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婚已成牢霍寒时全集目录阅读

婚已成牢是一本由作者一纸荒唐创作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温以乔被人欺骗,在被丈夫带到了悬崖上后推下,和孩子都岌岌可危,而当温以乔被救下之后,温以乔却发现自己的丈夫竟然公然宣称她已经死了,还要和她的表妹在一起你,温以乔这才知道自己竟然一直都被设计中,而温以乔又能否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呢。

婚已成牢霍寒时小说导读

唐赟几乎没有送过我什么东西,反而是用各种实际行动来打动我,让我相信他是真的爱我。

而我,也就傻傻的相信了,相信他虽然没什么钱,但是是真心对我好。

我考察了他半年,唐赟表现出来的模样就是一个无条件迁就我、宠爱我、纵容我的完美男友形象,就连我妈都被他骗了过去,劝我不要再为难这个小伙子,好好跟他在一起。

我是真的打算好好跟他过日子的。

我爸妈就只有我一个独生女,在我们领了结婚证之后,爸爸把他名下公司的股份和房产都过户到了我名下。

一个高大的男人红着眼圈拉着唐赟的手,哽咽地不成样子,话都说不完整:“……我把乔乔交给你了,以后我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你们。乔乔她从小娇惯,小唐你多包容多担待,要是她还是耍小性子,你只管跟我说,我来教训她。”

我妈也是哭的不行,还勉强扬起一个笑脸,安慰我说:“我的乔乔长大了,要嫁人了,以后要好好当人家的媳妇,照顾好丈夫和孩子,不能再任性了。”

是的,我们领结婚证的时候,我刚刚查出来怀孕了。

慈爱的父母,疼爱我的丈夫,还有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我的人生真的太完美了。

可领证仅仅不到半个月,唐赟就亲手把我连同他未出生的孩子,都一起葬送在这个荒无人烟的悬崖下。

彼时,我一个人悲凉地躺在一群杂草和灌木中间,浑身剧痛到快要昏厥,身下有粘腻的液体不停的流出来,把我的体温和生命也慢慢带走。

或许是天不绝我,我没有死。

我掉下来的时候被几棵大树挂住缓冲了一下,山脚下也是柔软的草地。

可即便如此,我仍旧痛到快要昏死过去。

这里很荒僻,几乎没有人会来,我的意识几乎都快要消失了,可我知道,我不能放弃希望,我一声一声的喊着救命,只要有一个人能听到,我就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如果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我爸妈该有多伤心?

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

想到孩子,我心脏一阵剧痛,意识也清醒了一些。

我曾经是多么期盼这个孩子的到来,现在就有多绝望。

他的父亲想要杀死他的母亲,这对孩子来说该有多残忍?

而且我心里也明白,不管我能不能得救,我的孩子恐怕是离开我了。

我开始放肆的哭,哭我自己愚蠢至极,哭我自食恶果,可悲又可笑。

我识人不清,不但毁了我自己,也害了自己的孩子。

不知哭了多久,我的力气都要耗尽,我终于被人发现了。

一群驴友救了我,连夜把我送去了医院,保住了我一条命。

我本身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一直昏迷者。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天之后了。

护士小姐说:“你真幸运,从那么高的悬崖掉下来还能活下来,真是奇迹。”

我身上依然很疼,不过护士小姐说都是一些皮外伤,已经消毒包扎,过一阵子就会痊愈。

那我的孩子……

“孩子也好好的没事,你放心吧。”

我悬着心忽然就落了地,摸了摸还算平坦的小腹,开心的不得了。

可下一秒,我脸上的笑就僵住了。

病床对面的墙壁上有一台电视,正在播放晚间新闻。

新闻的标题让我的心凉到彻骨。

【晨光集团总裁唐赟亲口公布婚讯,明日将迎娶娇妻!】

唐赟竟然是……晨光集团总裁?!

我爸爸的名字是温晨光,晨光集团是他一手创立的,为什么总裁会变成唐赟?!

结婚的时候我爸爸明明把公司所有的股份都转到了我的名下,他又是越过我和我爸当上公司总裁的?

“这个唐总也真是做得有点过分了,前妻才刚刚去世,他从前妻手里继承了岳父家的公司,这才几天功夫,就要娶别人了,他前妻真是可怜啊,一家子都为别人做嫁衣……”

护士小姐一边给我换药,一边摇着头叹息道。

我人都呆住了,我明明还活着啊!我还活着,他凭什么继承本来属于我的东西?!

我问护士小姐:“你怎么知道他前妻死了?”

护士小姐有点意外,她眨了眨眼道:“你昏迷了这么多天都没看新闻,他前妻也是挺惨的,据说是从高处失足掉下山崖,警察去搜了好几遍都搜不到,只找到了几件染血的衣服和野兽的足迹,估计是摔下去就被野兽给吃了。唉,真是可怜啊,听说还怀着孩子呢……”

我猛地抓住护士小姐的手,“是唐赟这样说的吗?”

