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抖音】小说谁偷走了栩栩的命格无广告阅读

【抖音】小说谁偷走了栩栩的命格无广告阅读

文章目录

甜宠新书《谁偷走了栩栩的命格》是小叙最新写的一本悬疑推理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梁栩栩成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小妹妹你还好吧。”我这才发现,身旁还有一个男人,二十多岁,戴着无框眼镜,一身西服,蛮斯文…

《谁偷走了栩栩的命格》 第9章 免费试读

“小妹妹你还好吧。”

我这才发现,身旁还有一个男人,二十多岁,戴着无框眼镜,一身西服,蛮斯文的样儿,他弯身扶我起来,温声说着,“我老板的意思是,如果你对生活失望透顶了,咬咬牙挺过今天,明天再挺到后天,一天一天坚持下去,你就会越来越好了……”

啥意思?

我懵懵圈站起来,除了能捋出他口中的‘老板’是薅摔我的人。

其余我都没听懂!

“叔叔,我没想死。”

“你是……抑郁症吧。”

他对我叹了口气,“现在的学生压力也很大的,你父母一定对你要求很高,你心里呢,也不愿意让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你,所以,你会伪装成正常的模样,直到自己承受不住,其实不用这样的,你如果不舒服,就跟医生谈,不要排斥药物,小妹妹,你人生的道路还很长,要加油,千万别再想不开了。”

“……”

他到底再说什么?

我**疼着,听着他一波一波的劝慰,直到他问起我父母,我才反应过来,对呀,奶奶呢!

想着,我微瘸着腿奔到窗边,探头一看,底下人来人往,根本就没有奶奶。

而且这个高度,奶奶就算在楼下喊我,声音也不会那么清晰。

“小妹妹!!”

斯文男又拽了一把我衣服,“你这样就不好了,天大的事儿,也不能用跳楼去解决呀!”

“叔叔!”

我愁的啊,他一拽我**更疼了,不知道为啥,头也开始晕,手脚又开始没什么力,“我真没想死,我也不是你说的什么症,我是看见奶奶在楼下了,我喊她来着,没想跳楼!”

“你腿都蹬上去了呀。”

斯文男指了指窗台,“我陪着老板一出来,就看你爬上去了,喊你也不理人,头朝下使劲儿,要不是我老板眼疾手快,你我现在就阴阳两隔了。”

蹬上去了?

不可能。

我明明就伸出手跟奶奶……

难不成,又被魇了?

咋说也被吓过几回,有点经验,我也不跟他犟,算他是好心,还有刚才薅我那个人,兴许没他俩,我真就‘库通’一下,又走上那条灰蒙蒙的大路了!

“叔叔,谢谢你。”

身体又开始不舒服,我深吸了口气对着斯文男鞠了个躬,“我人生还没开始呢,更没啥好失望的,住这病房就是想好好活着,刚才的事儿,是意外,我以为奶奶在楼下喊我,其实……看错了可能,我先回屋了,一会儿我爸妈就回来了,谢谢你。”

具体的,我现在也解释不清楚。

说多了更得让他觉得我精神有问题。

斯文男见状倒似放心了几分,送我回到病房,还说他姓周,叫周子恒。

这些天跟他老板在隔壁的A901陪护来着,不过公司有事,明早他们要飞外地,如果我有烦心事,他愿意留下电话号码,我可以随时打给他,他愿意开解我。

得!

还是认为我有那啥症。

不过人很热心。

我没要他电话号码,跟他道了谢,顺便朝隔壁的A901瞄了眼。

挺寸。

我算不算间接捡条命?

“小妹妹?”

刚关上门,周子恒又敲了三声门探头进来,“有件事吧,我认为还是提醒你一下比较好。”

“什么事?”

我看向他,“叔叔,我发誓,我真没想死,更不会跳楼。”

吓人不。

“不是……”

他脸上跃起尴尬,“是我觉的吧,我虽然比你年长几岁,对比你这七八点钟的太阳是老一点,可怎么着,也不至于是叔叔辈的,你称呼我为叔叔,不太妥当吧。”

“哦。”

我明白了,“谢谢你了,周子恒。”

“?”

