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女人三十五康然全章节目录阅读

女人三十五是一本由作者街灯创作编写的都市暧昧逆袭小说。小说故事中康然是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男人,可因为妻子杨悦,他奋不顾身的在都市中闯荡,更是有了一家自己的公司,可他没想到,在自己被好兄弟背叛之后,他背负上了千万债务,康然更是为了让妻子过上好点的日子压榨自己的生活,可在最后康然才发现,原来好兄弟之所以能够背叛自己,是因为自己的妻子设计,而杨悦早就已经背叛了康然,康然只不过一直被蒙在鼓里,愤怒的仇恨和背叛的耻辱让康然决定重新奋斗复仇!

女人三十五康然小说导读

我爱杨悦。我深爱我的妻子。

所以在她说她找了薪资更高的工作后,我丝毫没有疑惑,甚至还为了给她一个惊喜,特意去到她单位楼下等待,生活再难,邀请她烛光晚餐的能力我还是有的。

这段日子也是苦了她了,不止是资金上的压力,那些个平时一块逛街的小姐妹估计跟我那帮兄弟一个样子,无利可图便作鸟兽散了吧。况且因为长时间吸烟酗酒,我的身体已大不如前,连正常的夫妻生活都难以维持。

可我所有的歉疚,在我到她公司楼下,看着她挽着另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男人的手出现的时候,成了天大的笑话!

陈默,你好样的!我草你大爷!

杀人的冲动萌发在一瞬间。

愤怒到了极致人会变的无比冷静,我心底思索着现在能用什么手段把我这曾经“最好”的兄弟一击毙命,是用刀割了他的大动脉,还是开车在他那肮脏的身躯上碾过去!

是的,即使到了这一刻,在我潜意识里我仍然选择相信杨悦,相信她不会伤害我。

但被现实打脸的下一刹那,我只觉得胸口火辣辣的疼痛感几乎要将我撕裂!

因为我亲眼看着我的妻子,我深爱的女人,踮起脚尖羞涩着一张漂亮的脸,在那个男人的脸上吻了一下。而后男人揽过她的腰,当着众人面前,来了个法式热吻!

他们彼此那种习以为常的亲近让我心惊,我无法想象这两个人是在我眼皮底下暗度陈仓了多少年!而我失败的原因也瞬间明朗了起来,我怎么也想不到,我那深爱的枕边人,竟然会是致使我坠入深渊的罪魁祸首!

原来每个忙碌的夜晚里那杯温热的牛奶,每次在家工作时都要对我撒娇非得窝在我怀里竟然只是为了那张芯片的内容,为了能知道我的设计并且透露给我的好兄弟,她的情人陈默!

亏得我还会相信她那一句:“平时你就忙,在家我就想跟你黏在一起嘛~”这种鬼话!

以往一切幸福画面在眼前不断上演,崩塌,如碎了满地的玻璃,我颤抖着去捡,却再看不清楚画面,只剩了满身伤痕。

杨悦——!

我在心底大吼,几乎要冲上去将他们撕碎!

可就在下一秒,我那年迈父母的身影在眼前一闪而过,生生止住了我冲上去的脚步。

我是家中独子,这段时间为了我的颓废,父母已是操碎了心。若我现在真的凭着一时冲动与他们玉石俱焚,那我的父母要怎么办?我杀了人,自然也要以命相抵,父母为我辛苦了一辈子,我又怎么忍心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心口阵阵绞痛,思路却无比清晰起来。

现在我要怎么办?摊开一切吗?

不!怎么可能!

正在我犹豫的片刻,远处陈默与杨悦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我眼前,同时融入深沉的夜色。

我暗自咬牙,最后深呼吸,擦干眼泪,也跟着离开了原地。

心底的恶魔消失的悄无声息,可它留在我心里的种子会慢慢长大,总有一天,它会成长到足以毁灭一切。

今日我失去的所有,有朝一日,我一定会亲手拿回来!

那晚我没回家。

杨悦在八点左右给我打过电话,她那边吵得很,我这边同样也是妖魔鬼怪的世界,彼此说话全靠吼,杨悦在那边吼我:“康然!我今天不回去啦!佳佳失恋啦,我陪她了啊!”

