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一号特卫李正完整版目录阅读

一号特卫是一本讲述了李正都市逆袭的小说。小说故事中李正是一个新兵,在进入了特卫部队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只有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而当他在部队中忍耐无数,可漂亮的女军医在李正的面前转悠时,他却想起了自己在入伍之前的不良行事,可在他被女军医杨丽娜害的站不起来的时候,李正才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痛苦。

一号特卫李正小说导读

为了弥补一下入伍几个月来自己对美的缺失,我特意转了个圈儿,迂回而去。一路上,花枝招展的美女们,带着久违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她们将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发挥的淋漓尽致,尤其是在节省布料方面,更是突出。我天生对美女缺乏免疫力,更何况是这段时间,一直在进行新兵训练,根本没多少机会接触什么女青年。如果不是穿着讨厌的军装,我肯定会施展自己入伍前那叱咤风云的泡妞绝技,上前去索骗一下她们的电话号码……

望而兴叹了一路,终于置身于大队部卫生所。卫生所共有四个人,两男两女。两男都是从地方上特招进来的,属于文职干部,一直默默无闻;两女则都是考进来的军医,一美一丑,丑的那个比林无敌还丑,美的那个,目前还尚未找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她的美。

走进值班室,我像沙场点兵一样,用一根潇洒的手指头指向美女军医杨丽娜,道:“肚子疼,帮我检查检查!”

有个脸上尽是青春痘的男军医,批评我道:“你这个新兵!怎么这么没礼貌?你们老兵没教你,到了卫生所,要么喊医生,要么喊班长……”

我直接当他是在自言自语,充耳不闻。军医杨丽娜轻盈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摆手带我走进了内间的检查室。虽然这段距离仅仅只有三四米处,但我却在杨丽娜的背影里,感受到了震撼。这个年仅二十来岁的女医生,一直是整个四太队官兵心中的美丽传说。一身洁白的大褂穿在身,竟然丝毫没有掩饰住她火热的身材,笔挺的腰身,曼妙的S型曲线,直接印证着这个女孩绝对是人间的一大杀手,她能在不动声色之间,俘获任何见过她的男人的心,若有例外,除非是女人。当然,不是她擅长搔首弄姿勾引男人,而是她的气质过于奢华,不扭捏作态而天然性感,不施粉黛亦天然妩媚。

杨丽娜在一张小床前站定,轻拍了一下床面儿,淡然道:“躺下吧,李正。肚子疼,有可能是急性肠炎。”

我不由得为之一震:“你怎么知道我叫李正?”

杨丽娜轻轻一笑,歪了下漂亮的小脑袋:“我知道你叫李正,很出乎意料吗?四大队有谁不认识你呀,你的光辉事迹—–”

我脸腾地一红,赶快挥手止住她的话:“那些过去,不提也罢。”

我心里清楚的很,她所谓的‘光辉事迹’,是何含义。不错,我李正在新兵连就是名人,如雷贯耳,骇人听闻。只不过,都是负面的而已。

在杨丽娜的指引下,我躺在了病床上,面朝上,脸却情不自禁地瞟向杨丽娜。她穿白大褂的样子,很漂亮,衣服干净整洁,朴素之下,掩饰不住她惊世骇俗的美丽,更掩饰不住她压倒一切的奢华。她从容的举止当中,蕴藏着异性特有的美丽与诱惑。那微微的笑意,竟能博得我一阵欢心荡漾,甚至是浮想联翩。相当初,我李正也曾阅女无数,已经修炼到近乎柳下惠境界的我,为何偏偏对一个衣衫整齐的女军医,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这是怎样一个女人啊,说她性感,她却如此清纯;说她清纯,她又如此妩媚。

她从容的动作,哪怕是纤手移动的痕迹,都会让我心里腾起一阵不小的浪花。我控制不住自己那近乎膜拜的眼神,尽管我在心里,不断地提醒自己:我是军人,我是军人—–但遇到了这样的女人,任你是谁都无法抵御。

