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完结版】《盛宠青梅萌妻》主角慕容夏崔锦东章节在线阅读

【完结版】《盛宠青梅萌妻》主角慕容夏崔锦东章节在线阅读

文章目录

主角叫慕容夏崔锦东的书名叫《盛宠青梅萌妻》,是作者九小水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慕容夏把手从他臂弯里抽出来,心情恶劣,有些嘲讽地说:“郑家又不是印钞厂,人人都要喜欢。”慕…

《盛宠青梅萌妻》 第13章 保护她的男人 免费试读

慕容夏把手从他臂弯里抽出来,心情恶劣,有些嘲讽地说:“郑家又不是印钞厂,人人都要喜欢。”

慕容夏算是明白这人为什么非要带她来郑家宴会了,感情又是一个想探寻她和郑业成之间关系的。

可是,她马上想到船上崔锦东那个比郑业成规格还高级的房间,还有刚才郑业成对着他的恭迎态度,显然他也不是像傅海一样想要借着她攀高枝的人。

这就让她很想不通了。

他了解郑家的私事是要做什么?

“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强迫你跟我过来,是我没考虑妥帖。”

崔锦东也是这次才真正了解到她和郑家这种相互的恶感究竟有多严重,他本意不过是探寻她的身份,并不想令她难堪。

两人正气氛尴尬着,另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就插了过来。

“难得见崔先生身边是带着女伴的,不过,这女伴似乎不太适合出现在这里吧。”

傅海刚才在他们来之前喝了几杯,脸上带着点醉酒的红色,说话显然比清醒时候要冲动了不少。

慕容夏在看到傅海的瞬间就有想要过去抽他几巴掌的冲动,但是碍于是在郑家,只好咬牙忍了。

“傅总管的有些宽了,郑老刚才都没说过这里不欢迎我的女伴。”崔锦东故意把浑身僵硬的慕容夏抱在自己怀里,在慕容夏想挣扎的时候反而加了几分力道。

他嘴上没提过,但实际上一直记得慕容夏惊慌失措从傅海办公室跑出来的样子。

先前绷着个合作关系和高级工程师的身份,他不好做什么,不过现在慕容夏在旁边像只被气红了眼的兔子般的模样,叫他有些不打算装太多虚伪和平了。

慕容夏察觉到他动作里的保护与安抚意味,不由自主就放弃了抵抗。

她自动自发地靠进崔锦东宽厚的胸膛,冷声说:“以傅总现在的身份,你和我谁更不适合出现在这里,需要我明说吗?”

她曾经以为,傅海是那个会保护她的男人。

没想到,现在是另一个说得上陌生人的男人,在傅海面前保护了她。

这样的想法,让她止不住的心酸,心酸里又含了对傅海的恨。

他怎么能这样伤害她?

“你还敢说?!”傅海脸色猛地涨红,咬牙切齿像是要吃人。

慕容夏不提这事还好,一说就直接戳破了傅海心里快要爆炸的火药球,炸得傅海头顶冒火,恨不得直接弄死她才算解气。

慕容夏傅海这气急败坏的样子,火上浇油道:“有些人都能做出那么**的事情了,清清白白的人为什么连说都不敢说?”

“慕容夏,你真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东西?我肯要你不过可怜你!”

傅海被慕容夏气得直发抖,他没嫌弃她不过是个不被郑业成宠爱的女儿,看在她那张脸的份上愿意和她订婚,她却为了一点小事就把他的名声毁于一旦!

崔锦东放在慕容夏肩头的手一紧,寒谭般的黑眸中带着厉色,沉声警告道:“傅总,说话注意一点,别失了身份。”

“崔先生,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我从前的未婚妻。”傅海极为不尊重人的用手指朝着慕容夏点了点,挂着猥亵的笑容提醒崔锦东,“一个水性杨花,本质放荡的女人,早就被人玩烂了,崔先生和她在一起,可得注意点,别被传染上什么不干不净的病。”

慕容夏在旁边听得通体发寒,这就是她曾经眼瞎抱着一颗真心去爱的男人!

到底是要有多卑劣,才能当着她本人的面说出这种肮脏到极点的侮辱谎言?!

傅海说完朝着慕容夏投去一个示威的眼神,慕容夏抬手就要还他一个巴掌。

只是,在场的另一个人比她动作更快。

傅海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已经让崔锦东一脚踹得摔飞出去。

崔锦东动作快,脑子也快,他刚才踹人的时候角度相当刁钻,宴会厅里这么多人,傅海像个沙包一样冲出去,竟然是一个人都没撞到,只有他自己狼狈趴在地上,努力了好几次都没爬起来。

“呀!这是要干嘛!”

“哎呦,那不是傅海吗?怎么让人打了!”

参加宴会的客人惊呼着四散开来,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这是什么情况。

崔锦东揽着慕容夏走过去,刚刚还嗡嗡讨论的宾客立马静了下来。

客人们纷纷用眼神示意身边的人看慕容夏,都明白了傅海为什么会像是条被痛打的死狗一样趴在那里。

只是,那个慕容夏是怎么短短时间内就攀上崔锦东这根高枝儿,实在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难不成崔锦东这么久以来不近女色,是因为他品味特殊,就不喜欢长得好看的?

慕容夏也被崔锦东突然动手吓了一跳,她说不清自己心里什么滋味,小声问他:“你踹他干嘛?”

崔锦东老神在在地回:“因为不想脏了手。”

慕容夏被他这句话逗得“噗哧”一声笑出来,刚才的坏心情都被驱散了不少。

这边动静闹得这么大,郑业成自然是要过来看看的。

见到傅海摇摇晃晃站在那,一脸要杀人的表情,郑业成转头就对慕容夏斥责道:“夏夏,你来我不赶你,但是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慕容夏见他到这个时候还在维护傅海,犹如吞了一百只苍蝇似的恶心,撇撇嘴道:“我什么都没做,你找错人了。”

“难道事情不是你挑唆起来的?你就是让我痛快一天都难受!”

郑业成怎么会不知道能把傅海弄成这样的绝对不会是慕容夏这么一个小姑娘,可是他难道能去找崔锦东的麻烦?

为了保住他的面子,当然只能更加倍地去斥责慕容夏。

“你非要这么想,那我也认。”慕容夏硬是被郑业成这套兴师问罪给气笑了,也懒得再多说什么。

一个是他女儿,一个是他女儿出了轨的未婚夫。

郑业成不说替她在傅海那讨个公道,居然现在还为了傅海而责骂她?

放到别人家父女身上,可真是天下奇闻!

“郑老,动手的是我。”崔锦东神态自然地承认了罪名,鄙夷地看了傅海一眼,幽幽道,“傅总喝高了,对我的女伴无礼,为了防止他失去理智动手,我也只好先让他醒醒酒。”

小说《盛宠青梅萌妻》 第13章 保护她的男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