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天才双宝:豪门特工妈南芫顾北辙完整版阅读

天才双宝:豪门特工妈是一本讲述了南芜顾北辙都市现代爱情故事的小说。小说故事中南芜是一个女特工,当她和自己的男友在组织工作,男友工作失误,南芜却被开除,不仅失去了爱情还失去了工作,而在南芜醉酒之后,南芜却将总裁顾北辙给睡了,当顾北辙进入南芜的生活,他带来的莺莺燕燕将南芜的生活搅和的一团糟之后,南芜决定出国离开,而时隔今年,南芜却带着一个天才萌宝归来了!

天才双宝:豪门特工妈南芫顾北辙小说导读

黑暗中,黑衣人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口中骂骂咧咧。

他拿起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您好,我是鳄鱼,这一次的行动,失败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阴狠的声音,“这么点小事,你都失败了!你还能做什么?”

“不是,”鳄鱼很郁闷地说:“您跟我说的是,她不过是一个女人,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她比我厉害。”

“不可能,你是不是打错了人?”

对方也是十分吃惊。

“不会错,这一点不可能弄错的,如果我弄错了,我不可能在这行混到这么久。”

“你是说,她会武功?”

“是,很厉害,我打不过她,所以这一次的任务,我不能接手了,抱歉,定金我会如数退回。”

“你……”

“抱歉,我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您另请高明。”

说着,他就关机了。

随便便驱车离开。

*

南芫对这种案子,还是很有经验的,她将所有的信息都整理好了分类。

已经接手好几天了,她的资料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关于这个案子,她总结了一下,找到了其中的两个漏洞,而这两个漏洞,在就是她翻盘的重点,首先就是小李的动机问题,他没有动机,而对方的死,于他而言,就像是一场可怕的梦。

这几天的时间里,南芫在整理了一次又一次的资料时,倒也没有再受到鳄鱼及其同伙的骚扰。

对方似乎已经是消停了。

这时,林清妍走了过来,冷嘲热讽,“呵呵,我有必要告诉你,我们这里的胜算率很高的,绝对不可以允许你有任何的纰漏。”

“是,我知道了。”南芫点点头,心中也不由暗暗下了决定,这一次一定要一鸣惊人。

林清妍冷冷地说:“那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林总放心。”

在南芫这里没有讨到便宜,林清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南芫叹息了一声,她从来就不想招惹是非,但总是会有是非找上了她。

就连接个案子,都能被她嫉妒成这样。

这几天下来,沙尘尘倒是安静了不少,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她了。

南芫今天加班,将整个开庭用的资料都打印好,等她收拾完后就去楼下乘车。

颜辞已经到了,两人上车,因为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车子没有开多久,颜辞就说道:“后面似乎有人又在追踪我们。”

“呃?”南芫有些郁闷,这才过了几天安安静静地日子,现在又要来面对了?

“这一次不是一个人,好像是一群人!”

一群人?

南芫突然就来了兴致,她朝着后面看去就见着后面果真跟来了一群摩托车手。

她甚至都能看见,坐在摩托车后面的人,手中挥舞着砍刀和铁棍!

南芫说:“你车上有什么武器吗?”

“有一根铁棍。”

“拿来。”

南芫从他的手中接过了那根铁棍,大概有五十公分长,粗到她一只手刚好握住。

“前面停车。”

“南小姐,”颜辞有些紧张地说:“他们那么多人,手中还有砍刀,咱们还是别动手了吧?”“前面荒芜的地方,停车。”

还是那天晚上的地方,颜辞将车停了下来,那些人见着他们停了车,顿时都欢呼了起来。

南芫冷冷地一眼扫去,大概有二十人,十辆摩托,每辆车两个人,一个骑车,一个拿着武器。

她拎着手中的那一根铁棍,走下了车,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吼吼吼……”

那群人开始欢呼了起来,但也没有动手,只是看着南芫。

就见着南芫快步地走到他们的面前,抡起铁棍就朝着一个的头上砸了过去。

动作又快又狠,这一棍砸在脑袋上,虽然对方戴着头盔,却也被砸得晕倒了过去。

在那人倒地的那一瞬间,她手中的铁棍一挑,将那人的砍刀挑到了手中。

一手拿着砍刀,一手拿着铁棍,她如同一个降落在人间的修罗。

那群人也不示弱,在微微一怔之际,他们蜂拥而上。

颜辞就站在一边看着,他手中拿着从地上捡起来的一把砍刀,顿时就懵圈了。

他发现自己毫无用武之地。

南芫以一人之力,不过片刻功夫,就那一群人全部掀翻在地。

原本还嚣张跋扈的一群人,此刻全部躺在了地上,痛苦哀嚎。

南芫将砍刀一丢,“我对你们已经手下留情,只是伤了你们,并不曾要你们的性命,你们应当庆幸,若是再执迷不悟,可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她说着,转身朝着车子走了过去。

颜辞赶紧跟着她上车。

“南芫小姐,你真的太厉害了,”颜辞开车的时候,手都是在发抖,“我佩服你。”

“小菜一碟而已。”

她淡淡地说着,这些人,说白了,也没什么实战本事,就是仗着人多,又有兵器,顶多算是三流小混混而已。

在她这种国际顶尖特工面前,真的不堪一击。

颜辞不敢吭声,他花了好一会才调整好了心态。

在目送着南芫进了小区后,他才颤抖地给顾北辙打了一个电话,“顾少,我觉得我不够称职,我想您能不能换个人来保护南小姐?”

“你想违抗命令吗?”顾北辙只是淡淡地说。

“不是,顾少,我觉得我是多余的,哪里是我保护她,完全是她在保护我。”

顾北辙笑了一声,“没错,她保护你也可以,你只要在她杀人的时候,给她递刀,在她放火的时候,给她送汽油,在她离开时,给她开车就好了。”

其他的事情,不做强求。

“那她打架的时候,我就在边上看着吗?”

“对,她似乎很久没有打架了,如果她难得打一次,你要记得给她鼓掌。”

“她这几天已经打了两次了,尤其今晚,她一人狂殴二十,五分钟不到,人全干趴下了,我的神,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女人,顾少,我怕怕……”

“你怕个球!”顾北辙忍不住骂了起来,“看你那熊样,连个女人都不如!”

挂了电话,他的唇角边上浮出了一丝笑意,他的南芫似乎更惹人怜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