周子恒微怔,旋即笑了,“成吧,你要加油呀,再见。”

我云里雾里的看他又关好门。

什么毛病。

在家里和爸妈年纪相当的长辈我都叫叔叔婶子,四五十岁的是我哥哥姐姐。

不光如此,我还有好几个三十多岁的大侄儿,二十多岁的外甥女。

没辙!

谁叫咱辈分大。

后来爸爸给我立了规矩,出门在外就不能按家里的辈分走。

凡是成年男性,我一律称呼为叔叔。

不然人家好以为我不懂礼貌。

没成想周子恒还不爱听。

既然是平辈儿,我也乐意叫名字,亲切。

胡思乱想了一阵,我回到内卧找出爸爸留下的手机。

坐到床边拨出家里的号码,确认一下奶奶在不在家,是我真看错,还是……

等待接听的功夫,腿一阵一阵的发麻,手臂也开始酸软无力。

“喂,哪位啊。”

“奶奶!”

我听到奶奶的声音心就提起来,“您在家呢!”

“在呢啊,和小玲正看电视剧呢。”

奶奶笑了声,“栩栩啊,昨个没说,你具体哪天回来,这些天住院没亏到嘴吧,跟奶奶说想吃啥,奶奶提前给你准备好……”

“我……”

听筒那边又传出二嫂的声音,“栩栩啊,病好了就赶紧回家吧,嫂子都想你啦!”

我应和了两句放下手机,奶奶在家,就确定我被鬼迷了。

这么说,三姑真没给黑脸鬼送走?

过了会儿,爸妈笑容满面的回来了,进门便喊我,明天就能出院了!

走到里间,他俩看到我就愣了愣,“栩栩,怎么脸色变差了?”

我不想扫他俩兴,可心慌的不行,就把刚才的遭遇说了。

“爸妈,黑脸鬼可能还在,再找三姑来看看吧,要不是有人拉我一下,我可能真就掉下去了。”

他俩听完就紧张上了,“栩栩,今天你三姑来不了了,她昨晚走的时候就说,今天要去外市一个庙里参加个什么会,晚上就在她朋友家住了,得明天才能回来呢。”

啊?

这咋整。

妈妈摸了摸我额头,“没发烧,栩栩,要不咱先不着急出院,等你三姑回来再说。”

爸爸也说,从现在开始,病房里不会留我自己,他跟妈妈必保有一个人陪我,如何都能撑到三姑过来。

我点了点头,只能这样了。

晚上吃完饭,我就继续开始背诵心经。

不知是不是又被吓到,下午开始,屋里好闻的味道就很淡很淡了。

我虽没发烧,身体却虚的狠,只能从三姑给的经文上,寻求一些慰藉。

正背着,妈妈忽的从沙发上起身,对着我就疾步而来,“栩栩,咱们得赶紧走了!”

“去哪?”

妈妈不回答我,扯着我就朝病房外面跑,她的力道很大,手很凉,拽的我手腕生疼,跌跌撞撞的跟着她出了病房,我慌张的叫起爸爸,猛地想起爸爸出去抽烟了。

走廊变得很黑,我看不清哪是哪,只能被我妈拽着跑,七扭八拐的,她跟我说上车,快上车!

然后就松开手,从后面推着我!

我眼前很黑,看不到车子在哪,被她推的,只觉碰到的东西都是软的!

“栩栩!你快上呀!”

妈妈的音调变得诡异尖利,我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挣扎着不想上,“这是哪呀,妈,妈,我要回去,我要……啊!!”

“干什么呢!!”

崩溃间,我背身响起一记冷喝,紧接着,我后腰又被人一薅,整个人再次腾空,飞转,落地后‘啪叽’!一声,****辣的疼!

“呃……”

真实痛感居然让我有了一丝心安,我嘶着声,抬起眼,身前站着个高大的男人,他背着光,五官晦暗不清,声音却是低沉有力,“怎么着,跳楼没意思,你还换个花样玩儿是吧!”

“……”

我颤颤的,缓了好几秒才发现这是医院的步行梯,我就摔在了安全门的墙角,微微歪头,就看到男人身后的楼梯扶手上,正挂着一条微微摇晃的绳子圈。

小说《谁偷走了栩栩的命格》 第9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