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完本)大结局小说《薄总的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完本)大结局小说《薄总的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文章目录

《薄总的娇妻有点甜》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公子墨白,主角叫顾倾夏薄瑾枭,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黑色的迈巴赫匀速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脚下是一湾葳蕤流淌的光河,…

《薄总的娇妻有点甜》 又想勾引我?(1) 免费试读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黑色的迈巴赫匀速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脚下是一湾葳蕤流淌的光河,在不断流淌的光河之中穿梭,奔腾不息。

隐隐能听见远方南海湾海浪拍打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迈巴赫才停了下来。

薄瑾枭抬眼望去,面前的天鹅湾别墅笼罩在夜幕中,像是一个巍峨耸立的巨人。

二楼的卧室现在还亮着光。

那个女人应该还没睡。

他坐在车厢内,视线落在二楼的窗帘上。

“咔哒”一声,点了一支烟。

他吐出一口青白色的烟圈。

烟雾晕染了他的眉峰,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半晌。

引擎声响起,方向盘转动,他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身后,温姨手提着垃圾刚下楼。

就看着那个熟悉的车牌号,她站在原地,疑惑着挠了挠头。

薄瑾枭开着车离开了不久。

又将车靠在路边停了下来。

脑中忽然闪过今天在医院里看到的那张苍白的脸。

他昨天晚上一时失控,没控制好力道。

还有今天下午……

顿了一会儿,指尖的烟被他烦躁的捻灭。

男人再次调转车头。

温姨刚倒完垃圾回来就再次看到那辆车再次出现在门前。

这要不是她确定自己没瞎,她差点还以为看错了。

“先生……”

薄瑾枭看了她一眼,墨息淡淡,“嗯”了一声。

随后大步进了别墅上了楼。

留下温姨一脸疑惑。

二楼别墅内。

顾倾夏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她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便坐起身,熟稔的倒了一杯水,取出下午在药店买的避孕药吞下去。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放下水杯,一抬头猝不及防的对上了男人那张冷峻无情的脸。

她心下一跳。

一股本能的紧张与无措,不争气的弥漫在她的胸腔。

“你……你怎么……”

婚姻两年,除了他们约定好那种事他来索取报酬之外,他几乎从不踏足这里。

今天他不请自来,这倒还是第一次。

男人没说话,视线忽然落在了她面前的那一盒避孕药上。

顾倾夏紧张的掐了下指尖,动了动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你放心,我不会占着你薄太太的位子太久,到时候,你不用担心有后顾之忧。”

话音落下,男人的眼尾忽然泛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冷。

他慢慢的走到她面前,指尖轻轻抬起了她的下颌,低沉的嗓音听不出情绪:“你倒是乖觉。”

顾倾夏抿了下唇。

半晌。

她温和的笑了笑:“谢谢薄少夸奖。”

男人的眼尾倏然间更冷,捏着她下颌上的之间忽然收紧!

顾倾夏疼的‘唔’了一声。

那白皙的皮肤上瞬间多了两条指印。

顾倾夏微微蹙眉,心尖上狂跳,恐惧在她的胸腔中慢慢的放大。

这个男人向来高深莫测难以捉摸。

她也不知道,她如今还剩哪个地方做的令他不满意。

薄瑾枭冷冷的俯视她因为疼痛而苍白的脸。

半晌后,他低嗤一声,眉目不屑的放开了她。

他单手扯了扯领带,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骨节修长的手拿起了茶几上的报纸。

没再看她。

顾倾夏站在原地,下颌酸痛,神色有些无措。

他这是……要留在这里的意思么?

随后她自嘲的笑了笑。

这整栋别墅都是他的。

他想待在哪儿,都是他的事。

她犹豫了一下,也不管他有没有在听:“我去洗澡了。”

他没理她。

顾倾夏深吸一口气,转身便进了浴室的门。

身后。

男人抬起头,朝着那扇紧闭的浴室门眯眸看了一眼。

指尖微微捏紧。

手中那张娱乐晚报的页末微微变了形。

*

水放完之后,顾倾夏躺在了浴缸里,毛孔舒张。

今天她累了一天,下午又被薄瑾枭逮着摁在医院的床上不管不顾的折腾了一顿。

现在泡个澡果然舒服了很多。

泡澡的时候,脑袋放开,总是容易胡思乱想。

其实在很多年前,薄瑾枭对她的态度虽然淡漠疏离。

但是也不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

在她15岁那年,刚被带回顾家。

那时候,为了对外昭示顾家领养了一个女儿,顾夫人为她举办一个轰轰烈烈的宴会。

顾夫人握着她的手,亲切的对她说:“倾夏,虽然养女的身份是委屈了你,但是毕竟我们也养了沛嫣十五年,我不忍心把她送走,所以,你一定能理解妈妈的,对不对?你放心,你是妈妈的亲生女儿,缺失的这些年,妈妈以后一定会加倍的补偿你。”

她当时什么也不懂,只是顺从的点着头。

后来在那场宴会上,她穿着顾沛嫣事先为她准备好的高仿纱裙,被池家大小姐池慕微当场揭露,丑态百出。

当时所有人都看好戏般看了过来。

她站在人群中,攥紧掌心,承受着周围众人的嘲笑,讥诮,鄙夷,轻蔑。

那些人的目光,像刀子似的,一刀一刀的割在她的身上。

当晚,顾夫人将她拉到宴会的后面,甩手便给了她一巴掌。

眼神中全是浓烈的失望。

她被甩到了地上。

顾夫人一走,她便抱着膝盖死死的忍着憋得通红的眼睛。

也不知道在那里蹲了多久,直到她慢慢的蹲累了,一道脚步声忽然从不远处缓缓传来。

最后,在她面前顿住。

她的视野中多了一双男士的皮靴。

她一抬起下颌。

便对上了那张俊美无俦的脸。

空气中仿佛寂静了一秒。

男人垂眸俯视着她,深邃的双眸深沉不见底,鼻梁挺拔,薄唇轻抿,精致俊朗的侧脸在朦胧的灯光下显得深沉矜贵,姿态犹如中世纪古堡中走出的帝王。

那时的薄瑾枭不过也应该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可眉宇间已经成熟了起来。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红彤彤的眼框,嘴角轻轻勾起,啧了一声,“小朋友,怎么哭了?”

斜洒而下的淡暖色光圈细细的在他的脸上铺陈开,男人笑容犹如春风拂面。

她一时看呆了眼。

那天。

时间定格在那一秒。

她抱着膝盖蹲在地上,呆呆地仰望他。

而他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俊美的面容似笑非笑。

那是他们的初相见。

小说《薄总的娇妻有点甜》 又想勾引我?(1)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