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妖宠 [剑三+修真]完结作者:云水阳

书名:妖宠 [剑三+修真]

作者:云水阳

文案:

殷司雨一直觉得自己命不错,

穿越带外挂,师尊很美貌,厄,是很靠谱,

神马?师尊是妖怪?没关系,咱不在意!

只不过在某个人生拐点之后,

他觉得一定是因为之前过得太顺利,所以他的日子开始苦逼了。

他真的不是什么妖皇转世阿喂!

都解释了那帮榆木脑袋居然还不相信!

妈蛋,修真界呆不下去了,只好跟着师尊跑到了妖界,

然后才发现妖界好凶残啊,动不动就打打杀杀啊,

师尊……求救命!

其实这就是一个秀爷穿到修真·世界不小心站错队,为了保护自己和师傅努力变强的故事。

蓝牌推荐:

殷司雨带着剑三系统穿越到了修真世界,遇到了清霄宫主郁泽。郁泽真正的身份是妖界妖将之一,他误认为殷司雨是妖皇转世,将其带回清霄宫。在十几年的相处之中,两人情愫渐生。郁泽找到了妖皇的元魂珠,真正妖皇转世出现了。清霄宫灭门,殷司雨更是受到修真界的追杀,为了报仇不惜化为半妖……尘埃落定之后殷司雨去了妖界,在那里他遇到了恢复记忆后寻来的郁泽。 本文文风轻松,语言诙谐有趣,故事情节处理的干净利落,一点一点将主角殷司雨因为卷入了人妖两族之间的仇怨而不得不一步步慢慢长大,在这个故事中没有黏黏糊糊的儿女情长,也没有太多的爱恨纠缠,主角坚韧、乐观、深情偶尔还带点小迷糊,他和郁泽之间的感情也让人为之动容。

☆、第1章 穿你妹的越

遍布参天古木的森林之中,殷司雨坐在一棵大树下正在调息。刚刚用轻功赶路将气力值都消耗完了,大侠的轻功果然就是不如门派的轻功。一想起七秀坊的可高可远可观赏的轻功,殷司雨就特别的怀念。

调息的过程中殷司雨打开了自己的人物面板看,每当看到原本出现个可爱萝莉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小正太的形象,他就忍不住嘴角抽搐,更坑爹的是那张脸没变啊!虽然身材头发变了,但是……一个正太顶着一张萝莉脸是闹哪样?

本来捏脸系统出了之后,他花费无数心血捏出来的脸是每天都能萌醒他自己的节奏,但是不代表他喜欢顶着这样一张脸!

好吧,他是不是应该感谢穿越大神没让他穿成一个小萝莉而变成了一个正太?问题是穿都穿了,好歹也给条活路吧?为咩是十级啊,勉强给了一个刚出新手村的等级是闹哪样啊,这是坑爹呢坑爹呢还是坑爹呢?

殷司雨真的后悔了,萝莉变正太,简直是让人喷血的节奏,要知道七秀的正太跳起剑舞来简直就是想让人抽一抽的存在啊。

就在殷司雨准备打开地图继续用轻功赶路的时候,突然听到前面悉悉索索的有声音,隐隐的还能听到有人说话。

哎呀妈,终于碰到人了,再在这深山老林里走两天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穿越到了史前社会。

殷司雨兴奋的冲着有声音的地方跑去,不过人小腿短,扑腾了半天也没拉近多少距离,倒是把那边的对话都听了个差不多。

“快掉找找,那孽畜受了伤肯定跑不远!”

咦咦咦,这是在抓捕什么吗?殷司雨的脚步一顿,听上去那个声音似乎很焦急,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人估计没有心情去搭理一个莫名冒出来的小孩子吧?

“这狐崽子跑的可够快的,师兄他真的是妖?”

“哼,当然了,否则怎么一杯幻真酒就化形了?”

卧槽?他听到了什么?狐妖?殷司雨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他本来以为只是穿越到了剑三的世界里,但是现在……出现妖怪这种东西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啊。

剑三再怎么玄幻也没有出现过妖类,殷司雨悄悄往后退了两步,觉得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他有些承受不来。

结果这一退就感觉他的脚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白色的毛茸茸的有着两只尖尖耳朵一条毛茸茸尾巴的犬类生物正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殷司雨愣了一下,一瞬间以为是只白色的小狗,可是蹲下来之后却又发现有点不太像。等目标选择到上面的时候,发现名称变成了——白狐。

殷司雨忍不住小声问道:“喂,你不会就是他们要找的狐妖吧?”

那只小白狐微微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倒是刚刚来这里追杀白狐的那些人听到了动静喊了一声:“谁在那里?”

殷司雨头皮一紧,他不想惹麻烦但是麻烦找上门了啊。他不是妖类,当然可以置身事外,只不过……这小狐狸让有着隐藏绒毛控属性的殷司雨舍不下啊。

叹了口气,心一横,他直接把这狐狸抱起来往背包里一放,直接放到了宠物栏。谢天谢地,居然可以装进去。然后趁着那边的人过来之前,施展新轻功走人!

只可惜他太小看对方了,轻功固然快速但是那些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更坑爹的是他的气力值太少了,用了两次轻功基本上也就差不多了,为了避免自己摔死他只能停下来。

“小子,你是什么人?”为首的一个身着道袍相貌普通的男子毫不客气的开口问道。

殷司雨瞪眼:“我干嘛告诉你们?你们又是什么人?”

“师兄,这小子看起来邪里邪气的,要不要带回去……”

那男人打量了一下殷司雨,见对方就穿着一条短裤,头发颜色还是白色的,心里虽然纳闷却还是摇了摇头:“他身上没有妖气。”想了想他缓和了一下脸色问道:“小朋友,你有没有看到一只白色的狐狸?”

“白色的狐狸?没有啊。”殷司雨一脸的茫然:“这山里从来没见到过白色的狐狸。”

“那你看到我们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