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主角孟疏雨周隽 小说侯爷她又脸红了在线阅读

主角孟疏雨周隽 小说侯爷她又脸红了在线阅读

文章目录

主角是孟疏雨周隽的小说叫《侯爷她又脸红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小城最新写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贺烬动作一顿,脸色彻底黑了:“阮小梨,你很好,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肆!”他冷笑一声,虽然…

《侯爷她又脸红了》 第10章 两头为难1 免费试读

贺烬动作一顿,脸色彻底黑了:“阮小梨,你很好,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肆!”

他冷笑一声,虽然气的几乎要发抖,可声音听起来却平静的近乎冷漠:”你以为这种事,你能做主?”

他垂眼盯着阮小梨,眼底带着几分狠厉,像一只野兽在打量猎物,该从哪里下嘴。

阮小梨被他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总觉得他下一瞬就要咬过来。

“我不是要做主,是今天不方便……”

”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

阮小梨有些憋屈,贺烬这人还真是不讲理,但她还是鼓足勇气挣扎道:”爷,我真的是…………“

”闭嘴!“

他这两个字几乎是喊出来的,然而话音落下,他竟然看见阮小梨的嘴唇还在动——这个女人!

他干脆一伸手捂住了阮小梨的嘴,一边瞪着她,一边扯开了她的腰带,然后一路往下,随即手上一湿,他微微一愣,趁着这档口,阮小梨手忙脚乱的从床上爬起来,缩到了床脚,小声辩解:”我说了不方便……“

贺烬看着自己的手指呆了呆:”你……你来了小日子,之前怎么不说?“

他忽然想起阮小梨之前的欲言又止来,就是为了这个?

“我,我以为这个时辰了,就是睡一觉……”

阮小梨多少有些尴尬,虽然贺烬的确惹她不高兴了,可她也绝对没想过用这种法子把人撵走。

前天贺烬闹她闹得很厉害,今天又很晚了,她哪能想到他还有这个精力做什么,她是真的以为就是盖被纯睡觉。

虽然有些侥幸的心思,但如果自作多情解释了,少不得又得被贺烬挤兑,她也是没办法。

她偷偷瞄了贺烬一眼:“我去给你打水洗手……”

贺烬又瞪了她一眼,连话都懒得说,就自己站起来走了。

阮小梨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心想这回大概是真走了,她抱着被子叹了口气:“早知道就提前说一声了……摸了脏东西怕不是要把手洗掉一层皮……”

她靠在床头,后半宿也没能好好睡,时不时就要醒一醒,然而门口始终是安静的,贺烬真的没有回来,兴许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来了。

其实也好,反正他来了也没孩子,还得喝很苦的避子汤……

阮小梨长长地打了个呵欠,缩进了被子里,这才真的睡了过去,却没多久,就被彩雀喊醒了。

小丫头眼睛亮亮的:“姨娘,爷是不是又留下过夜了?这个月可是来好几回了,你说他是不是觉得姨娘你好了?”

阮小梨黑着眼圈,无奈地看着她:“你想多了,他喝了杯茶就走了……别吵我,我还想再睡会儿。”

彩雀面露失望:“姨娘你真是,怎么不把人留下……要是爷肯多来几回,咱们的日子可好过多了。”

阮小梨只当没听见,拉起被子蒙住了头,彩雀叹了口气,也没有再烦她,挽起袖子去收拾东西了。

大概是知道昨天贺烬没做什么,今天没人来送避子汤,溪兰苑难得清静,阮小梨本以为能多睡一会儿,却没想这清净只持续了短短几刻,她这小屋子,就来了不速之客。

几个姨娘都来了这里,轮番在外头敲门,阮小梨扯着被子捂住耳朵也没什么用处,只好起来。

“姐姐们怎么有空来我这儿?”

虽然都是妾,可这些人要么是达官贵人送的,要么是长公主赏的,出身都比阮小梨高上一大截,难免看不上她。

再加上她是贺烬自己带回来的,虽然对方对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还是被人当成了眼中钉,见面不啐口唾沫都算客气的了,更别说打招呼。

今天这些人竟然登门了……这是抽了什么风?

“阮妹妹这是什么话,咱们住在一个院子里,合该相互照应……来来来,咱们进去说。”

一群人呼啦啦挤进了阮小梨的屋子,阮小梨没来得及拦,这群人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不知道还以为她们才是这屋子的主人。

然而来都来了,阮小梨也不好把人往外头赶,有句话说的好,和气生财。

“……彩雀,泡点茶。”

彩雀不情不愿的去了,阮小梨不知道和这些人说什么,但却敏锐的发现少了几个人。

都在一个院子里,就算不说话,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怎么都能混个脸熟,何况她做皮肉生意的,记人脸是打小就要学的。

太子赏的那个昨天泡了几回冷水,爬不起来正常,可侍郎府将军府送的几个也不见了。

”不喝茶,别麻烦了,我听说昨天爷是在这里过的夜?“

开口的是长公主赏的薛姨娘,长公主赏了不少丫头,但似乎都很听她的话。

她话音一落,几个人就齐刷刷地看了过来,阮小梨下意识关了门:”孙嬷嬷可不让打听爷的行踪。”

旁人家没有这么多规矩,可谁让她们都来历不明,侯府里还有个宫里出身的长公主呢?

几个女人对视一眼,大概是觉得阮小梨在假正经,薛姨娘笑了一声:“怎么算打听呢?都在一个院里还能不知道?你就别摆架子了,昨天爷有没有说过在找什么?”

阮小梨有些无语,这些姐姐们还真是看得起她,贺烬连话都不肯和她多说几句,怎么会告诉她这种事?

见她不说话,几个女人对视一眼,孙姨娘忍不住开口:“你不说我也知道,不就是有人偷了侯爷的东西吗?偷的什么?”

阮小梨是真的不知道,她也没打听过,昨天本来想看个热闹的,还被彩雀教训了一顿。

见她无动于衷,妾侍们对视一眼,都有些不高兴,另一位长公主赏的妾侍,孙姨娘瘪瘪嘴:“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早晚还不得知道?”

阮小梨正想解释一句,外头就响起彩雀的声音:“你谁呀,怎么在这里偷听?”

小桃:“什么叫偷听?我刚到这里,正想敲门呢……一群小妾,有什么值得偷听的?”

姨娘们都站了起来,这话说的太过刺耳了。

小说《侯爷她又脸红了》 第10章 两头为难1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