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绝世猛婿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绝世猛婿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文章目录

甜宠新书《绝世猛婿》由山奈所编写的都市逆袭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宋命沈君婉,内容主要讲述:“你总跟着**什么?”宋命停下脚步,眉间都带着无语。白雪晴一不小心撞到宋命高大的后背,就像…

《绝世猛婿》 第8章 血斧头戴全真 免费试读

“你总跟着**什么?”宋命停下脚步,眉间都带着无语。

白雪晴一不小心撞到宋命高大的后背,就像撞到生铁般,疼的用手摸了摸脑袋,她下意识退后一步,双手叉腰,气嘟嘟的说:

“我说了,本姑娘要你送我回去?”

“白姑娘,你在做梦,虽然我英雄行为,很让人沉迷,但我是贞洁的男人,孤男寡女的,要是被我老婆误会了,那我就有苦也说不出。”宋命一本正经的拒绝道。

天大地大,老婆最大,不能让自家老婆,被戴大绿帽子。

“噗,就你?”白雪晴乐呵了一下,她不屑道:“本姑娘,才看不上你,你不要自己意淫,我是你让带我回集团,不是让你带我回家。”

“那我也不送,要去你自己打车回去,我还要回家给老婆做午饭呢。”宋命傲娇道,像极了当代居家好男人。

可好男人的形象到了白雪晴的眼里却变了样。

没有理想的废材,不去给顶天立地,就只知道当家庭主男,真是丢了沈总的脸面。

沈总每天累死累活处理集团的事情,而他就知道在家好吃懒做,可谓是把吃软饭贯彻到极致,简直不像一个男人。不,我应该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之人。

“你还是男人吗?就知道做饭打扫卫生,也不知道跟沈总分担分担压力,软饭吃的可真是得心应手。”白雪晴瞪起了眼,眉毛都要气的竖起来了。

“我随你怎么说。”宋命才懒得和白雪晴辩解,他打开车门就是坐了进去,关闭车门,直接油门一踩到底,扬长而去。

白雪晴被尾气熏的咳嗽了两声,在她反应过来后,宋命早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当中,被没有载她离开的意思。她双眼都要喷火,暴跳如雷,不顾形象的怒喊:

“宋命,你这个**,我们两个人没完。”

……

蓝天酒店,101房间。

鹰鼻痩条脸,身穿亮堂皮夹克的男人,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烟,眯着鼠目,像一只阴险狡诈的黄鼠狼。

他就是戴全真,管理东海市一半酒店的地头蛇。乐色管北东海区域,他则管南东海区域。

而在戴全真面前,正是被宋命打的双臂寸断的李苟,和差点被蝴蝶刀削成太监的混混头子李株。

“你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是被人掘了祖坟吗?”戴全真抽着昂贵的雪茄,吐出环绕的烟圈,斜视着脚下的像乖乖狗一样的李苟和李株。

“戴老大,有人竟然不敢把您放在眼里,破坏了东街收保护费的规矩,而且还蔑视您的威严,甚至废掉我的双臂,属下我为您鞍前马后这么久,如今痛断双臂,还请戴老大为我做主,把那小子大卸八块,这样维护了您不可侵犯的尊严,也为属下报仇雪恨。”李苟痛哭流涕的匍匐在戴全真脚下,不断的煽风点火,只想戴全真把宋命碎尸万段。

“是啊,戴老大,那个叫宋命的家伙,简直欺人太甚,把我给您找的上好货色,就是半路抢走,还大言不惭的丢下狠话,说您要是有能耐就去找他报仇,他不介意您前去送人头,十分的狂妄自大。”李株跪在戴全真脚下,表情激动的给宋命不断扣帽子,试图让戴全真勃然大怒,把宋命杀的个死无全尸,以好为他自己出气。

戴全真用手掐灭雪茄,冷淡道:“他什么来路?赶妨碍我戴的事,动我的人。”

他为了不莽,先问清路子。

强人不惹,弱者不忍。要是宋命没有背景,那么明天海上会出现一具浮尸。

“戴老大,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他是东海市沈氏集团,沈君婉的老公,就是一个吃软饭的,没有其他的背景。”李苟阿谀奉承的说道。

“原来是沈君婉那臭**的软饭老公啊。”戴全真嘲讽一句,他扔掉手里的雪茄,冷冰冰的说道:

“集合队伍走一走沈氏集团吧,沈君婉我已经馋很久了,不玩玩那小浪蹄子,都对不起我自己,至于那所谓的宋命若是也在,就直接带走解决掉,扔海里喂鱼吧。”

“戴老大,英明,戴老大,威武。”李苟和李株高兴的呼喊道。

戴全真抖了抖肩膀,冷视桌上架着的铁斧头,这把斧头陪同他许多年了,他现在拥有的地位,有一半是他用斧头亲自砍出来的。

有一段时间,东海市黑暗世界,称他为血斧头,因为,他戴全真若是持斧,必有人头落地。

戴全真拿起面前的铁斧头,跟随房间内古典轻快的奏乐,优雅的移动着脚步,像在古典戈登舞一样,跳到李苟和李株二人的背后。

“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准回头。”戴全真眼神示意,就有一个小弟屁颠屁颠的为他点上了一根雪茄,他叼着雪茄美滋滋的吸了一口,吐出怪异的烟圈,随后斧头微微举在李苟的头顶。

斧头一扬,顿时鲜血喷涌,溅染了亮堂的皮夹克,地面上滚烫的鲜血汇聚成汪汪血泊,李苟的头颅被锋利的斧头轻易斩落,掉在阴森森的血泊之中。

李株的脸庞上溅满了李苟的鲜血,他余光瞟到地上李苟的头颅,身体情不自禁的开始颤抖,他哪里想得到戴全真会对李苟痛下杀手。

他现在很害怕,害怕下一秒,自己也会头身分离,就像李苟一样,死于铁斧之下。

可他不敢出言求情,他明白,戴全真的性子,若是想杀一个人,求情也毫无用处。若是不想杀一个人,无缘无故的求情,反而会从开始的无杀意变成有杀意,到那个时候他被自己作死,想找地方哭都哭不成了。

他只能赌,赌戴全真不会杀自己。

戴全真用手绢擦了擦斧头的血迹,擦干净血迹后,把毛娟扔在了李株的脚下,他把斧头重新架起,侧卧在沙发上,淡漠道:

“我不会杀你,他的职位他的手下,从今天开始都归你管理。”

“多谢戴老大手下留情,属下愿意为您,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李株像被恕罪的奴仆,疯狂的给戴全真磕头感谢,他的后背早已湿透,心里甚至有点劫后余生的感觉。

戴全真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嗯。你去集结人马吧,等下出发沈氏集团。”

“是,戴老大,属下这就去办。”李株强咽唾沫,胆怯到不敢直视戴全真,他慌慌张张的低头起身,就准备去调集人马前去沈氏,实在不想面对杀死半

他才侧过半身,就又被戴全真给叫住。

“戴老大,还有什么吩咐。”李株强颜欢笑的询问道。

戴全真冷视一眼地下的死尸,

“把他的尸体给我清理出去,留在这里,碍我的眼。”

小说《绝世猛婿》 第8章 血斧头戴全真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