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拾殷新书 主角元锦寻贺九麟在线阅读

拾殷新书 主角元锦寻贺九麟在线阅读

文章目录

小说主角是元锦寻贺九麟的小说是《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本小说的作者是拾殷所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必七殿下关心,我很好,衣服您也收回去吧,我用不着。”她语气没什么起伏,倒不是在和谁置气…

《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 第8章 死人了?又死人了! 免费试读

“不必七殿下关心,我很好,衣服您也收回去吧,我用不着。”

她语气没什么起伏,倒不是在和谁置气,只是皇后本就因贺斯誉的事迁怒于她,她更该学会避嫌。

这份疏远让贺斯誉心脏揪紧似的发疼,他握紧了拳头,“母妃让你罚跪的是不是?我这就去和母妃求情!”

他万分急切,俊气的脸阴涔涔的,疾步走了进去。

“慢着!”

元锦寻瞪眼,想叫住他却已经来不及了。

廊下最后一炷香刚燃尽,这意味着罚跪时间已经到了。

她咬着牙,撑着青石铺就的冰凉地面,颤颤巍巍地想要站起来,还没等站稳,膝盖屈着摔了回去。

疼的她狠狠倒吸了一口凉气,额头沁出冷汗,熟悉的淡淡冷香忽然间袭来,一双黑靴出现在视线里,她怔愣过后下意识抬头。

贺九麟那张冷峻薄凉的脸庞映入眼瞳,五官轮廓立体深邃,散发冰冷气息,矜贵如神祗般高不可攀,生人勿进。

元锦寻一时间看得怔住了,不由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她潜意识里以为男人既然折返,应该会伸出手扶她一把。

然而,贺九麟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谨言慎行,好自为之。”

话说完,他漠然收回视线,离开了这里。

留下懵逼的元锦寻再次傻了眼。

感情这厮折返回来就是为了特地教训她这一句?

简直神经病好吗!

元锦寻憋了一肚子气,扶着膝盖万分艰难地想再次尝试站起来,可双腿抽筋似的疼到难以形容,小脸苍白,额头满是冷汗。

“娘娘!”

元锦寻循声转头见是木莲,吃惊了一下。

木莲抱着衣服快步从宫道上跑来,满脸焦急关切,连忙就将带来的披风给元锦寻拢好系上了。

摸到她冰凉的小手,更加心疼,“您怎么冻成这样了,快把衣服穿好。”

“木莲……”元锦寻心下一暖,来不及多说,她被木莲小心翼翼地搀扶起来,一步一瘸地坐上回府的马车。

人刚走没多久,刚求了皇后拿到赦免权的贺斯誉兴冲冲从殿中跑出来,却发现,那里早已人去影消。

他脸上的笑缓缓消失,茫然的站在风口中。

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挖空了一块,垂下了眼眸,怅然若失。

东宫,天色已经黑了,屏风后升起热气袅袅,元锦寻整个人都浸浴在热水之中,只露个头,控制不住地打了好几个喷嚏,脑袋一阵钝痛发沉。

她越想越气,“老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嫁给这种冷血无情的男人。”

屏风外,木莲脚步顿了一下,随后端着熬好的姜汤走了进来。

“娘娘,您用。”

这丫头算是她最后一点慰藉了,双手捧过姜汤,有些感动,“果然还是你好。”

木莲想了想,趁元锦寻喝着姜汤,还是忍不住说了,“娘娘,其实,殿下还是关心您的,您罚跪的时候,殿下就已经派人回来吩咐奴婢备好热水和姜汤了,连披风也是殿下让奴婢送的……”

顿时,元锦寻捧着瓷碗的手微微一抖,诧异扭头去看木莲,她脸上写满诚恳和纠结,显然没有撒谎的成分。

可元锦寻脑海里浮现的却满是贺九麟那张冰冷薄凉的脸,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贺九麟……

怎么会……

她心绪重重的泡完热水澡,出浴刚换好干爽的衣裙,外面突然传来喧闹声音,主仆两人具是一顿。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宵禁了吗?”

元锦径自推开门出去查看情况,有下人惊恐的在喊:“不好了,死人了……又死人了!”

“谁被杀了?”

“墨梅!就是前两天得罪了太子妃被关押起来的那个墨梅!二麻子进去收碗的时候就发现她已经被人毒死暴毙了!”

周遭嘈杂混乱,人心惶惶。

没人注意到门口的元锦寻,寒风刮过,她后背一阵阵发冷。

事情没这么简单,别是又冲着她来的。

还未回神,院子外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

南秋翎带着一群侍卫出现,眉眼含着温婉的笑,“冒犯了姐姐,奉太子殿下之命,前来搜查!”

她手一挥,身后的侍卫瞬间散开,鱼贯而入搜查院落里的屋子。

弄出乒里乓啷的声响,阵仗不小。

元锦寻眉头一皱,眼中划过冷意,还没过多久,就有侍卫从她卧房里出来,手上拿着一个小瓷瓶,双手奉到南秋翎面前。

“南侧妃。”

里面是白色粉末,至于是做什么用的,已经显而易见了。

南秋翎冷冷笑了一声,眸子暗带一丝挑衅的望着元锦寻,“都看见了?把太子妃带走!”

接连两条人命,她看元锦寻太子妃的位置还保不保得住!

侍卫上前就要将元锦寻擒下,她眼神一冷,扫过几人,那些手顿时畏惧地缩了回去。

“我自己会走。”

她越过表情怔然的众人,没有任何慌张,眸子发冷。

审问是在前厅,该到的人都到了,尸体盖着白布,停在前厅。

贺九麟坐在首位,修长的手冷冷清清支着额头,眼底深冷。

侍卫已经将事情一五一十的禀报了,动机和证据一样不缺,似乎彻底坐实了元锦寻的罪责。

厅内下人都不禁去偷瞧元锦寻。

连杀俩人,太子妃这次怕是真的要完了。

贺九麟面前,南秋翎杏眸通红,水雾弥漫,不忍心的看了元锦寻一眼,“殿下,您就再给姐姐一次机会吧,姐姐这次一定会改过自新的。”

元锦寻懒得鸟她,早自顾自在尸体旁边蹲下来,戴上羊肠做的手套翻开死者眼皮,专心致志验起了尸。

细致的检查过后,必然要解剖尸体,她掏出锋利的小刀,利落切开了死者的喉管和食道。

众人大惊,连贺九麟也狠狠拧了一下剑眉。

南秋翎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滑落,捂着嘴痛心地摇头,边哭边哽咽,“可怜了这丫头,大好的年华,就这么没了。姐姐,她都已经死了,你再如何恨她也不能……”

元锦寻额角青筋突突跳了跳,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小说《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 第8章 死人了?又死人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