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种田之归乡人完结作者:五朵云

书名:种田之归乡人

作者:五朵云

文案

柳春生从小的愿望就是继承自家的豆腐坊,娶妻生子孝顺爹娘,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坐着大红轿子嫁人。

新婚过后,柳春生被沈家的少爷嫌弃,新婚夜刚过就被赶去了废园。对于这个结果柳春生心里倒有几分侥幸,至少他不用再承受新婚夜那种羞辱,至于外面人的眼光,沈府各路人马偶尔的上门打探,他也是一一无视。

日子就这么过了三年,本以为再熬上几年,就能和沈家少爷结束彼此关系各自婚娶。可是,柳春生却没想到,一场横祸让沈家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也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这是一个家门败落之后,拖家带口回家乡,种田养家的故事。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春生 ┃ 配角:沈皓云,柳父,柳母,沈家人, ┃ 其它:架空背景,种田文,生子

☆、第1章

第一章

到了八月,乡间的水稻田间到处都是一片金黄,除了马上就要收获的稻谷,田埂上的黄豆也成熟了。

柳春生家里开了一间豆腐坊,每年八月他阿爹都会和他一起到老家柳家村收黄豆,今年柳家的马车也在八月出的时候到了柳家村,只是今年车上却只有柳春生一个人。

“春生啊,几年怎么是你一个人来的?你阿爹呢?”说话的是柳家村的村长,也是柳春生的一个族亲,并且这村长还是个柳春生阿爹一起长大的。

“元叔,我阿爹最近身子有些不好,已经养了一段时间了,大夫前些日子吩咐了还得再养养,所以今年我自己来的。”停下马车,柳春生给村长柳大元说了自己阿爹情况之后,便开始问起今年村里的收成。

“元叔,今年村里收成怎么样?我看村口那里的稻谷倒是长得不错啊,那穗子每株都是弯弯的,金黄饱满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收成不错。”家里虽然已经搬到镇上去十来年了,不过村里的天地屋舍都还留着,每年收回来的租子差不多够了家里的半年的吃用,今年收成不错,能给阿爹省下一笔卖药的钱了。

柳家回来村里收黄豆是村里人都知道的事,所以差不多时候他们就会准备好。今年也是一样,从柳春生进村口没多久,大家便都知道柳家来收黄豆了,一会儿之间便有人陆陆续续的带着自家黄豆到村长家里。

“春生,听说你阿爹病了,那你们今年要回村里过年不?今年村里要祭祖,你们得回来才行啊。”

“大堂伯,你放心吧,阿爹身体没事儿,养养就好了,等到过年的时候他早就精神了,到时候我们早点儿回来。”

“哎呀,说来春生今年也快十七了吧?你阿娘没给你物色媳妇儿啊?”

“是啊,春生都到了娶媳妇儿的年纪了啊,他们家搬去镇上的时候,他还是还在喝奶的奶娃娃呢,这时间过的可真快呢。”

“呵呵,各位婶子别打趣我了。”柳春生没想到这话题变得这么快,一下子就说到自己的亲事了。

柳春生马上就要十七了,村里像他这么大的小子好些都做阿爹了,他家里自然也是和他提过他的亲事的。只是柳春生觉得,婚事是大事,不能让别人当玩笑似的打趣,他只要听阿爹阿娘的安排就好了。

镇上也有专门的米行粮行收农家的粮食,不过柳家离着镇上有两个时辰的路程,村里人要去镇上不方便,柳家自从豆腐坊开着开始,每一年都是亲自到村里收黄豆的。

载着满满一车黄豆回去的路上,柳春生开始盘算着除了豆腐坊,家里要不要在做点别的营生,今年阿爹看病花了太多银子,十多年的积蓄都花的差不多了,要是不另想一点赚钱的营生,明年阿爹的汤药费可就成问题了。

柳春生家里在镇上的屋子是一间两进的小院,小院外面就是他家的豆腐坊。刚走到自家铺子前面的时候,他就发现不对劲了,现在都是下午了,家门前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若是早上还能解释的清,都是排队卖豆腐的,可是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

“春生,你回来了啊,你家来了大贵人了,你快进去看看吧。”柳家在这条街上也住了十几年了,自然有不少认识的邻居,柳春生知道这说话的刘婶儿最喜欢说大话,她说的都得大打折扣才能听,所以他也没多想直接进屋了。

本以为刘是在说大话,可是看着自家院子里的阵仗,柳春生懵了。他家小院里站了两排十几个家丁打扮的人,家里前厅门口还有两个,赶忙进了前厅之后,柳春生看着里面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看穿着打扮,这人非富即贵。

“阿爹,阿娘,今天家里有客人啊。”柳春生快步进去,坐到另外一边。

“春生,回来啦,还没吃晚饭吧,你阿娘都给你留着呢,先去吃饭吧,家里的客人我和你阿娘来招呼。”

“好。”从爹娘的脸色上能够看出来,家里并不欢迎这位客人,柳春生了解自己爹娘的脾气,他们都是热情好客的人,平时邻里得忙也是能帮就帮,没可能针对这个一看就是远客的人,看来这人一定有问题。

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柳春生,并没有听阿爹的话乖乖回了灶房吃饭,他躲到了门后,偷偷听着屋里的对话。

“沈大少爷,你都看见了?我家就春生一个儿子,若沈家一定要履行当年的承诺,那就等着下一辈吧。”当年沈柳两家都还在柳家村的时候,两家当时的老人给儿女定下了亲事,说好了若是那一代家里有儿女,就给适龄的孩子结亲,可是直到沈家离开,两家都没有生到女儿,所以这婚事也就耽搁了下来。

“柳大哥,话不是这么说的,这亲事既然存在哪还管什么是男是女,反正大晏男男亦可通婚,这事儿家里已经决定了,聘礼都已经在客栈放好了,只等正式下聘了。

今天过来也就是通知你们一下,好让你有时间准备一下,话我已经说清楚了,就不多留了,告辞。”说走就走,等到柳春生出来的时候,那人已经站起,然后带着一众人往屋外去了。

“阿爹,怎么回事啊?那人说的亲事是怎么回事?”柳春生并不是很明白,显然他回来之前,他们就已经说了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