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主角朱慈烺骆养性 小说周奎身为当朝国丈在线阅读

主角朱慈烺骆养性 小说周奎身为当朝国丈在线阅读

文章目录

主角叫朱慈烺骆养性的书名叫《周奎身为当朝国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吃货大联盟创作的古代穿越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13章这个崇祯还真自以为他知道:“商税,这个朕知晓。百姓已然很是困苦了,朝臣们跟朕言道商…

《周奎身为当朝国丈》 第13章 免费试读

第13章

这个崇祯还真自以为他知道:“商税,这个朕知晓。百姓已然很是困苦了,朝臣们跟朕言道商税乃是与民争利。再收商税,百姓负担业已沉重,大明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是以,朕再困难,也没有向百姓们收取商税一说。”

“父皇您错了,错之极矣。”朱慈烺回道。

周皇后大惊:“慈烺,胡说什么!”

说皇帝错了,换成别的人早就脑袋搬家了。即便是皇帝做错了事,你也不能直截了当的说人家错了,要委婉的说出来,比如说陛下这事恐有不妥,而不是说你错了,错之极矣。

但朱慈烺是太子,一家人吃的家常便饭。崇祯并不以为意,摆手示意曹皇后不必大惊小怪:“你倒是说说,朕何错之有。”

朱慈烺沉吟了一下:“父皇可还记得一首诗谣么;永丰圩接永宁乡,一亩官田八斗粮。人家种田无厚薄,了得官租身即乐。

前年大水平斗门,圩底禾苗没半分。里胥告灾县官怒,至今迫租如迫魂。

有田迫租未足怪,尽将官田作民卖。富家得田贫纳租,年年旧租结新债。”

《永丰谣》是明代王弼创作的一首诗,诗中反映了百姓困苦。官田官租很高,遇到天灾人祸无法交租只好把官田卖掉。结果田产虽然卖了,税还是交不上,旧租加上新债,只能卖掉家里的牲畜牛羊甚至还得卖儿卖女。

崇祯接着吟道:“旧租了,新租促,更向城中卖黄犊。一犊千文任时估,债家算息不算母。

于乎有犊可卖君莫悲,东邻卖犊兼卖儿。但愿有儿在我边,明年还得种官田。”

朱慈烺点点头:“正是如此,父皇再继续征收赋税,则民变继续四起。到最后、这个到最后…”

朱慈烺没敢说下去,因为周皇后频频给他使眼色。崇祯并没有愤怒,而是面色悲痛:“朕又何尝不知,可不受税,国家哪儿来的钱打仗。皇儿,朕很难的,若是天下太平,朕愿做一个轻徭薄赋的好皇帝。可、可如今盗贼四起,朕又能奈何。”

崇祯觉得不该冲儿子发牢骚的,可一个人憋得久了,总得找个发泄的地方。曹皇后有些不悦,这本是一家人难得和和美美团聚的时刻,朱慈烺却打破了这种美好:“皇儿,这些军国大事等你长大了再和你父皇谈论不迟。你父皇每日鞠躬尽瘁的为江山辛劳,你竟还说这些尽是伤你父皇心的话。”

朱慈烺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母后,儿臣并没有有伤父皇的意思。而是东林势盛,众正盈朝,这不征收商税,是因为东林党人和商人勾结。”

“慈烺,你胡说什么!”周皇后大怒,随即又对崇祯说道:“陛下,这孩子糊涂了,是臣妾管教不周,还请陛下息怒。”

因为周皇后发现崇祯的脸色极其难看,朱慈烺说完这些话心中也着实惊惧。以崇祯对别人的脾气,说着话的人不是脑袋搬家就是流放发配去了。

谁知崇祯只是冷冷的说了三个字:“说下去。”

既然说到了这里,朱慈烺干脆也豁出去了,反正这些话本就是他想对崇祯说的:“父皇,两淮盐商、东南沿海的各路商人还有那些晋商、浙商,徽商这些大商团,甚至于关乎国本的工税,如采矿、造船业、军械、织造、窑冶、烧造、造纸等这些手工业,其背后都有东林臣子的参与。父皇若收取商税,乃是动了这些人的根本利益。是以,这些臣子们跟父皇说商税是什么与民争利,其实不过是怕朝廷与他们自己争利的托词而已。”

“砰!”的一声,崇祯愤怒的将桌子给掀翻了。

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周皇后就让殿内的宫人们都退了下去。皇帝龙颜震怒,吓得那些殿外的宫人们纷纷跪下。他们虽然听不到里面在吵些什么,可皇帝龙颜大怒掀桌子他们却听见了。

崇祯皇帝动怒,这些宫人无不吓得瑟瑟发抖,都不知道这殿内的皇后和太子做了什么事,居然让万岁爷如此怒不可遏。

周皇后也吓得慌忙拉着朱慈烺跪了下来:“万岁息怒,都是臣妾的错,是臣妾管教无妨,请万岁爷恕罪!”

正史极少见明朝称呼皇帝为皇上的,那是满清才有的玩意儿。一般崇祯大家都叫他万岁爷或者皇爷,周皇后喜欢私下称呼他为陛下。看到崇祯动怒,她慌忙又改称万岁。

朱慈烺极是倔强,虽然被迫跟着跪下,可并无丝毫悔改之心。

崇祯气的浑身颤抖,怒指着他:“说,这些话你都是从哪儿听来,从哪里听来的!”

朱慈烺高傲的抬起头:“父皇,这还用听么。有多少太监、后宫、藩王、官僚、绅士,这些人背后都操控着多少商业。而这些人都没有人对他们收税,大部分税收流失。朝廷只是不断的向百姓和中小商人不断加税:该征的不征,死征百姓和那些糊口的小商小贩,儿臣说三个月,三个月凑够一千万两还是少的。父皇若是相信儿臣,别说是一千万两,三千万两儿臣也给你收的出来!”

崇祯脸色由青转白,周皇后跪在地上心惊肉跳,她毫不怀疑下一秒崇祯会一个巴掌甩在朱慈烺的脸上。或者,一声令下着人将朱慈烺夺去太子之位囚禁幽闭起来。

可崇祯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颓然坐倒在了椅子上。其实,他并没有生朱慈烺的气,他气的是自己。

这么多臣子,每一个都装的道貌岸然、大公无私,竟然没有一个人对自己说出这番话来。没想到居然还是进了锦衣卫的太子跟自己说出了这些逆耳忠言,其实也不能全怪群臣。臣子们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喜怒无常,无人敢仗义执言罢了。

或者说,有人即便是想说实话。也会被朝臣们群起而攻之,最后成为众矢之的,而崇祯自己又是是非不分,肯定也会治罪与此人。

直到,今日朱慈烺将这番话说给自己,崇祯才恍然大明白起来。原来,收取商税与民争利,不过是朝臣们糊弄自己的理由而已。

小说《周奎身为当朝国丈》 第13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