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仙帝重生当奶爸秦轩宋惜小说最新章节

宋惜数落了秦轩一路,他一句也没吭声。

出租车终于来到了附一院,宋惜抱着可可冲进了急诊室。

秦国强一瘸一拐的跟在了她的身后,秦轩则灰溜溜的跟在了最后面。

让八大仙皇暗算,被打落了凡间,已经够倒霉的了。

凭着残留的一丝帝魂重生,却重生在了这么一个人渣的身上。被一个女人,当着自己亲爹的面,指着鼻子骂,还不能还口。

这已经不是倒霉了,这是窝囊!

轩帝在仙界,都是横着走的存在。

到了人间,怎么能做一个窝囊废?

不能!

“你去把费交了吧!家里就只有这些了。”

秦国强递了一张银行卡给秦轩,说。

“密码是可可的生日。”

“可可的生日?几号啊?”秦轩真的不知道。

“连你亲生女儿的生日都不知道?你是被酒精腐蚀了脑子,还是被酒精腐蚀了良心啊?”宋惜免不了对秦轩,又是一顿臭骂。

“6月19号。”秦国强也很绝望。

“哪一年的?”秦轩继续问。

“你个混账东西!可可今年四岁了!四岁了!”秦国强差点儿给气晕了过去!

秦轩拿着银行卡,跑向了收费处。

“秦可可这情况,得预存十万。”收费的小护士说。

秦轩把银行卡递了进去,然后输了密码。

“患者家属,卡里的钱不够。”小护士把卡递了回来。

“你们先给治着,过一会儿我再来交。然后,可可这病大概需要花多少?”

“先准备五十万吧!”

秦轩拿着银行卡去了取款机那里,一查。

5308.2元?

这就是家里所有的钱?这也太穷了吧?

秦轩取了5300出来,剩下的八块二没动。

五千三离五十万,那是差得老远的。

赚钱这种小事,怎么可能难得倒轩帝呢?来的时候,秦轩在出租车上,看到了一个古玩市场。

那里离附一院,也就两三公里远。

秦轩打了个车,朝着古玩市场去了。

他要去,捡漏!

百宝阁,是瓷器街古玩市场最大的店。

古色古香,富丽堂皇。

秦轩走进了百宝阁。

他不是被百宝阁的装修吸引进来的,而是被墙角处,挂着的那一副装裱好的字吸引进来的。

“好眼光,这可是颜真卿的真迹,你看看这上面的落款,写的是青臣二字。颜真卿,字青臣。这位兄弟,一看就是行家。这副颜真卿的真迹,只要3888块,你我有缘,几乎等于白送。”老板李翔毅挺着个大肚子,笑得像弥勒佛一样说。

“颜真卿字的那清臣的清,是有三点水的清,你这个真迹,臣倒是写对了,不过青字嘛,差了三点水。”

秦轩笑呵呵的看着李翔毅,道。

“虽然有错别字,但这幅字,写得还是不错的,挺好看。一百块,卖给我。”

“我说兄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就这幅字,虽然确实差了三点水,但它真的写得很好啊!一般的书法家,他写不出这味道。光是装裱这一块,单就这框,它都是高档红木做的啊!2888块,让的那一千,算水钱。”

李翔毅能不知道颜真卿字的那清臣是有三点水的吗?

如此明显的错误,只要是稍微懂点儿行的,都骗不过去。这副假字,从艺术造诣上来讲,确实可以。要不然,当时他也不会花五十块钱把它买下来了。

十倍利润,是百宝阁的底线。

秦轩用手指头轻轻的按了一下那框,顿时就按出了一个小坑。

“哟!你家的红木还真软啊!跟纸板一样软。”

“兄弟你还真是个行家,1888块,真的不能再少了。”李翔毅再一次做出了让步。

“最多五百块,买个乐子,不卖我就走!”

