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权宠废后张容清by莲火小说阅读

权宠废后是一本由作者莲火创作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故事中张容清是火乐国的女将军,本来一心爱上了敌国的萧无尘,可萧无尘却对她的追求不屑一顾,当张容清被逼无奈只能回到火乐国,嫁给了自己的丈夫慕容明的时候,她一手将慕容明送上了皇位,却又葬送了自己的一生,当她张家被人抄斩,当张容清险些死在了后宫,她又一次见到了萧无尘,萧无尘成了唯一能够救她性命的医生。

权宠废后张容清by莲火小说导读

慕容明瞧着此刻爬在地上一粒一粒捡药的女人,心中竟无半点高兴,反而有一丝难受。

“芳儿,咱们先回去吧。”

慕容明不想再多看她一眼,拥着文芳步入了乾清宫。

“是。”文芳将慕容明一瞬间的恍惚看在眼中,心中藏针。张容清,最应该死的人真的是你!

磅礴的大雨中,张容清已经忘记了疼痛,任由伤口流着血,也再无知觉。

再疼,都比不上心痛!

犹记那年,她最爱的人不是慕容明,而是云州神医萧无尘。可惜萧无尘对她讨厌至极,见面第一天她就被萧无尘给打飞了出去。给张家丢尽了脸!

她心灰意冷地刚从云州回来,就听说要嫁给一个残废的王爷,立马就逃婚了。可还是被父亲带着三千铁骑给抓了回来不得不嫁,否则就是抗旨,祸及满门。

新婚当夜,她看着慕容明是残废,甚是可怜,不忍心对他弃之不顾,想着自己已被萧无尘拒绝,和他凑和的过下去也罢了。

她从未怀疑过他。可万万没想到……

还记得他曾说:“娘子,无论你出征走多远,走多久,本王都会等你回来。”

“娘子,无论从前如何,本王此后余生,只为你一人!”

……

誓言犹在,如今却反目为仇……

张容清心颤微微的疼,哀默大于心死,原来是这般感觉。

地上的药丸,她多捡一粒,她就对他多恨一分。

红儿也在一边帮着捡药,止不住的哭,她虽是仆,却与张容清亲如姐妹。

捡完药,张容清强忍着伤痛和高烧就立马奔向了大牢。在最后一间牢房看到张振雄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混身是血。

“父亲!”张容清和红儿立马进去,扶起张振雄。

张振雄瞧着给自己治伤的女儿,老泪纵横:“清儿,你活着就好,昊儿呢?”

“听说兄长逃了,不知所踪!”

张振雄这才松了一口气:“逃了好,逃了好,清儿,是为父现在后悔了,当初你真应该逃了婚啊……”

“父亲不要多言,我给你擦药。”张容清泪流满面。

张振雄摆摆手:“我时日不多了,不要再浪费药了。将药给太子殿下送过去吧。”

“太子殿下?”张容清震惊无比,“在哪儿?”

张振雄指着旁边的一个小牢房:“在那里,太子殿下亦是受伤沉重,快将药送过去,只要太子殿下不死,他慕容明就不能得势!”

张容清点点头,吩咐红儿留下照顾父亲后,就独自走到那个小牢房,发现原太子慕容尘被绑着,混身都是伤。

张容清立马跪了下来:“太子殿下!”

慕容尘瞧着来人,欣慰一笑:“还好,你没事。快起来!”

张容清的伤口又开始疼痛,她咬牙忍着,起来为慕容尘擦药。

慕容尘人如其名,原本如翩翩君子,不落凡尘,此刻,即使混身是伤,也掩盖不住他儒雅出尘的气质。

他如月光般的眼眸瞧着张容清,温声说:“这非你过错!不要自责,我与他相处了十多年,不也没发现嘛。他从小不是残废,就是十年前发生了祸事,才导致双腿有伤变成了残疾。现在想来,他早在那时就已布局了。阿清,以后有机会逃出去吧,不要管我。”

一声阿清,让张容清哭得更厉害了。

“咣当”一声,牢房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门外,慕容明阴森森地瞧着他们两人,满身杀气。

“好一个‘阿清’,好一对君臣朋友,真是让人感动万分啊!哼,张容清,你果然与他有所奸情!”

“是你!”张容清惊讶极了,“你为何来此?”

“为何来此?!”慕容明愤怒极了,“不来此如何得知你们俩郎情妾意?张容清,朕说过,只是让你来救治你父亲,没让你救他!哼,果然你是在骗朕,救治你父亲只是借口,来与他相会才是真!”

张容清气得气血翻涌,胸口的伤口又裂开了口子,不断地流血:“慕容明,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没想到你是这般的阴险小人,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会保太子殿下,保我父亲,保这牢里面的张家将士!”

言语,张容清就气势如虎,一副要杀人的架式。让周围的人都不禁打了个哆嗦。毕竟是行军多年的鬼罗刹,即使重伤,也非比寻常。

慕容尘也是急了,立马劝着张容清:“阿清,快住手,不要冲动!”

忽地,冷飘飘的声音从慕容明身后响起,如绵里针,阴寒极了。

“皇上,果如妾所说,张将军即使重伤,也威猛无比,如此可怎么办?妾知道,皇上不忍心取张将军性命,不如,不如就先废了张将军武功,皇上觉得如何?”

文芳娇俏的身影紧靠在慕容明背后,生怕被张容清波及,但一双凤眼中,尽是恶毒。

废了她武功?

所有人都一愣,慕容尘立马吼着:“文芳,你个贱妇,快闭嘴!二弟,不要听她的,废一个将军武功相当于是杀了她!而且她现在也受伤,肯定承受不了废去武脉的痛楚的!”

慕容明剑眉紧蹙眉,声音极冷:“废她武功?好,很好的提议!”

他竟然同意了!

慕容尘愤怒,张容清心寒,只有文芳得逞的一笑。

慕容明身影一动,张容清的身影也跟着动起来,两人瞬间刀光剑影的打了起来,可惜张容清因为受伤过重,还发着高烧,慕容明捉住机会,一掌拍在了她的丹田上,将她的内力振得粉碎,经脉瞬间如撕裂了般的痛苦。

张容清武功,废了!

张容清惨叫一声,瘫倒在地上,如恶鬼一般地盯着眼前的两人,慕容明,文芳!恨不得化身为厉鬼将他俩拖入地狱。

“阿清!!!”被绑着的慕容尘焦急地怒吼,但已无能为力。

慕容明还未打算放弃折磨她,对手下说:“来人,将他们都绑出来!”

片刻功夫,慕容尘、张容清、张振雄都被小卒绑到了牢外,排成了一排跪在慕容明的面前。

张振雄瞧着武功被废的女儿,气急功心,一口血喷出,愤怒地盯着慕容明,恨不得吃他肉,饮他血。

慕容明高高在上地瞧着跪在地上的三人,满意极了。他对张容清薄凉地说着:“清儿啊,朕念你昔日之情,就赐你一个机会,慕容尘和你父亲,你选择一个活吧。你选择你父亲,慕容尘死;选择慕容尘,你父亲死……”

张容清强忍着如骨肉分离一般的痛,双目腥红地盯着慕容明:“别叫我清儿,我听着恶心!你有什么本事,就冲我来,放了他俩!”

慕容明笑了,那笑容如明月般倾城,却让人不寒而栗:“你没有资格讲条件。说吧,你选择谁?你肯定会选择你父亲的,对不对?”

张容清还未回答,旁边的张振雄抢着说:“清儿,选择太子殿下,为父活不了几日了,不要救我,先救太子殿下!这里谁都可以死,就是太子殿下不能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