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陆执赵今安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睁眼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怕是已然深夜。

赵今安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睡过去的,如今醒来,从头发丝到脚指头都在叫嚣着不痛快。

全身酸痛不已,比她跑八百米的后遗症还要严重,不过身上倒是没什么黏腻的感觉,应该是睡前已经被清洗过了。

骨头仿佛是被拆卸又重组一般,赵今安在心里把陆执给骂了一万遍,这男人怕是连‘怜香惜玉’这四个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不过也是,他原本就不是温柔那挂的,如今还是被逼着娶她,他有所怨怒在她身上发泄也是理所当然。

但即便如此,赵今安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在少女时期人总是有期待和幻想,想着以后那个会带领自己从女孩走向女人世界的男人会是什么样子。

她也曾有个完美人选,只可惜,还没等她有所行动,自己便已经把纯真这东西给了这个男人。

火辣辣的疼痛经久未消,赵今安坐起来,伸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下一秒,啪嗒一声,房间的灯便被人打开了,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一时间不适应这样的明亮,赵今安微微眯起眼,一边去看身旁的男人。

陆执果然已经醒了。

男人一只手撑着侧脸,一双深情眼微微眯着,正盯着她似笑非笑,“赵小姐,睡得还行么?”

赵今安,“……”

她看着陆执,目光落在他胸前的抓痕上面,红唇微微的抿了一下。

无疑这些都是她的杰作。

“还行,陆先生对我还满意么?”

“……”

她开口就是这句,做交易还真有做交易的自觉。

陆执就这么起身,他上下都没穿,坐起来的时候赵今安一下子就别开了眼,陆执一边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一边道,“跟个死鱼一样连叫都不怎么会叫,谈什么满意?”

赵今安眉头狠狠皱了起来,指甲都深深地嵌入掌心。

她在来之前又没有做什么准备,而且谁知道陆执喜欢女人在床上什么样?

他要是喜欢荡的她也学不来啊。

而且当时……她根本就没有心思想那些,怕都怕死了,全程都是依着本能。

“抱歉,第一次,没什么经验。”

陆执没反应,赵今安只能继续硬着头皮道,“陆先生,要不你告诉我你喜欢女人在床上什么样,下次我尽量朝着你期望的方向发展。”

陆执,“……”

这女人……

他已经穿好了衣裤,还是那件花衬衫,赵今安实在是有点欣赏无能。

她微微别过脸,但下一秒男人的手指就曲起来捏住她的下巴,陆执就这么欺身而上,两人近的他都能够闻到她的发香还有自身带着的淡淡香味。

他勾唇,笑意痞坏又邪肆,“好啊,我喜欢这样的……”

陆执靠近她的唇边,对她说了几句话,赵今安脸一下子就红了。

陆执看见赵今安这个表情,眉梢高高的扬起来。

他就是看不惯她之前的样子,一个二十岁的女的,表现得自己好像已经三十岁一样的成熟高冷,但现在看看,他才说几句话她就脸红了,所以啊,骨子里还是个小女生。

“行了,你不会以后我慢慢教你。饿了么,起来,带你去吃东西。”

陆执这点绅士风度还是有的,两人出来的时候其实差不多都是饭点了,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两人又睡了一觉,现在都很晚了。

赵今安还真的有点饿了,最近几天因为家里的难事都没有怎么好好吃东西,刚才有经历了那么一场消费力气的运动,她点了下头,但在房间里却没有看见自己的衣服。

她想了想,才记起来自己的衣服裙子在门口就被陆执着急的脱掉了。

这时候陆执手机响了,男人去一边接电话,声音都带着几分笑,“干嘛?”

“打牌?老子不来,今晚上还有事……”

“还能什么事,陪女人啊……”

赵今安听着陆执跟那边男人说什么,眉眼深处闪过一丝厌恶,这或许就是陆执的生活常态吧,跟朋友一起吃饭喝酒打牌,玩玩女人。

她原本是最看不上陆执这种男人的,但谁能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亲自把自己送进火坑。

赵今安裹着被子,打算起身去门口捡衣服,但双脚刚落地,一阵痛意就从某处直接席卷全身,她整个人就猝不及防摔倒了地上,还低低“啊”地叫出了声。

陆执转身就看见赵今安裹着被子摔在了地上,女人发丝凌乱,被子虽然遮住她大半身,但还是足够暧昧。

陆执猝不及防视觉上就受了点冲击,对着电话那边说了句“滚”就挂了电话,然后笑着走过来,“就这么点能耐,路都走不动了?”

赵今安抬起头看着他,脸上又恢复优雅标准的假笑,“陆先生又不是女人,怎么知道女人的难处呢?腿疼,走不了了,麻烦陆先生去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吧。”

陆执也不多说,先把她抱起来,然后去外面把她的衣服给捡了起来。

里里外外的,男人胡乱抱着就进来,然后扔在床上,“自己能穿上?”

赵今安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就拿过衣服,但陆执看她动作慢悠悠地,一副很艰难地样子。

赵今安穿好衣服,陆执就看着她,“好了吗,可以走了吗?”

她这么磨蹭,他饿都饿死了!

要知道,这事情最卖力的是他!

赵今安,“等下,我去下盥洗室……”

赵今安这下动作缓慢,但走了两步就皱起了眉,陆执冷冷的,“女人真麻烦!”

但还是抬脚朝她过去,然后把她抱进去盥洗室。

陆执把她放下就出去了,赵今安对着镜子看了看,女人的脸白里透红,带着一丝娇媚,发丝微乱,妆容没怎么掉,但口红几乎没有了。

她对着镜子扯出一抹笑,笑容里带着淡淡的苦涩。

她补了下妆,又理了理头发,很快出去。

陆执正坐在床头抽烟,看见她扶着门出来,眉梢微微的挑了挑。

他脑子里忽然就冒出来一个声音:面前这个是他女人了。

他陆执的女人。

“陆先生,再麻烦你一下,抱我下去吧。”

陆执灭了烟蒂就朝她走过来,一边抱着她出去一边不悦的道,“你平时是不是都不锻炼,这么弱不拉几的身板……”

赵今安呼吸里都是男人身上的烟草味,躲之不及,她挑眉微微笑了笑,“呜,是有点,不过最应该怪的不是陆先生太粗暴了?下次温柔些好不好?”

她语调又轻又温柔,带着点江南水乡的味道。

陆执喉结上下滚了滚,眸色深了深,恶狠狠对着她就是一句,“闭嘴!”

赵今安识相的闭嘴,陆执抱着她进去电梯,却没忍住低头看怀里的女人。

长发遮住她半张脸,侧脸精致,眼眸微眯,想到她刚才那句话……

温柔么?

呵呵,他陆执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