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看了会女生下面会湿的文章看 耽美高干产奶

看了会女生下面会湿的文章看 耽美高干产奶

“妈,你到底怎么了嘛,你说话啊,妈!”门外,不知内情的舒沫然还在使劲敲门,觉得手疼了,又开始用脚踹门,嘭嘭嘭的,每一下都让舒曼心惊肉跳。

她清楚的知道女儿对周宁远的依赖,所以才不惜用那3%的股份为代价,甚至不惜一错再错,只为给沫沫铺平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

可现在……

周宁远却不在了!

她该怎么向沫沫解释?

“妈,”舒沫然不知疲倦的踹着门,她最爱的宁远哥哥出事了,她都快急死了,妈也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不给她把最新的进展解释清楚呢?

不管她怎么敲门,舒曼还是不给她开门,舒沫然急的没办法,跺着脚离开,一边下楼一边已经把手机拿了出来,“培儿,你看到新闻没有啊,网上传的宁远哥哥出事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啊,你有没有得到什么消息啊?”

“我能有什么消息啊,你都不知道的事我哪里能知道!”秦培儿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嘴,语气不似从前的奉承。

舒沫然觉得刺耳,当即也是拉高了声音,“你怎么回事啊,我不就问问你知不知道什么消息啊,干什么冷嘲热讽的,我也是有病才想到打电话给你,挂了!”

她生气的把电话掐了,嘴里好生碎碎念着,把秦培儿结结实实骂了一顿,转身一看舒曼的房间依旧关紧了门,她恨恨的一跺脚,飞快跑下楼。

不管了,既然妈妈什么都不肯告诉她,她就打电话给文姨,她是宁远哥哥的妈妈,肯定知道宁远哥哥的消息,她满心笃定的又拨了李韵文的电话,手机却是关机!

舒沫然气的险些抓狂,发泄的大喊几声,将客厅茶几上的东西通通都扫到了地上,底下一干佣人哪里还有敢出头的,纷纷要多远躲多远去了!

发泄了好大一通,把所有能砸的东西几乎都砸了一遍,舒沫然还觉得不解气,抱着手机坐在沙发里,嘟起嘴,满脸怨恨!

也不知过了多久。

楼上传来脚步声,舒曼拖着沉重的步伐下楼,面色同样沉重,舒曼正生着气呢,看了她一眼,嘴一嘟,又把脸转开,生气的不看她。

舒曼简直心力交瘁,挪着步子慢慢走近,在沙发里坐下,伸手去碰舒沫然的脸,被她嫌恶的一把打开,舒曼看着自己被打开的手,呆了半晌,眸中隐含泪花,表情酸楚!

舒沫然一点不觉得自己过分,气呼呼的抱着手臂,眼角偷偷睨向舒曼,想看她打算什么时候安抚自己,谁叫她惹她生气的,讨厌!

舒曼垂着眼帘,偷偷抹了把眼泪,手轻轻搭在舒沫然肩膀,尽管难以启齿,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用力做了个深呼吸,她用尽量平缓的语气开口,“沫沫,有个事你听妈妈说。”

“说吧!”舒沫然一脸傲慢的不以为然。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