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污的下面流水的短语 一女两男肉文

污的下面流水的短语 一女两男肉文

楚笙歌没有明白周嘉年的意思:“周先生……”

“以前是我不对,不该让你搬出影园,不能跟璇姨在一起……”他曾经为了成全他的喜欢,将一对母女生生分开。现在回想起那些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觉得更加无地自容。

“以前的事情,我都忘记了……”楚笙歌其实是真的忘了,有时候她也在想,其实失忆也没什么大不了,那些快乐的、值得纪念的事情被忘记了;而那些悲伤的、不堪回首的往事也一起忘掉了。得失之间,这个结果真的很公平。“很多事情,一旦过眼就是云烟,人是要活在当下的,应该往前看……”

面对楚笙歌的宽容,周嘉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答:“笙歌……”

“周先生,再见……”楚笙歌并不想在听周嘉年说什么,此生她最讨厌听的就是‘对不起’这三个字,道歉有什么用呢?他可以把时光倒回5年,把妈妈还给她吗?如果可以,她愿意收下这份歉意。

夕阳西下,楚笙歌走出影园,看到路文在车子旁边站着。他看到楚笙歌,连忙拉开车门:“少奶奶。”

楚笙歌看到路尘寰坐在车子里,光线有些暗,他鲜明的轮廓却像剪影一样映在眼前。

楚笙歌上了车,还没等路尘寰开口,她蹭到路尘寰胸前,用纤细的手臂圈住路尘寰的劲腰。

“怎么了?”路尘寰轻轻拍着楚笙歌的背,这丫头的情绪不对,她平时不会这样的。

“没什么……”楚笙歌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声音闷闷的。

“宝贝,究竟怎么了?你什么都不说,让我去猜,我会很担心的。”路尘寰皱着眉,是不是有人让她受委屈了呢?

“你是不是因为我,跟家里吵架了,然后不能回家?”楚笙歌抬起头,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着清澈的波光。她的家是不得不散了的,她希望路尘寰可以跟家人好好的相处:“不许骗我。”

“没有……没有吵架。”路尘寰不知道楚笙歌听说了什么,不过他确实没有跟父亲吵架,他们之前就讲好的——他选的人父亲不满意,他就退出华艺,路家的财产跟他没一毛钱的关系……其实路尘寰从来没将路家的财产看在眼里,他从来不需要依靠显赫的家族来装饰自己的人生。无论想要什么,他都可以自己去创造。所以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你真没在骗我?”楚笙歌将信将疑。

“我不会骗你的……”路尘寰薄凉的嘴唇压在楚笙歌的眼睛上:“上班习惯吗?累不累?”

“还好……”楚笙歌深深吸了口气,或许真的像书上说的那样,一个人真正开始成熟,不是把事情看透了,而是把事情看淡了。自己不能掌控的事情,她选择看淡一点儿。

“午餐吃什么了?”路尘寰喜欢楚笙歌依赖着自己,这样可以让他惴惴不安的情绪,暂时放松下来。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