“诶呀你干嘛呀,你快放开我……”

我感觉浑身的血液都直冲上头顶,双目赤红,紧紧握住她的手,用力到指节都泛白:“是唐赟说的,他老婆是失足掉下去的?”

护士小姐疼的一直在推我,又怕碰到我的伤口,只能咬着牙忍住回答我:“新闻上说,当时就他们夫妻两个脱离了旅行团自己单独行动,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也就只有唐总才知道了吧?”

我忽然浑身都失去了力气。

是啊,当时就我们两个在,根本没有其他目击者。

我是失足掉下去的,还是被他推下去的,全凭他红口白牙一张嘴,他说什么,什么就是真相。

我放开了护士小姐的手,她逃也似的飞快推着小车子离开了病房。

整个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瞬间变得冷寂起来,只有电视上的新闻还在继续播放着。

娱乐新闻的主持人发出了惊叹了声音:“哇,唐总的新娘真的很漂亮呀,光看照片就知道是个大美女……”

我抬起眼,看到电视屏幕上的那个熟悉的身形,浑身冷透。

那个即将要取代我嫁给唐赟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亲表妹,乔菲儿。

乔菲儿是我舅舅的女儿。

舅舅早些年生意失败,欠了好多外债,他自己拍拍屁股跑路了,只留下老婆和女儿天天被债主骚扰,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

我妈不忍心,就把舅妈和乔菲儿都接到我家来照顾。

舅舅已经快十年没有音讯了,我妈觉得我们家对不起舅妈和乔菲儿,一直对她们特别体贴和包容。

从小到大,乔菲儿想要什么,我妈就给买什么,几乎是有求必应。

我一直当乔菲儿是亲妹妹,学校里谁要是敢欺负她,我绝对第一个站出来打得他满地找牙。

我一直疼着护着二十多年的表妹,不但抢了我的男人,还抢了本来属于我的全部财产。

如果到现在我还想不通真相是什么,那就真的太蠢了。

前妻刚死,唐赟就迫不及待的要娶乔菲儿,要说他们两个没有狼狈为奸算计我,鬼都不信!

我认认真真地看完这一条新闻,记下了几个关键信息。

明天早上十点,枫城大酒店。

他们不是要结婚,要当众秀恩爱?

我偏不让他们如愿!

这个婚礼,我要他们成为整个枫城的笑柄,我要他们一辈子都记住明天的耻辱!

我温以乔既然没死,就不可能让这对渣男贱女踩在我头上!

想到这里,我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好好休息。

一夜沉睡,一个梦都没有做。

第二天早上十点,我准时出现在了枫城大酒店门口。

整个枫城大酒店都被唐赟包了下来,酒店里面堆满了鲜花,粉色的花瓣铺成一条长长的红地毯,地毯的尽头是气球门,气球门的尽头就是礼堂。

我抬脚踩上鲜艳的花瓣,紧紧咬着牙关,一把推开了礼堂的大门。

哐啷——

礼堂里面坐满了宾客,礼堂正中的台上,唐赟一身黑色西装,正在把戒指戴在乔菲儿的手指上。

我推门的动静太大,引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从台上转移到我身上来。

唐赟的目光也看了过来,脸上的笑意猛然间一收,满脸都是震惊。

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爽快,他恐怕是怎么都想不到,我从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竟然还能活着,还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精心布置的会场上!

乔菲儿也花容失色,不停地摇晃着唐赟的手,害怕又不知所措。

我看到唐赟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随即换上一副狠厉的神色:“你来做什么?”

我沉声道:“我来让大家都知道你的真面目。”

唐赟忽然冷笑一声:“有意思吗?我们都已经分手了,你要的补偿我也尽可能给你了,非得来我婚礼上闹?”

我一愣,他在说什么?分手?

我们连婚都没离,哪有什么分手?

婚礼主持也有些傻眼,“唐总,这位是……”

“一个很久之前的前女友而已,一直纠缠我,故意来闹的。”唐赟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脸上的厌恶之情显露无疑。

“哦——”婚礼主持了然一笑,转而对我说道:“这位小姐,分手了就各自安好吧,何必还来前任的婚礼上闹呢?弄的大家都不开心,对不对?”

对个屁!

我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好你个唐赟,居然倒打一耙,想这样就糊弄过去?!

“我才不是什么前女友,我是他的妻子!我是温晨光的女儿温以乔!他故意把我推下悬崖,就是想继承了温家的财产!”

我一边说一边往台上冲,我要撕开渣男脸上的面具看看,他一副皮囊下究竟藏着是是哪路恶鬼!

“我的前妻已经去世了,请你不要冒犯死者。”

唐赟毫不留情的叫到:“保安!我给把这个疯子拖出去!”

话音刚落,就有七八个彪形大汉冲上来,直接把我反扭在地上,其中一个还死死地捂住我的嘴,让我说不出一个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