“一千。”

“五百。”

“八百。”

“五百。”

“六百。”

秦轩不再多说,转身就要往门外去。

“好好好!五百卖给你。”

李翔毅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就好像廉价卖了自己的亲闺女一样。

钱货两清。

秦轩去了隔壁的文具店,买了一张白纸,一支毛笔,和一瓶墨汁,一共花了二十块。

在古玩市场里转了一圈,秦轩发现,就百宝阁对面有个空着的大坝子,只有那里适合摆摊。

秦轩把那张白纸摊在了地上,用毛笔写道。

“颜真卿真迹,低价出售,只要五十万。五十万你买不了兰博基尼,你买不了房,你买不了姑娘上不了床。只需要买下这副颜真卿真迹,便可让你秒变身价过亿的大土豪。”

写了一张大字报还不算,秦轩还摸出了兜里那老掉牙的华为,录了一个音,在那里把这段话循环播放。

古玩市场这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那是热闹非凡的。

秦轩这么一搞,立马就围了一大堆看热闹的人过来。

“卧槽!颜真卿的真迹,摆地摊卖啊?”

“只卖五十万,这也太便宜了吧!”

“如果这真的是真迹,他写的这话倒是不假。颜真卿可是楷书四大家啊,他的真迹,在拍卖行拍出上亿的价格,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管说的内容是什么,但语气里透着的,全都是嘲讽和讥笑。

这时,李翔毅从百宝阁走了出来,走到了秦轩的小摊前。

在看了那大字报上写着的内容之后,李翔毅不厚道的笑了。

“这副颜真卿的真迹,我连本带利进成五十块,五百块卖给了你。你搞了张大字报,转手就要卖五十万?我说兄弟,你比我李某人还会忽悠,还要黑啊!”

常逛古玩市场的,谁不知道百宝阁?

百宝阁的真品,万里挑一。

百宝阁做生意,凭的是那气派的装修,和精致的包装,外加李翔毅的大忽悠。

那种仿制的铜钱,别的店一块两块,十块一枚顶破天。

在百宝阁,用那精致的小盒一装,进价几毛钱一枚的铜钱,顿时就身价百倍,最便宜的,也得卖上588。

“买这幅字的时候,兄弟你还跟我说,颜真卿字的那清臣的清,是有三点水的,这上面的少了水。从我百宝阁花五百块买了幅字,拿到我百宝阁对面摆着要卖五十万,你这是在打我李某人的脸啊!”

李翔毅可不想看到,秦轩在自己的店对门,把这幅字给卖了。

虽然卖五十万不可能,但这小子能吹啊!

还敢吹!

万一他真的忽悠到了一个傻逼,千儿八百的给忽悠了出去,自己瓷器街古玩市场第一大忽悠的名头,往哪儿搁?

“我进店的时候,你不也说这幅字是颜真卿的真迹吗?还要卖我3888!我信了,结果到最后,你自己却不再相信,因此500块卖给了我。不管有没有那三点水,我都相信这是真迹,所以我要卖五十万,一分都不少。”

秦轩很自信,迷之自信!

“五十万,还一分不少?谁买谁傻逼?”

李翔毅哈哈大笑。

那些围观的吃瓜群众,也跟着在那里,哈哈大笑。

“大家让一下,我看看。”

一个温文尔雅,又不失凌厉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循声望去。

看到了一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者。

“冯大师!”

李翔毅发出了一声惊呼。

来者居然是冯清逸冯大师!

在渝都,不管是政界的首脑,还是商界的风云人物,见了冯清逸,都得客客气气,礼让三分。

因为,冯清逸他不是一般的人,他犹如神灵一般存在。

别说渝都,就算是京城的那些大家族,都有不少接受过他的帮助。但冯清逸,从未找任何人,帮过任何忙!

任你位高权重,任你富可敌国。

冯大师,都不会向你开口!

就算你舔着脸想要相帮,冯大师也不需要!

因为,你没那能力,更没那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