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心陷婚情林可依韩澈小说在线阅读

心陷婚情是一本简述了林可怡韩澈都市爱情故事的小说。小说故事中林可怡怀孕了,可丈夫却迟迟不愿意举办婚礼,就在孩子就要出生的时候,林可怡的家中突然煤气爆炸,林可怡的母亲生死未卜,而她也因为医药费知道了自己老公的险恶用心,原来他早就已经出轨,更是亲手设计的爆炸,而那个出轨的女人正是自己最好的闺蜜,林可怡跌入谷底。

心陷婚情林可依韩澈小说导读

吴敏因为在月子里工作十分得王若兰的满意,所以就被一直聘用下来负责照顾孩子还有我母乳期的饮食。

“妈,这事回头再说。”见我像个木头似的没反应,韩澈安抚了一下王若兰,又抓着我手腕粗鲁的一路拖着我上楼。

“林可依。”韩澈把我甩到床上,整张脸黑的好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的天空,欺身把我压在身下,捏着我的下巴逼迫我看着他。

“有个性啊,自己生的孩子你都能狠下心,你和那个男人有什么区别?”

我依然不为所动,眼神涣散的瞪着棚顶。

“好,你有种。”他点点头,俯身吻上我的嘴唇,不,不是吻,是咬。

我像条死鱼一样承受着他的粗暴的啃咬,直到感觉身体里一道激流顺着胸前向外喷泄,我知道,好久没喂奶,涨奶了。

“别碰我。”我猛地推开他,抱着肩膀向后退。

韩澈双眼酝酿着怒火,剑眉上挑,倾身抓着我的脖子,不松不紧,不会弄伤我,但也绝不会让我逃脱。

“林可依,你看看你这幅样子,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嗯?”

他突然松开我的脖子改抓着我的手腕,用力一拉,把我拖到地上,直接拖到卫生间的镜子前,从后面一手握着我的腰,一手抓着我的下巴,对着镜子里我的,冷冷的说道:“你自己好好看看,觉得自己脏是吗?觉得自己活不了了是吗?觉得自己生的孩子是野种是吗?”

他一声比一声高扬,一声比一声愤怒,“你有什么什么资格摆出这幅样子?有种拿孩子撒气,怎么没种去为自己讨个公道!”

他说完一把甩开我,我重心不稳趴在洗手台上,他又道:“如果孩子有错,那他最大的错就是选择了你这样一个懦弱的母亲。我给你一夜的时间,你要是再这副鬼样子就给我滚出去。”

“砰!”的一声,卧室的门板被大力的摔上。

我跌坐在洗手间的地板上,刺骨的冰凉钻进身体。

一时间煤气爆炸后破旧的家,医院里父母的惨死,杨晋和刘玲交缠的身体,我倒在韩澈的车前,求他救我的孩子,还有众人的谩骂,嘲笑……

像是决堤的洪水吞噬了我,在我眼前不断的闪现,一幕一幕,犹如有人拿着一把刀子,一下一下刺在我的身上,我的心上。

贱货,野种,不要脸,野种……

好像有人在我耳边不断的念着魔咒一般,我头痛欲裂,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撕扯。

“啊!我不是贱货,我的孩子不是野种!”我大叫一声,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你醒了。”

我睁开眼,对上王若兰责怪又心疼的目光。

“阿姨,我……”

“先吃点东西吧。”王若兰摇摇头,我这才看见床头柜子上放着一碗粥。

“温度正好。”王若兰端过粥碗,试了一下温度,舀了一勺就往我的嘴边送。

我急忙坐起身子,这才惊觉自己是躺在床上的。

“阿姨,我自己来吧。”

王若兰似乎对我昨晚的行为心有余悸,没再提孩子,而一直摆放在大床旁边的婴儿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拿走了。

一连两天,我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王若兰偶尔进来看我一眼,韩澈一直没进来过,吴敏和孩子,也一直没有进来过。

两天的时间,我早已过了最初的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花园里正在修剪草坪的园丁,突然觉得自己错了。

我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自暴自弃,杨晋害我父母,夺我家产,还设计我被强,奸……这些仇我都还没报。

我不能让他们就这样逍遥法外,我要让他们身败名裂,让他们把从我这里夺走的东西加倍奉还!

韩澈说得对,我被害是我的不幸,但孩子没有错,我的孩子没有错,不管他的生父是谁,他都是我林可依的儿子。

我怎么可以!

我突然疯了一般转身跑出卧室。我要我的孩子,他是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是我的命。

我跑下楼,看到王若兰抱着宝宝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婴儿拨浪鼓逗弄着。吴敏拿着充好了的奶粉,试了温度正要给宝宝喂奶。

我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直接从王若来手里将宝宝抱了过来。

“可依你……”王若兰不放心的看着我。

“阿姨,宝宝还是我来喂吧。”我回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心里对她十分感激。她是真的实心实意的疼我的孩子。

我在沙发上坐下,王若兰依然带着戒备的坐在我旁边,双手不经意的放在宝宝的身下,一副随时接住的状态。

我没有说话,只是撩起衣服,轻拍着宝宝的小屁股,看着他满足的吸允,脸上不知不觉流出了眼泪。

“非墨,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以后,妈妈一定会拼尽全力保护你,爱护你,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我低低的说着,是说给宝宝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韩澈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温馨的哺乳图。

“韩澈,这……”王若兰还是有些不放心。

韩澈脱了外套搭在沙发上,冷峻的脸庞多了一丝柔和,“放心吧。”他冲着王若兰点点头。转头又看向我,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宝宝吸,吮的嘴巴,那样子说不清的别扭,就好像是被抢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

这一夜,是我家变以来,睡得最好的一觉。

我开始努力工作,主动参与了许多项目的运作。其实我之前和杨晋一起创立公司,经验还是有的。我虽然没有出国留学的经验,但我也是国内知名大学商学院的高材生,很多事情一学就会。

很快,我在公司里,便不再是被传靠和韩澈搞暧昧上位的女人,而是一个有实力的林特助。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值得高兴的,但我没想到,还有更值得我高兴的事。

这天早上,我刚起床,按照习惯拿起手机浏览一下A市的商业新闻,因为,我要时刻知道,晋阳公司的一举一动。

只见头版头条上赫然写着:光华广场项目叫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