我承认,在这个女军医面前,我控制不住自己某些近乎肮脏的心念。

杨丽娜轻轻地靠近床体,半坐在床上,她轻拍了一下我的小腹处,纤纤细手在我身体上方,划过一道曼妙的痕迹。

“把上衣撸上去!你这军装该洗了,有点儿脏了!”杨丽娜轻挪了一下屁股,说道。

我道:“没人帮我洗,我又不会洗!”一边说着,我一边将衣服撸了上去,露出了腹部。实际上,我的肚子根本不疼,装病,当初一直是我逃避上课的法宝,如今,也成了逃避训练的理由。

“懒!懒人!没见过你这么懒的新兵!”杨丽娜笑着将身子朝前凑了凑,将一只手摁在了我的腹部。

我心怀愉悦地接受着她的‘批评’,配合着再将上衣往上拉了拉。我敢相信,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欣然地接受着别人的批评,在家里,父母若是敢说我懒,后果一定很严重;来到部队也是一样,新兵连的时候,班长也曾批评过我衣服脏骂我懒,结果被我堂而皇之地反唇相讥一番。当然,最后的结果,还是我去乖乖地洗了衣服……部队不比社会,我得顺应大局。

杨丽娜在我腹部摁了一下,问:“这儿疼不疼?”

我摇头:“不疼。”我能感觉到她上的温度,这种医生对病人的正常触摸,在我看来,竟然会是那般惬意。

杨丽娜再按别处,再问:“这儿呢?”

我继续摇头:“也不疼。”

在回答了五个‘不疼’之后,我望见杨丽娜的脸上,那两道柳叶弯眉不由得轻促了起来。

根本没病,疼才怪!我一边在心里偷乐,一边瞧着杨丽娜,如同欣赏一道旷世奇景,那般赏心悦目,那般刺激心灵!

杨丽娜转身拿了听诊器过来,按在我的小腹部,俏眉轻皱地来回移动。

我嗅到了一阵清晰的香气,不是香水味儿,却像是杨梦娜身上散发出来的天然体香。那种漂亮女孩特有的味道,终于彻底地击溃了我原本固守的防线,一道邪恶的心念,如同决堤之洪,溢满全身。

我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心里暗骂着自己的无耻。此时此刻,我身体下面那不耻不物,竟如同东方睡狮一样猛然觉醒,瞬间撑起一片天地。我的天,怎么会是这样?我突然间有了一种强悍的歉意感。

我觉得,它此时的觉醒,是对面前这位白衣天使的不尊重,甚至是亵渎。

但是我实在控制不了自己!我承认,入伍之前,我是一个猥琐的不良少年,整天沉迷在色情与暴力之间,看AV电影是常事,打架斗殴也是常事。莫非,杨丽娜穿白大褂的样子,让我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了‘制服诱惑’,从而燃烧了我的激情?

我尝试用心灵的安慰,将这种罪恶感驱逐;我甚至尝试,待杨丽娜移开注意力的一刹那,将那高耸入云之处,迅速按下。

然而偏偏是没那么简单!杨丽娜持着听诊器一端撤回的时候,恰巧在我那处划过。

她显然是感受到了什么,先是一愣,随即脸腾地涨的通红。

我也是一阵狼狈,心想自己没事儿装病干什么,在异性面前如此丢人,这还是每一次。

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去联想后果,就见杨丽娜愤愤地拿听诊器敲打了一下我那高耸之处,我的身体猛地一阵收缩,一种很痛的感觉,转瞬即逝。

那处羞人的高耸,如同泄了气的气球,恢复了平静。

杨丽娜恼怒地站了起来,将听诊器胡乱往旁边一扔,骂了起来:“流氓!大流氓!真是个大流氓!”

也许她真的不曾骂过人,以至于在这种情况之下,她能够抨击我的,只有‘流氓’这一个修饰词。

我正想站起来跟她道歉,告诉她这一切不是我的错,但是我马上意识到了一个很严峻的事实:那刚才还热情奔放的小家伙,一下子冷却了下来,再无活力,是不是被她—–被她给打坏了?

