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宝贝上门:爹地快认错夏婧宁韩夜凌结局阅读

宝贝上门:爹地快认错是一本讲述了夏婧宁韩夜凌都市爱情故事的小说。小说已经完结了。小说故事中夏婧宁在七年前和韩夜凌一夜缠绵,还生下了两个孩子,当女儿跟着夏婧宁生活,韩夜凌却被送上来了一个儿子,七年之后,韩夜凌的手下找到了夏婧宁,却误将夏婧宁的双胞胎妹妹以为是当初的女人,直到两人见面,韩夜凌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宝贝上门:爹地快认错夏婧宁韩夜凌小说导读

夏婧宁闻言,望了望天花板,认命地走了过去,接过电话:“总裁好,我是余晚。”

“你去一趟环宇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替我取一下桌面上的文件。要送去哪里,回头我会电话告诉你。”大提琴一般磁沉的声音从电话筒钻进耳朵,带着一丝丝凉意。

心中哀嚎一声,夏婧宁只能应下。

问了房间号,从季明朗那儿取了房卡,夏婧宁直接打车过去。

到了环宇酒店门口,夏婧宁还是有些犹豫。

特别是还要去顶楼的总统套房,心中忍不住抗拒。

之前经历的事情,想起来还有一些后怕。

可不去又不行!

她拢了拢自己身上的外套,感觉身上手上都不那么冰冷了,才踏上电梯直达顶楼。

找了一会儿,找到了88888号房间,刷卡走了进去。

门一打开,她就觉得这里很熟悉,,越往里面走,就越感觉熟悉。

但是心中也没多想,只是觉得同一家酒店应该都差不多一样的装修。

还好韩夜凌文件算放的比较显眼,就在他卧室的床头柜上,她没一会儿就找到了。

只是她拿了文件以后,想起韩夜凌交代过自己有个会要开,开完会通知她要送去哪里。而自己今天一整天都在忙活实在太累了,夏婧宁想干脆直接在这边等好了。

然而。

她足足等了一个小时,也没等到韩夜凌通知自己到底要把东西送到哪儿。

腰都坐疼了,她实在没能忍住,起身走过去摸了摸那张Kingsize的超级大床,鹅绒被很柔,很舒服,睡在上面绝对不会失眠的感觉。

越摸,她越困。

不由自主地就坐了下去,嗯,还真不是一般席梦思可以比拟的。

床上好闻的味道,还有丝滑柔软的触感,让夏婧宁垂涎。

她干脆踢掉鞋子,在床上滚来滚去。

直到半个小时以后,她还没等到电话,睡意越来越深,渐渐闭上了眼睛……

……

另一边,韩夜凌开完会议出来,已经七点多了,跟季明朗几人用完晚餐才想起来,让夏婧宁送文件的事情。

只是,他打了好几通电话过去,开始是没人接,后面干脆关机了。

韩夜凌不悦地凝眉。

这个余晚,又在搞什么?!

“总裁,我们现在去哪儿?”季明朗拉开房车的门,恭敬地问。

韩夜凌沉身坐了进去,冷冷出声,“回酒店。”

……

酒店里。

韩夜凌推门就看到自己的床上鼓起一团,余晚躺在上面,小女人整个人蜷缩成一团,似乎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看着容易让人好不心疼。

当然,他韩夜凌是不会的心疼的,不但不会,还觉得难以忍受。

他迅速踱步站到床边,身上一点一点释放着冷气。

他一下子凑近,伸手想直接将人拎起来好好教训一顿。

只是手就要拎到夏婧宁的领子时,又一下子直起身子。

周身的夹着怒火的寒气,一丝丝收敛,他盯着床上的夏婧宁,单手抄在口袋里,若有所思地看了她几秒。

然后他转身去了厨房,从冰箱里抽出一盒冰块,快速回了卧室。将冰块一块一块的放在了枕头上。

枕头上的温度,让冰块一点一点融化,直到完全渗透到枕头里,韩夜凌浅浅地扯了一下嘴角。

睡梦的乡夏婧宁感觉一下子包裹着自己,温暖的云朵,变成了冰雪,她越来越冷,从头到脚,冷到发颤。

“唔……好冷。”她侧过身子,换了一个方向,发现更冷了,秀气的柳眉瞬间皱了起来。

眼见着人就要醒了,韩夜凌又很“贴心”地去衣柜里,将所有的备用被子全部搬了出来,一床一床地盖在她身上,目光比平时签合同时都要认真上几分。

寒冷的感觉还没过去,又突然被厚重的热气压抑着。

好像被扔在冰箱里的冻鱼忽然被拖出来放在烧烤架上烤着,开始滋啦滋啦地冒着热油……

忽冷忽热的不适,让夏婧宁难受极了,渐渐转醒。

韩夜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优雅地交叠着双腿,修长冷白的指尖有一搭没一搭地轻叩着自己的膝盖。

见她还未睁眼,应该是马上就醒来了,此刻优雅而高贵的男人才薄唇微启:“我的床,舒服吗?”

49

一字一顿,几乎是从牙缝挤出来的,声音不大,但是带着的寒气,足够让夏婧宁听到。

床上的夏婧宁感觉到了,比刚刚那股子冰雪般让她战栗的寒冷,还要熟悉的冰冷,一下子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睁开眼睛,就看见眼前黑着一张脸,黑眸淡淡地,不带一丝情感的冰山男人坐在自己旁边,身上冒出的寒气足以冻死她。

睡迷糊的夏婧宁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睡了人家的床,还被主人抓包了。

她赶紧跳下床,着急忙慌地整理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后退几步,确定在安全距离了:“总……总裁我不是故意睡你的床的……我,我就是太累了。”

“哦?按你这么说不是故意睡的,都睡了我的床……”韩夜凌的声音冷得跟冰渣子一样:“那你要是故意的,是不是要睡我的人了,嗯?”

说着,他一步一步向夏婧宁走过去,那股子冰冷与怒意,让她不可自控地后退,直到她整个背都贴在了墙上。

韩夜凌俯下身子,离她半臂的距离,声音不着痕迹地低了几度:“余秘书说说,我要不要满足你呢?”

忽然暗哑的嗓音像砂纸一样猛地摩挲过她的耳膜,让夏婧宁膝盖一软,心脏扑通扑通如小兔子般乱蹦。

“总……总裁,咱们说话,能不能好好说,您这样我害怕。”夏婧宁觉着自己的舌头捋不直了。

“那余秘书教教我,怎么样算好好说话?我建议你躺回去,别辜负了我一番美意。”声音又冷了几度,韩夜凌伸出一只将夏婧宁又拎着丢到了床上。

完了,冰山一怒,雪崩必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