她吼的大声,我听的断断续续,也跟着感觉往回吼:“行!媳妇儿!我今天也不回去,我兄弟也失恋,我就陪他去啦!”

那边显然没想到我这五好青年还有夜不归宿的一天,愣了半晌,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听着电话里的忙音,笑着招呼酒保再来一杯。

杨悦啊杨悦,你说的失恋那叫热恋。我说的失恋才是真失恋。

只不过失恋的人不是我兄弟。是我这个绿脑袋的倒霉蛋罢了。

两个小时前再如何故作坚强,只剩一个人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委屈,疼痛感从心脏向着四肢蔓延,让我连呼吸都觉得痛苦。

借着酒精麻痹自己这件事,自公司出事后我没少做,没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看来今天应该再多喝两杯。

你看啊康然,你就是一废物!真没出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越喝越清醒,酒精的味道在口中越来越淡,喝到后来如白水一般毫无滋味。我自嘲地笑笑,你说感情是不是也是这么个东西,细水长流的稳定怎抵得过他人不经意的火热一瞥?

哈……这就是所谓的:能离开的都是不够爱吧。

我甚至自虐地想到,这些年杨悦跟着我是不是太勉强她了。她究竟是以什么面容与我相处的呢?那些深夜里的拥抱,亲近时的情话,灵魂都交融的时候,她有过真心的笑容吗?

就同我当年见她的那一面,后来那些日子里,我是不是再也没见过她这样的微笑了。

头痛欲裂。所有的温柔甜蜜,在背叛的现实前显得那么不堪一击,我对她满腔炽热的爱意,仿佛全部用来融化了冰山,时至如今,冰山仍是巍峨伫立,我的内心深处却只剩冰凉的雪水,一遍遍冲击着我脆弱的灵魂,冷入骨髓。

神奇的是我已经觉得麻木,原来人疼的时候竟会连情绪都失去了。

日子是肯定过不下去了。不如最近,就先骗她说我出差了吧。

至于陈默……

我灌下杯子里的酒,恶狠狠地咬碎了冰块。

你给我等着!

我就不信你没有我,方案能做到毫无破绽!

商场如战场,在这无硝烟的战场上,任何一步踏错都会置人于死地。

所有看来毫无问题的东西,往往更需要百次千次的模拟、试验,才能最终定下方案。

术业有专攻,我要是没这点能耐,也不用开什么公司了。

若不是对杨悦与陈默毫无戒备,我怎么会一夕间输的一败涂地!

不过这样也很好,想要套住一只老虎,当然也得有被咬死的觉悟。

我仿佛都能看到陈默那张脸上的气急败坏,不能亲眼见到真是可惜极了。

心情莫名放松了些,酒意便跟着上涌,眼前逐渐模糊起来。对面酒保似乎与谁打了招呼,我摇晃着站起身,下一秒又被一只冰凉的手按了回去。

“怎么就能喝成这样子。”

女人的气息拂过耳畔,冰凉中带有丝丝甜意。

我下意思手臂回转,覆盖上了那只搭在我肩膀上的手,与她的声音相符,她的手也冰冰凉凉的。

不是我记忆中干燥温热的触感,却在这深夜里令我觉得格外温暖。

只是这让我温暖的女人,再不是杨悦了。

醒来时入眼是淡紫色的窗帘,还未待我仔细辨明所处何地,剧烈的头疼就让我想往墙上狠狠撞它个千八百回。

就在我准备把想法付诸实践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推开,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穿着居家服,手捧了一本书出现在门口,直勾勾地盯着我,也不讲话。

半晌,我咽了咽口水,询问道:“那个,这里是?”

“我家。”

“所以我……?”

“捡的。”

女人惜字如金,我在风中凌乱。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窘迫,女人竟是噗呲一声笑了,合上书后走进来随意坐在床沿一边,笑着问我说:“你真不认识我了啊?”

几乎在她问我的同时,我就摇了摇头。像她这么好看的人,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几个。

杨悦算得上一个。但她们是完全不同类型的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