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无弹窗)主角温阿蛮顾子默小说免费阅读

(无弹窗)主角温阿蛮顾子默小说免费阅读

文章目录

主角叫温阿蛮顾子默的小说叫《世子爷的娇蛮公主》,本小说的作者是孟孟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7章“一年之前,浅浅确实是去过杭州西湖,齐公子,你竟然说你们两个人私定终身,那么除了你之…

《世子爷的娇蛮公主》 第7章 免费试读

第7章

“一年之前,浅浅确实是去过杭州西湖,齐公子,你竟然说你们两个人私定终身,那么除了你之前带过来的这块玉佩之外,你可有浅浅的贴身之物。”

温夫人语气温柔地将这番话问了出来,先不管这个齐越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骗人也好,还是真的有这样的约定也罢。

都必须先将这几件事情,给问清楚才行。

越彦阳从怀里面拿出了一个香囊,送到了温夫人的面前去,“温夫人,我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全部都是真的,我与你的女儿确实是早已私定终身了。”

温浅浅看到了温夫人手里的香囊之后,整个人震惊都不行,她确实是绣过这么一个香囊,但是在一年前就已经丢了,而且丢的地方正好是在杭州西湖。

难不成他们这群人从一年之前就开始设局了吗?

温浅浅自问自己从来没有得罪过任何人,真的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坑自己。

温浅浅虽然不是温夫人和温将军的亲生女儿,但毕竟养在身边这么多年了,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自然是非常熟悉,温夫人看到越彦阳送过来的东西,基本上就已经确定下来了,这件事情确实是跟温浅浅脱不了关系。

温阿蛮瞬间就来了兴趣,她立刻来到了温浅浅的身边,也跟着跪了下来,用一副担忧的语气说道,“妹妹,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你就算不是母亲和父亲亲生的,但是也在我们温家过了这么长时间。”

“你应该知道好歹才对呀,怎么能做出这种与别人私定终身,又不认账的事情呢?”

越彦阳在两个人的旁边跪着,就好像受了极大的屈辱一样,他仰天叹了一口气,抬起了自己的双手左右打量了起来。

“温将军,倘若我齐家没有没落,我还是当年的齐公子,浅浅肯定会同意今天的这门亲事,可是时过境迁,早已不复当年。”

“如今我只不过是一个居无定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乞丐而已,为了不耽误浅浅,我们之前所定下来的那桩婚事,还是免了吧。”

温将军紧紧的皱着眉毛,明显是对温浅浅做的这事情非常生气,“齐越,既然你现在居无定所,那不如以后就留在我将军府吧。”

“就算你与浅浅没有这样的缘分在,但不管怎么说,你们两个人也算是相识一场,而且今天的事情又闹得人尽皆知,若是真的落了我们将军府的话柄,这就麻烦了。”

越彦阳站了起来,对着他行了一个礼,“温将军宅心仁厚,思虑周全,晚辈心里甚是感激,只可惜我这乞丐的生活过惯了,来到将军府中多有不便。”

齐越再看一下温浅浅的时候,眼神变得无比深情了起来,就好像他们两个人之间,真的存在那么一段情一样。

“浅浅,不管当年你我二人是如何相爱,今天为止,我们二人的婚约就彻底的作废了,我希望你能够为自己找一位如意郎君,如此我也能够放心了。”

越彦阳说完了这句话,只留下了一句长长的叹息,随后便离开了这里。

温浅浅刚挺直身体,想要跟温夫人和温将军解释,就立刻被温将军的眼神吓了回去,毕竟现在在他们两个人的眼睛里面,这件事情就已经是证据确凿了。

“浅浅,你知不知道你当年做的这件事情有多么荒唐,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别人知道,也就算了,可是居然在整个京都闹得人尽皆知,你让我把我们将军府的脸往什么地方放?”

温浅浅咬着下嘴唇摇了摇头,不是的,她真的没有做过这件事情。

这根本就是诬陷,这是有人计划好的。

“父亲,母亲,你们两个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话呢?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温阿蛮心里面跟明镜似的,她立刻走到了温浅浅的身边,抓住了她的手,好生安慰了起来。

“浅浅,父亲和母亲也是因为担心你,虽然你不是父母亲生的,但是也好歹代表着我们将军府的脸面,以后可千万不能再去做这么冲动的事情了。”

温阿蛮落落大方的站了起来,“母亲,要我来说,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让浅浅佛堂里面闭门思过一个月,相信她很快就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

温家夫妇对此都没有任何意义,立刻让管家带着温浅浅去了佛堂。

温阿蛮觉得今天的事情简直就是太有意思了,她回到了院子里面,开始思考有关于连傅锡的事情。

对照着前世来看,毫无疑问的,在这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布局了,现在连傅锡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一半,自己必须要好好的想一想,到底要怎么解决当下的麻烦?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温阿蛮带着思烟去前厅吃了晚饭,一边思考着一边朝着院子走,她刚刚走到石子路,随后便听到有什么东西,落到了自己的身后。

温阿蛮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位俊俏的公子,看他这身形气质,总感觉有些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从什么地方见过。

越彦阳摇着手里的扇子,风度翩翩的笑了起来,“公主这才刚刚见过,难不成你就忘了?”

经过越彦阳的一提醒,她这才猛地想起来,这不就是今天的乞丐吗?

“原来你长这幅样子呀。”越彦阳开心的点了点头,“公主觉得今天我的这番表演如何,是不是比那戏台上唱戏的演的还真?”

温阿蛮重重的点了点头,越彦阳演的这出戏简直就是太棒了,不过比起他的表演,她更想知道是谁让他来的。

“你的真名应该不叫齐越吧。”

越彦阳爽快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我的真名叫做越彦阳,如果公主不嫌弃,可以叫我彦阳。”

温阿蛮下意识的叫了声彦阳,便听到越彦阳得寸进尺的说,“既然公主跟我不客气,那我也就不称您为公主了,不如就叫阿蛮吧,这样还显得咱们关系亲近一些。”

小说《世子爷的娇蛮公主》 第7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