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将军舔花核 我被同桌扯奶罩摸下面

将军舔花核 我被同桌扯奶罩摸下面

“我以为你每天都要过一次泼水节。”夏阳晨抽了抽眼角,他讥讽的,晃着手里的杯子。

林吉祥望天,脚抖得像中风后遗症。

他长得很抽象很影响市容很让人倒胃口吗?为什么她见到他总是一副活见了鬼的样子,不是低头就是望天,就是不肯用正眼看他?夏阳晨有些火大,声音比刚才更冷,“我不是要你帮我倒水,我要喝水不会自己去吗?”

“啊?”扯头发,靠,那你倒是吱一声啊!

啊啊啊!除了这个字她还会点别的不?这女人,思考问题的角度都刁钻得让正常人想狠狠自残!

“你耳朵有问题么?为什么总是‘啊’‘啊’的。”

林吉祥:“啊?”

夏阳晨气得胃酸都要冒了,却又别无他法,永远也不要想唤醒一个装聋作哑的人,瞪了她半晌,狠狠地指责她,你到底有没有听过三从四德这几个字?不许再说‘啊’这个字。

这回林吉祥眯着眼睛笑:“当然听过,三从不就是:从不洗衣,从不做饭,从不拖地!四得是老婆化妆要等得,老婆花钱要舍得,老婆发脾气要受得,老婆不开心要哄得。”

夏阳晨愣住,脸从白到红,从红到紫,从紫到青,变化得好不迅速,整个屋子除了传来电视机的响声外,安静得诡异啊诡异。

林吉祥翻白眼,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除了不打死她不强那啥她,都好说,反正她现在是破罐子破摔了。

夏阳晨眼睛瞪累了还没找出什么话来适合表达他的愤怒,终于满脸意兴阑珊的缩进沙发里,对着电视屏幕眼皮都不抬的说:“我帮你在炊事班打了份炒饭,放在厨房,你自己去热下。”

“啊!”林吉祥几乎是下意识的抬头剜了他一眼,正好他也转过头看她,照例是那副波澜不兴的表情,她又吓得缩了缩肩。

“去。”军人式吼!

“啊——”林吉祥被吓得转身一路磕磕碰碰的冲去厨房,饭厅里的桌椅板凳全都被撞得东摇西晃,她又忙着跑回去一张张的扶稳。

客厅里的夏阳晨觉得最近眼角抽抽的频率堪比高铁提速,在厨房门关上的瞬间,他甩掉拖鞋整个人立即像被抽了筋一样全身放松窝进沙发里,双手不停捶着腰,真想吐出舌头喘口气。

话说,年纪大了保持一种姿势太久坐骨神经还真不是一般的疼,装酷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脱离了那道冰冷的视线,林吉祥才靠着门重重的呼出口气,还算他有点良心,知道她没饭吃,哼,部队食堂的伙食有那么差吗?居然只给她整份炒饭。

泪!连片肉都没有,果然是小气啊,一定是怕在旁人眼中落下个虐妻的恶名才不得不随便赏她口吃的,死变态老妖怪,拿筷子戳死他戳死他。

在厨房慢慢磨噌着,已经是晚上的九点了,想到白天阿宝说他的熄灯时间是晚上的十点,不由哀嚎,第一次觉得时间竟是那么的难熬,别人是度日如年,她真是度秒如年。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