我猛地出了一阵冷汗!

那我这一辈子,不就彻底玩儿完了?

我无法描述此时的心境,或怒,或恨,或怨。对这个女医生所有的好感,瞬间消逝。化作了一种深深的怨恨。

这个女人太毒辣了!她竟然,竟然毁了我!她也是医生,难道她不知道,男人这个部位,是不太接受大脑号令的,受到了美与诱惑,是会自主崛起的?

我一味地相信,我不是流氓,真正的流氓,是她!

杨丽娜原地纠结着,徘徊了两步,开口道:“等你什么时候不流氓了,我再给你检查!”

她转身想走,我心里瞬间积累起来的怨怒不得不爆发。我盯着她的背影道:“你他妈的毁了我!毁了我!你回头看一下!!!”

杨丽娜瞬间呆住!

她渐渐意会到了我此言的话意,但她还算是个担当的女孩,她惊恐地回头望了一眼,嘴巴半天没有合拢。

我正欲再骂她,她却迈着颤抖的步子,凑了过来。

她不知所措地将自己的双手在衣服上蹭了蹭,两眼中折射出一种过分的无辜之色。

我重复地道:“你,你毁了我,断送了我做男人的资本!你个毒蛇!亏你还是医生!”我本想用更恶毒的话来骂她,但是望见她那可怜的俏脸和无辜的表情,我还是产生了一丝同情。然而要知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种事情意味着什么?我甚至有站起来爆揙她一顿的冲动,但是瞧着她,我的心里有一种声音在自吟:打在你身,痛在我心—-

杨丽娜急促地问了一句:“真的,真的吗?我,我,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点儿?”她红着脸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我的那处部位,漂亮的脸上,被阴云笼罩。

我浑身颤抖地望着她,反问道:“当然是真的!你太—-你太狠了!有你这么对病人的吗?”

“对不起,对不起——”她一连说了十几句对不起,眼神扑朔地再斜瞅着那处,急促的如同雨中的白鸽,拼命地抖擞着翅膀。

但是一千句‘对不起’又有何用?

我,作为男人的资本,就被她这冲动的一下,给埋葬了!

此时此刻,我们各有着自己的一番心境,我想以暴力来发泄自己的愤怒,但始终狠不下心来;她不知所措地握着手,两只手,瞬间抖擞的厉害,无所适从。

彼此沉默了一分钟,像是僵持了一个世纪。杨丽娜几次欲言又止之后,终于鼓起勇气红着脸,试探地道:“我能,我能碰碰它吗……”她颤抖地伸出一只手,见我皱紧了眉头,赶快解释道:“你别误会,你千万别误会,我是,我是站在医学的角度上,是医学!我没有恶意!”

我觉得自己眼眶里,已经蓄满了温热。我想哭,却哭不出来。

我没回应,只是觉得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我根本接受不了!

杨丽娜见我不反对,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伸出那只纤纤细手,试量了半天,一鼓作气地按在了那……上面!

奇怪,我竟然—-竟然没有丝毫感觉!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这是我发自心灵深处的哀鸣。

杨丽娜的脸色,更加惊恐,她颤抖地将手撤回,支吾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这,这太出乎意料了!”

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但是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被这个恶毒的医生毁掉,我实在是对不起李家列祖列宗,对不起父母的养育,对不起还在家乡等我回去的姑娘们……

杨丽娜似乎是被这突来的场面吓坏了,她再挪了挪屁股,凑到我的跟前,手足无措地攥住了我的手,泪水一下子汹涌而出。

我猛地怔了一下,我最见不得女人流泪。从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她呆在原地踌躇着,双手交织在一起,犹豫不已。

我失魂落魄地站了起来,杨丽娜却突然扭动了一下身子,面向我,支吾道:“你,你,你放心,我会,我会对你负责的!”

这一句话,顿时让我猛地一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