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顾盼星辰伴月归周盼by月光微凉小说阅读

顾盼星辰盼月归是一本由作者月光微凉创作编写的现代虐恋小说。小说故事中周盼和自己的未婚夫凌寒在一起三年了,当初凌寒的心头爱因为钱而离开,如今再次回来却让周盼如坠深渊,原来凌寒对自己一直都是应付,只有在那个女人面前才会宠溺放纵,而当周盼被宣告癌症,面临死亡的时候,她本想要凌寒照顾自己,却终于让自己彻底死了心。

顾盼星辰伴月归周盼by月光微凉小说导读

想着这一切,眼中浮起水雾,闹到现在这样,她虽然被算计利用,但也是她自找的。

三年前,妈妈去世,自己的爸爸,那个觊觎杨家产业的周深想要抢走属于她妈妈留下的一切。

害的外公中风躺在疗养院。

自己不得不站出来,手撕生父,为了保住杨家的产业,答应了凌家联姻的要求。这本是一场为了利益的联姻,是周盼和凌家二老达成的协议,她带着杨家的产业嫁入凌家,凌家替她保住林氏。

本是各取所需,凌寒却是不同意。

后来凌寒终是点头,周盼还以为是凌家二老说服了他。

却没想到,竟是为了她的骨髓。

只因为他心爱的唐小婉查出白血病,而自己刚好与她相匹配。

明知道他是不甘心的,为了保住林氏,她别无选择。

答应捐献骨髓救唐小婉,而他则是娶她为妻,哪怕是名份上的凌夫人。

所以在外人看来,便觉得是周盼用自己的骨髓逼着凌寒应下这门亲事,她拆散别人的恶名便也流传开来。

对于这些她都无所谓,也懒得解释,毕竟她要的,只是保住林氏,保住妈妈留下的一切。

胃剧烈的疼起来,周盼赶紧捂着嘴冲到卫生间。

大口大口的血从喉咙里呕出来直接吐在洗手池之中。

鲜血染红了白瓷,显得格外的扎眼。

血腥味带着一股子恶臭,在她的嘴中蔓延。

伸手打开水,将血冲走,周盼没有半点惊慌。

如此开始吐血已经有半个月了,她早就习惯了。

门外阿姨瞧着动静不对,敲着卫生间的门:“夫人你怎么样?可是哪里不舒服?”

周盼强撑着应了声:“我没事,只是弄脏了手过来洗一下。”

说完将手上的血洗掉,洗脸漱口,将卫生间的血迹收拾好,正准备开门,腹中的绞痛再一次袭来。

阿姨听着动静不对,知道不好,赶紧将门打开,就瞧着周盼已经蜷缩在一起瘫倒在地上。

赶紧打120,一边等着,一边给凌寒和凌家二老报信。

周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尹航看着她的模样,眼中神色很是复杂,说是心疼却又觉得她活该。

明明是周家大小姐,滨海明珠,众星捧月那般耀眼的存在,却把自己折腾到这个地步。

冷声开口:“恶化的有些严重,你需要马上住院治疗。这件事必须跟凌寒说一声,我给他打电话吧。还有林氏那边,也该安排一下,你知道这不是小事。”

周盼闻言却是嘴角微扬,扯出一丝冷意:“我自己的事情我心中有数,谢谢你,至于周家就不劳你操心了。”

尹航见此叹了一声,也没坚持,只吩咐护士好生看护,转身离开。

而那边,凌寒带着唐小婉推开病房的门。

周盼一眼就看到,唐小婉挽着凌寒的胳膊,亲昵的模样,若是不知道的瞧着,只以为他们是对恩爱夫妻。

面上的笑容明媚的有些扎眼。

让她瞧着只觉得讽刺的很。

护士出去拿药,凌寒看着周盼的双眸之中似是生了几分心疼。

虽是一闪而过,却是叫周盼看见。

只觉得讽刺的很,竟然在他的眼中看到这样的神色。

他向来不是只会讽刺和挖苦自己么,怎么会有心疼。

心中冷笑,果然凌寒的下一句话没有让自己失望。

“你到底想要耍什么花样?知道小婉回来,现在连装病都用上了么,还把电话打到我爸妈那里去,周盼你还真是个不安分的女人!”说着满眼嫌恶,刚刚那心疼的神色消失无影,仿佛是她的错觉一般。

闻言周盼面色平静,目光落在凌寒和唐小婉紧扣的双手上。

胃传来的绞痛,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带着一丝嘲讽:“凌总别忘了,现在我还是你的未婚妻,如此公然拉着小三出现在未婚妻的病床前,就不怕让媒体看到,成为明日的头条新闻么?”

