲破凌霄了。

何氏和秦氏自然出院来看了,见陈枫鲜血淋漓,全都吓得不轻。

“枫哥儿,你怎么受伤了?”何氏好不容易把陈枫安抚下来,擦干净脸后发现额角只破了个小口子,这才稍稍放心,边给他抹药边质问气喘吁吁赶回来的方月。

“有几个人,应该也是鱼贩,跟踪我们捕鱼,想抢我们的渔网,我不肯,他们便动起手来,相公护着我,被他们打伤。”方月愧疚道。

如果她一开始就把网给他们,陈枫就不会受伤了。

何氏这次却没骂她照顾不周,而是骂那三个鱼贩:“天杀的恶贼!半大的孩子也下得了这样的狠手!老天爷是瞎了眼吗!纵着这些恶贼胡作非为……”

秦氏在一旁默默听着,满脸沉重之色。

方月两人虽然挨了一顿胖揍,但方月被陈枫护着,陈枫也有护着自己的要害,两人虽然模样看着凄惨了些,倒是没受什么内伤。

尽管如此,夜里方月还是睡不着,虽然他们现在有钱买新渔网,可是就像那三个鱼贩说的,县里没有那么好的渔网,即便她买了新渔网,也捉不了太多鱼,只能挣一点点钱。

这一个月他们能打那么多鱼的关键不在于捕鱼地点和技巧,而在那张渔网。

得把渔网弄回来才行。

但那三个鱼贩都蒙了脸,声音大概也是伪装过的,她认不出来,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人。

一定要尽快找到他们才行,这样才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等他们知道那张网有多好,再动手就晚了。

她拼命回想那几个人的外在特征,直到半夜脑子才冒出一道灵光:有个鱼贩右手腕的皮肤特别黑!和菜肆里卖鱼的阿四一样!

她听其他摊主说过,阿四几个月前被开水烫了手,好了之后皮肤就变黑了,他嫌难看,到处找膏药贴也没去掉。

身高体型都对得上。

肯定是他!

阿四家就在离这不远的巷子里,她可以偷偷去他家看看,把网拿回来。

方月一骨碌坐起来,被子都被她掀掉一半,她往旁边看了一眼,陈枫睡得正香,便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给陈枫盖好被子,悄悄出了院子。

月色皎洁,不用打灯笼也能看得清路,万籁俱寂,只听得见她自己的呼吸声,然而走着走着,几声压抑的痛苦**声飘入耳中。

刚开始她以为听错了,但很快发现声音是从秦氏的院落传来的,便走过去月拱门,这一看,惊得她差点叫出声来。

大嫂竟然被一个大男人压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她想也没想便冲进去,冲到半途想起什么,脚步一转走到拐角取了扫帚,往那男人背上使劲拍。

男人吃了痛,放开秦氏站起来,转身见是一个黄毛丫头拿扫帚拍他,一把扯过扫帚扔在地上,恼怒道:“你知道老子是谁吗?敢对老子动手,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呸!你一个采花贼也敢在这里大声嚷嚷,是谁给你的胆子!”

“采花贼?”男人冷笑,指着从方月进来就捂着脸一言不发的秦氏道:“你知道这个**老子养了多少年吗!”

这恶贼居然还辱骂大嫂!

“你给我等着!”

方月气极,左看右看,除了男人那边地上躺着的扫帚外就没有其他工具了,便拔腿往月拱门跑,她得把她杀鱼的刀拿过来。

男人见状,一个箭步冲上来,拽住她头发往后一拖,右手横在她脖颈上,勒着她脖子道:“老子杀死你就跟杀只鸡一样,就凭你也敢跟老子叫嚣?”

他的手越收越紧,方月被勒得喘不过气来,她伸脚往后踹,然而中气不足使不上劲,根本于事无补。

“救,救……命……救命啊……”

秦氏终于发现状况不对,跌跌撞撞跑过来,努力去掰开男人的手臂,惊恐道:“你放开她,快放开她,她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

男人无动于衷:“只有死人的嘴才不会说话。”

方月感觉自己像一条离水已久的鱼,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心里后悔得要死,她今天出门应该看看黄历的!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命丧此刻时,月拱门那里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小说《种田从穿越开始》 第6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