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文章目录

独家完整版小说《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由雨儿所编写的穿越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裴朝露萧彦渊,内容主要讲述:“怎么了,哭什么,可是把你踩疼了”丝丝柔柔的声音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安定温和。段鸿羽使劲的摇…

《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 第7章 陛下威武 免费试读

“怎么了,哭什么,可是把你踩疼了”丝丝柔柔的声音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安定温和。

段鸿羽使劲的摇摇头,急急道,“不,不是的,一点儿也不疼”

“那你哭什么”

“因为,因为陛下第一次对臣侍这么好,臣侍有些受宠若惊了,臣侍是开心的”段鸿羽低垂着脑袋,右手紧紧攥着身上的红衣,小声地嗫嚅着。

顾轻寒“噗嗤”一笑,摸了摸他的脑袋,边走边说,“好好休息吧,朕先回去了”

衣袖被紧紧扯住,顾轻寒回身,望着段鸿羽眼里的乞求。难道他真的要她留宿在此吗?

“陛,陛下,您今晚不留在落羽居吗,可是臣侍伺候得不好”

“没有,你很好,只是朕今天没有兴趣”

“我们可以玩些其它的,助助兴的”段鸿羽不死心继续道。

顾轻寒看着段鸿羽死死紧攥着她的衣袖,完全没有松开的架式,玩味一笑,“哦,可是,就你目前这张脸,什么助兴的药朕都提不起来,怎办”

段鸿羽一怔,脸?他的脸怎么了?他一向以自己的脸蛋为荣的,谁不知道他天生就有一幅好脸蛋,别说在流国,就算整个天下,能比得过他的绝美男子,这世上也找不出几个了。

松开顾轻寒的衣袖,一扭一扭的走到梳妆台,看着镜中的自己,段鸿羽怔怔的站着,眸孔巨缩,半响后,“啊……”一声歇斯底里的高分贝的声音穿破窗户,穿破院子,穿破皇宫,往皇宫各个殿里传去。声音里带着惊恐,带着害怕,带着羞人……

落羽居院内,古公公听到这句高分贝的声音,毫无血色的尖瘦下巴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手上兰花指对着面前跪了一地的瘦弱男子一拂,尖细的声音冷冷的,絮絮叨叨地道,“听到没有,听到没有,陛下玩得多尽兴,多勇猛。你们都给杂家好好学学,别尽给陛下添堵。本来还想指望着今晚你们一起上的,就你们这个技术,杂家看也没必了,下次陛下传召,如果伺候得不好,就自己跳下天人井去吧,省得脏了杂家的手,听到没有”

“是”

“是”一众男子颤着身子唯唯诺诺的应着。

落羽居的仆役院子内,段鸿羽的贴身小侍红奴听着这高分贝的惊恐声,心底划下淡淡心疼,眼泪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别人只知道段贵君独宠后宫,只知道段贵君是从一个没有名份的小侍一步步的荣升贵君之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又知道这其中的坎坷,谁又能了解他的苦呢。

每次陛下走了之后,推开门,总能看到一身是伤的贵君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身上,床上,地上,到处血淋淋一片。夜晚,那种歇斯底里的惊恐求饶声总是一声声的传出老远。独自一人的时候,贵君总是落寞地坐在窗前,默默地流着眼泪,舔拭着身上的伤口。

皇宫偏僻的竹雅轩内,一个身着青衣的男子,如青松劲竹般挺立的身体端坐窗前,手上不断轻轻爱抚着桌上的古琴,思绪飘到天外,睁睁的望着窗外的竹林。在男子的后面垂立着一个青衣小侍。

突然,一声高分贝的惊恐声透过竹林,穿了进来。男子身上一震,飘闪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微肿的脸上,眉毛一皱。

“贵君,陛下又在折磨人了,还好今天陛下心情好,不然,怕是我们也得遭殃”男子身后的青衣小侍拿了一件外袍,轻轻套在男子的身上,帮他拢了拢。继而轻声说着。

“陛下越来越残暴了,贵君你知道吗,听说,昨天侍寝的人,除了上官贵君外,其它的人又被乱棍打死,扔进天人井了,最近每晚侍寝的人,除了几位贵君外,其它人不是被扔天人井,就是被活活虐死”

“小青,祸从口出,有些话不是你该说的”略带警告的清冷声音重重的响起。

小青身子一抖,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天啊,他刚刚说了什么,居然说了陛下的坏话,要是被有心人听了去,他这条命还保得住吗,就算是贵君也未定能保得住他了吧。

男子望着窗外竹林,听着风吹而过的“沙沙”竹叶声,半响,悠然的长叹一声。

竹雅轩离落羽居那般远,惊恐的声音都能传得到这里,今晚,想必……

只是可怜了段贵君。那个妖娆妩媚善于捕捉人心却又落寞可怜的段鸿羽。想到陛下的手段,再想到曾经施加在他身上的招术,男子巍然转身,抱着古琴往内窒走去,缓缓吐出一句“将窗户关了,马上就寝。”

落羽居的寝室内,段鸿羽高分贝的声呼出之后,一只手死死的捂住眼睛,整张脸像是煮熟的虾子般胀红,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

天啊,他的脸居然肿成这样,而且还有一只熊猫眼,他居然顶着一张熊猫眼跟陛下面对面相处了这么久。怎么可以这样,陛下以后还会理他吗?还会要他吗?

“陛,陛下,臣侍是不是很丑,您会不会不要臣侍了,呜呜……”

顾轻寒“哈哈”一笑,笑得爽朗,一扫之前的阴霾,衣袖一挥,直接坐了下来。

“你说呢?你不是要侍寝吗,要是朕如今直接走了,岂不是太对不起佳人了”

段鸿羽看着顾轻寒脸上的笑容,身子有一瞬间的怔松。他的陛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爽朗,变得这么和蔼可亲了?印像中,他的陛下脸上都是带着阴狠残暴的气息,稍不如她意,便非打即骂。

“陛下,您真要留下来”段鸿羽不自觉里声音带着哀叹,带着错愕,带着哭腔,带着紧张。

顾轻寒玩味一笑,语带为难,“不是你让朕留下来的吗,本来今晚朕还想好好的欣赏下这皇宫的夜景,如今有佳人相邀,这……”

段鸿羽跨前一步,急急说道,“不,不,不,今天景色美好,正是逛御花园的最好时机,臣侍就不留陛下了,改日臣侍一定好好的伺候陛下”

“这可是你说的,既然如此,朕就先走一步了”

“好,好,臣侍恭送陛下”捂着脸,另一只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汗,对着顾轻寒一躬,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顾轻寒看到段鸿羽的表情,跨出的步又迈了回来,凑进段鸿羽的耳边,轻声道,“怎办,朕突然间不想走了”

“啊?”段鸿羽原本放下的手又遮住眼睛,脸上一跨,嘴巴张得老大,整个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焉了。

看到这个表情,顾轻寒心里的压力一松,瞬间愉悦,这个段鸿羽脱去魅惑讨好的脸蛋,其实也还是很可爱的,处处透着一股质朴萌然呆。

“哈哈哈……”顾轻寒扬起笑脸,笑得灿烂,笑得爽朗,一甩衣袖,大步迈出落羽居。

段鸿羽睁睁的看着顾轻寒走出落羽居大门,许久后,空气里还飘荡着她爽朗开心的笑容。

就这样……就这样……走了……没有要他侍寝?没有罚他?还对他露出这般发自内心的笑容。

掐了自己一把,“咝”,好疼,不是在做梦,真的不是在做梦……

小说《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 第7章 陛下威武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