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萧意意南景深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急了,掐了薄司一把。

他居然没反应,像是不知道痛那般,漆黑的双瞳一瞬不瞬的盯着南景深,后者却把他当做空气,别说对眼了,就连眼角的余光都懒得往他身上放。

这种漠然的无视,似乎把薄司给激怒了,脸色徒然一变,开口时,声音冷梆梆的:“不方便。”

南景深喉结上下滚动,牵出的嗓音醇厚好听,话却是冲着她说的:“当真不方便?”

她蜷了蜷指尖,抬头瞄了瞄薄司,小眼神心虚得不敢去看对面气场强大的男人,唇瓣轻微翕合:“他说不方便,那就是真的不……不方便吧,我听他的。”

声音越说越小,尾音落下时,轻得只在唇角打转。

心跳蓦的砰砰直跳,好紧张的说。

“我们太太是有夫之妇,先生,你半夜留在这里,不合适。”

“呵呵。”南景深轻笑,刀锋般的眉眼幽深,“你倒是把她护得很好。”

“我家先生吩咐过,不许太太接触陌生男性,我护她是自然的。”

话一落音,他拽着意意的胳膊往别墅里走。

突然的反应,一下子把意意给整懵了。

她回头瞄了一眼,男人欣长挺拔的身材仍然站在路灯下面,衬衫西裤的简单打扮,依稀有种微妙的禁欲气质。

那双深邃的眼睛,比天幕还要黢黑,瞳仁前浮着一层薄冰,更是将他骨子里的清冷气质突显了出来。

人家好歹送她回来,被这么对待,是不是不太好呢。

薄司的步子迈得很大,意意根本跟不上他,拖油瓶似的吊在他身后,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袖,一点都没觉得他抓她的手劲很重,但浑身的戾气,从头到脚都在说着不高兴,而且是很不高兴。

意意奇怪的瞄他一眼,“你和他认识么?”

“不认识。”

“我怎么觉得你和他像是有仇似的,他得罪你了么?”

薄司忽然停下来,手从她胳膊上撤走,顶着一张臭臭的扑克脸,看她的眼神令她心下一凛,咬牙切齿的道:“没有仇,也不敢有仇。”

他是NBA金融硕士,天赋异禀,投身商海的第一年就跟了南四爷,两年前他老人家随口一句,就把他派给萧意意做保镖了。

哪里敢有仇,有怨罢了。

明明娶了老婆,非要推给他看管着,自己又来勾勾搭搭的,还装作不认识他。

怎么能不怨。

意意认真的看他的脸色,平时就见他严肃惯了,倒也不觉得有多么吓人,她嘻嘻笑了两声,双手背在身后,在他面前倒退着走,“那个人叫南四爷呢,我听别人这么称呼他的,我的老公也叫四爷,他也是在家里排老四么?”

薄司波澜不惊的牵了下嘴角,“不清楚。”

“……”又来了。

搞得神秘兮兮的。

她除了知道自己的神秘老公叫四爷以外,连姓什么都不知道,每次旁敲侧击的问,要么给她打哈哈,要么就像薄司这样,直接用“不清楚”三个字就堵了她的嘴。

“太太回来啦。”

意意刚走进大厅,手就被小葵牵了去,“您今天想吃什么呢,厨房里有牛排,还炖了牛肉。”

“土豆炖牛肉么?”意意两眼放光,嘿嘿笑着搓手,“快去,给主子来一碗。”

“妾身这就去。”

小葵学着古装剧里的丫鬟弓了下 身,意意故意翘着眼角,佯作倨傲的在她脸上摸了一把,两个女孩笑做一团。

“小葵,不知规矩!”

一声中气十足的呵斥,攸的传来。

意意登时浑身一个激灵,后颈嗖嗖生凉。

她一把抓住想溜的小葵,压着声音快速的说:“饭不吃了,我先回房间洗澡了啊,你过会儿送宵夜上来。”

说完也想溜,可是房间偏偏在二楼,管家胡伯像根擎天柱似的挡在楼梯门口,她硬着头皮过去,头都没抬,飞快的说道:“胡伯伯晚安,我回房间洗澡睡觉了。”

“站住。”

胡伯脚尖一转,神色严肃,“太太,有件事要问问你。”

她头皮发麻,心虚的挠着额头,“什么事呀?”

“今天你的卡上划走了二十一万,取这么多钱,你拿去做什么了?”

果然还是被问了……

意意心口咚咚咚的,擂鼓一般的响,眼睫眨啊眨,眨啊眨,噙着一口软糯的嗓音:“我买大熊猫了……”

胡伯眼色一厉,声气却还算平静:“买来做什么?”

“炖了,和土豆一起炖的,……凯茵也吃了。”她睁眼说瞎话,顺便把闺蜜也拉下水。

“好吃吗?”

“还,还行吧,肉有点硬。”

她再也编不下去了,本以为开口的第一句就会被骂,没想到胡伯居然配合了她,这种对话听起来,反而很滑稽,可人家又不给台阶下,她是又尴尬又后悔,唇都咬得泛白了。

胡伯可不是那么好脾气的人,顺着她两句后,脸色攸然变了,“太太,你越来越皮了。”

……她差点就跪下了。

“下午四爷来过电话,你取钱的事惊动他了,让我没收你的所有副卡。”

意意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她不敢当真再问一遍,心里一直担心的惩罚还是来了,却和她预想中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结婚之后,四爷的确是没和她见过面,没有直接通过一次电话,对她有什么命令或是要求,都是直接和胡伯勾通,然而吃穿住行方面,从来没有亏待过她,以往要买点衣服什么的,她也很节制,从来没有一次性消费过两千块。

突然划走二十一万,他是动怒了么?

意意吸了吸鼻子,眼前莫名的浮动出一层雾气,心里突然觉得堵,有种感觉,她像是被人当做家贼给防了。

“知道了。”她闷闷的应了一声,摸出一张平时携带的卡,“还有两张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我这就去拿。”

说完她就跑上楼了,提着宽大的裙摆,高跟鞋杵在楼梯上的动静又响又急促。

胡伯望着她的背影,蹙了蹙眉,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