周盼故意加重小三的字眼,就看着唐小婉面上的血色猛地消失。

凌寒则是越发恼怒的,将她护在怀中。

那般维护她的神色,直瞧得周盼双眼刺疼。

“周盼,到底谁才是小三你心里清楚,当初你是拿什么要挟我结婚的,你心中该是明白才是。”

说着松开唐小婉,伸手直接捏着她的下巴。

用力之大周盼只觉得自己的下巴快要被捏碎一般。

“你要我做的我都答应了你,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心狠手辣,用那种手段逼着小碗离开我,周大小姐你真的是让我另眼相看!现在我连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说着松开手,很是嫌恶的擦着自己的手,似是触碰到周盼都让他觉得恶心一般。

手段?她用了什么手段?

周盼满脸错愕的看着唐小婉,就看到她眉眼中得意的神色,知道她定是在凌寒面前说了什么。

伸手直接打掉凌寒捏着自己下巴的手,声音越发的冰冷:“你觉得是我逼她走的?”

说着目光对上凌寒,眼中的讽刺毫不掩饰:“还有一件事凌寒你别忘了,这桩婚约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是你求着我给她捐献骨髓,是你求着我要娶我的,怎么现在美人在怀,就想翻脸不认人了,凌总这过河拆桥的手段玩的还真彻底啊。”

凌寒的脸色瞬间铁青,看着周盼,双眸之中的神色越发的危险:“周盼,你会后悔的。”

周盼却是无所谓,没有理会凌寒的威胁,胃传来的绞痛也叫她根本无法去理会。

“你以为装病博取了他们的同情,就能改变什么吗?周盼我告诉你不可能,你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恶心!今天来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们的婚约作罢,我绝对不可能娶你这个恶心的女人!”

刚咬牙切齿的说完,凌寒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凌寒直接接通,出了病房的门。

看着病房门关上,唐小婉却是笑着在周盼的身边坐下。

伸手拿过放在一旁的橘子:“真是谢谢你,替我照顾了他三年,也帮我占住了凌夫人的身份,不过我现在回来了,你也该把这个属于我的位子还回来了。”

闻言周盼冷脸看着唐小婉,眼中的神色却是淡了下来。

“属于你的位子?你以为就算我跟他解除婚约,凌家能接纳你这个一无所有的儿媳妇?”

唐小婉闻言却是笑的更加明媚:“看来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不过你放心,你马上就会知道。我自会让凌家认同我的,而且我并非一无所有,所有属于你的一切,马上都会是我的。”

看着唐小婉,周盼只觉得浑身冷的发抖。

藏在被子里的双手,紧握在一起,恨不能掐死她。

对于这个女人她是恨极了的,如果不是她,不是她那不要脸的妈,妈妈怎么会死。

心中的恨,叫她双拳紧握。

落在唐婉儿眼中,却是嘴角微扬:“你现在是不是恨不能杀了我?盼儿,做好准备,我想再过一会,你会恨不得杀了我,却又什么都做不到。你知道我有多喜欢看你现在的样子么,越是看着你这样,我心中越是高兴的很。”

冰凉的手指划在周盼的脸上,周盼伸手想要打掉她的手,奈何胃疼的根本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苍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紧咬的下唇却是印出丝丝血红。

“告诉你,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如你现在恨我这般恨你。凭什么你能有漂亮的外表,耀眼的学历,高贵的家世,凭什么你是滨海明珠,而我则是被人看不起。所以从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便立誓所有属于你的我都要抢过来,我知道你对凌寒有好感,所以我要抢过来,哪怕他成了你的未婚夫,我也要抢过来。”

唐婉儿说着,嘴角微扬,俏丽的脸上,一张红唇格外的耀眼。

嘴角的嘲讽和冷笑,更是叫周盼,心底生寒:“所以你根本不喜欢凌寒,只是为了要抢走他!”

闻言唐婉儿顿时笑了起来,带着几分妩媚:“是又如何,你觉得就算你告诉他,他会信么?”

说着伸手倒了一杯热水,靠在周盼的耳边:“你对他真心又如何,他根本不在乎你,就算我是骗他的又怎样,他爱我可是爱的死心塌地呢,甚至不惜为了我要亲手毁掉你。”

语气满是挑衅和嘲讽。

一句话却让周盼浑身被抽干了力气,无力还击。

他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甚至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就算没有林氏集团和周深的事情。

两家也是有益联姻的,甚至在唐婉儿出现之前,他一直都是将自己当做他的未婚妻对待。

可现在,他的心里眼里,只有这个处心积虑算计自己的女人。

对她只有厌恶,打从心底生出的厌恶。

心彻底的沉在谷底,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

周盼刚准备转过头去,却见着唐小婉猛地将热水泼在自己身上,水杯塞在她的手里。

“周盼你在做什么?”凌寒一进门看到这一幕,眼中满是恼怒的神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