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绝世逍遥医神陆逍遥顾晓柔全文在线阅读

绝世逍遥医神是一本讲述了陆逍遥顾晓柔都市逆袭故事的小说。小说故事中陆逍遥在多年前被人设计的家破人亡,而当管家被害,陆逍遥却被顾晓柔一家收养,当顾晓柔的家中因为陆逍遥而屡次受到波及,顾晓柔的父亲丢了家主之位,顾晓柔身为豪门千金只能出去打工,而陆逍遥却在这些年中拥有了绝世医术,成为了一代凌天医神。

绝世逍遥医神陆逍遥顾晓柔小说导读

“陈嫂,你在胡说什么?”

顾有容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上,流露出复杂的情绪。

“陈嫂,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别再提起来了。”

顾益生这时候对着陈嫂摇了摇头。

陈嫂自然是知道二老爷的意思。

为了保住妹妹顾有容的名声,这些年,二老爷没少受委屈。

“陈嫂,你当年偷了家里的东西,逃了,我都没追究你的责任。”

“没想到,你居然忘恩负义,敢跑来顾家搬弄是非……”

“大哥,你不是说,当年陈嫂是家里有急事,离开的吗?怎么变成她偷东西了?”

顾有容冷声打断顾盛名的话。

“小妹,这件事情说来话长,现在救老太爷才是要紧的!”

顾盛名故意转移话题,指着顾益生道:“顾益生,算我们扯平了。”

“当年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只要你开口,让陆家小子出手救治老太爷。”

“我以顾氏家族现任家主的名义跟你保证。”

“你和你女儿顾晓柔还是顾家的一份子。”

“另外,顾氏大药房你也可以拿去……”

“我实在是好奇,顾家主到底是哪来的自信。”

“明明是在求人,却还摆出一副施舍的模样。”

“求人就该拿出求人的姿态,顾家主这种高高在上的模样,实在是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萧蔷薇突然的一句话,直接让顾盛名面子上很难挂得住了。

宁州一把手的贴身秘书说的话,那就代表着宁州最高领导的意思。

顾盛名眼皮子猛地抽出了两下,对着萧蔷薇赔着笑脸道。

“萧秘书,俗话说的好,清官难断家务事。”

“眼下这些陈年旧事,不过是我们顾家的家务事。”

“萧秘书大可以不必放在心上。”

“不是我要放在心上,而是陆先生要放在心上。”

萧蔷薇说得一板一眼,随即,她对着陆逍遥肃声问。

“陆先生,是否还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

此时此刻,所有顾氏家族的亲戚已经完全傻眼了。

对于陆逍遥的底细,他们也是各种猜测纷纷。

甚至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主动站队,转而明目张胆地帮衬顾益生说话。

墙头草,两边倒。

东风劲头足,倒东边。

西风劲头足,倒西边。

顾益生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曾经口口声声对他们一家,喊打喊杀,让他们下跪磕头忏悔的亲戚。

现在一个个露出狗腿讨好的模样,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这时候,顾盛名抓住机会,对着顾益生又是一通煽情。

他最了解自己这个二弟的性格,软弱可欺、忠厚老实,典型的老好人。

不管他怎么苛待自己这个二弟。

每次,只要他稍微示好,给他一点甜头,二弟就会不计前嫌,为他所用。

“二弟,我这个家主亲自给你铺台阶下,已经很给你脸了。”

“差不多就行了,救老太爷要紧。”

“再耽误下去,老太爷要是有什么不测,就是你害死他的!”

“到那个时候,就算是我这个当大哥的,也保不住你了。”

“你可别说,陆家小子救不了。”

“那天,你都已经死透了,他都能把你救活。”

顾盛名直接把话头都给堵死了。

现在俨然是一副声讨顾益生见死不救的高尚模样。

陆逍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顾盛名,我益叔人好,随便你张嘴颠倒是非,不跟你计较。”

“但我这个人,心眼小,眼里容不得沙子。”

“别人的死活,关我什么事?”

“套用你刚才说的,人死透了,我都能救活。”

“那我就让顾老太爷多死一会儿,又何妨?”

嚣张狂妄,睥睨众生。

陆逍遥笔挺地站着,目光冷然,仿佛一座无人能逾越的巅峰。

而他说的话,就像是一把尺子,丈量着世间万物。

即便是生死,在陆逍遥的口中,也不过如此。

“小子,你好大的口气!”

突然,一道中年男人的怒吼声传来。

周成洪身后跟着一大票全副武装的保镖,冲进了顾家大厅。

一下子,将整个大厅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住了。

“顾益生,我儿子能看上你女儿,那是你女儿的福气。”

“你们父女俩给脸不要脸,让这个臭小子伤我儿子。”

“我还纳闷,到底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原来是仗着陆家小子回来了。”

说话的同时,周成洪把头高高仰起,对着陆逍遥不屑道。

“小子,你捏惯了顾盛名这颗软蛋,就敢羞辱我周成洪?”

“哼,你的如意算盘,这次是打错了。”

“你让丧狗给老子带话,三天内给你益叔下跪道歉,威胁老子。”

“我看你是嫌自己命活得太长了!”

“我已经让国内最顶级的耳鼻喉专家过来了。”

“接下来,你把狗眼睁大了,一眨都别眨眼”

“今晚我就让你看看,那个专家是怎么把我儿子治好的!”

“等我儿子能说话了,我会让他当着你的面,把顾晓柔狠狠地蹂躏……”

“嗖!”

一根银针飞掠过暗夜,悄无声息地没入了周成洪的静脉里。

周成洪只觉得脖颈处像是被蚊子,咬了一口。

他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脖子:“该死的,哪来的蚊子!”

陆逍遥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周总,错了。”

“你不是被蚊子咬了,而是我的银针已经在你的静脉里运行。”

“那根细如牛毛的针,会随着你说话,而一点点靠近你的心脏。”

“从现在开始,你还剩下一百字的寿命。”

“接下来你每说一个字,命就随之短一点。”

“如果你想保命,就管好自己的臭嘴。”

“再敢口无遮拦,污言秽语,性命必定不保!”

周成洪双目瞪圆,扯开嗓子大骂:“陆逍遥,你以为自己是神啊,想谁生就生,想谁死就死!”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来人,给我射死他!”

话音落下,那两排跟在周成洪身后的保镖。

齐刷刷地半蹲在地上,整齐划一地抬起右手臂。

他们手里,都握着一把小型弓弩。

那锐利泛着寒光的短箭头,全部都对准陆逍遥。

“小子,你不是自诩医术很好吗?”

“这些箭头上,我全部都淬了毒。”

“只要我一声令下,就会万箭齐发,把你射成筛子……”

突然!

周成洪抓着脖子的手,用力地紧了紧。

紧跟着,他那双瞪大的眼珠子里,瞳孔控制不住地震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