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天眼游医吴北唐紫怡大结局阅读

天眼游医是一本讲述了吴北唐子怡都市逆袭故事的复仇小说。小说故事中吴北在两年前遭遇了父亲车祸的痛苦,而肇事凶手却因为权势无双而逍遥法外,吴北痛苦不已,而当他被诬陷入狱,却拥有了绝世的医术之后,他强悍逆袭,利用医术提前出狱,他不仅要救下自己重病的母亲,更要让当日为非作歹的人付出代价,还要让自己重视的人都站在都市的巅峰。

天眼游医吴北唐紫怡小说导读

吴北没回家,这广场很宽阔,又没人打扰,他便留下来打通手臂上的二级经络。

直到第二天五点,天光微微发亮,他才返回家里。

张丽已经起床了,正在准备早餐。

他正在刷牙,就看到朱青妍走出来通电话,没说几句,她就面色大变:“在哪里?好的,我马上过去!”

吴北心中一动:“怎么了?”

朱青妍泪如雨下:“我爷爷受了重伤。”

吴北问:“他人在哪里?”

“在省府。”朱青妍道,“我爸已经过去了。”

吴北:“收拾一下,我们回去。”

朱青妍抹泪:“爸不让我回去,说等事情平息了再去。”

吴北眯起了眼睛,看来事情比他预想的还要麻烦,他道:“没关系,我跟你一起去,走吧!”

驾驶着朱青妍的S5,前往省府。

“出了什么事,你一点不清楚?”他问。

朱青妍想了想:“这么一说,我似乎有一些印象。小时候,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搬家。而且,爷爷改了几回名字了,连爸爸的名字都改过两次。”

吴北:“这么说,他们一直在躲避什么人?”

朱青妍摇头:“我不太清楚,就记得爷爷从小就逼我学武。其实我起初不太喜欢的,但学着学着,也就习惯了。”

吴北沉默了片刻,说:“打电话给你爸,问清楚你爷爷受的什么伤,就说我能治。”

朱青妍用力点头,她拨通了一个号码。没多久,传出一个威严的,中年男人的声音:“青妍,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赶到家里照顾他。”

朱青妍:“爸,爷爷的伤重吗?”

中年男人:“中了别人一掌,我正在想办法治疗。”

“什么掌力?”朱青妍忙问。

中年男人沉默了片刻,然后轻轻一叹:“铁砂掌。”

吴北听的清楚,当即说了一个药方,让对方记下,并马上去抓药。中年人一听,问:“这位是?”

朱青妍连忙说:“爸,他就是吴大哥,救了我和爷爷一命。”

中年人连忙道:“吴先生!久闻您的大名了,您的这个药方,能治我爸的掌伤?”

“我还要两个小时赶到,你要在半个小时内找到我说的药材,然后捣碎了糊在掌印处,等我过去。”吴北道。

中年人立刻道:“好!吴先生辛苦了,我等您过来!”

挂断电话,朱青妍说:“吴大哥,我听说过铁砂掌,据说掌力有毒是吗?”

“准确的说,不是毒,是一种可怕的气劲,穿透力强。轻轻一掌,能把心脏打爆。你爷爷的伤很重,如果不用药,他撑不过半个小时。”

朱青妍急的直掉泪:“那还有救吗?”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吴北安慰道,“这铁砂掌的功夫,我也知道练法,这几天正准备练习,没想到就遇到了。”

朱青妍:“吴大哥,打伤我爷爷的人,是气境高手吗?”

“一定是。”吴北道,“若无真气,铁砂掌是练不成的,否则练三天手就练废了。”

为了赶时间,吴北把车开的像飞一样,时速保持在一百八左右,一路上连连超车。也是他的感知力惊人,否则很难保持这样的速度。

原本两个小时的路,结果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车子驶入一条巷子,停在一家普通的住宅前。

门是开着的,二人一进院,两名中年男子就迎上来,其中一个颇有气势,连忙和吴北握手:“吴先生,我是朱传武。这是我二弟,朱传文。”

吴北微微点头,问:“人呢?”

“在屋里。”两人连忙把吴北请到房间。房正中的沙发上,朱远山斜躺在上面,眼睛是睁着的,面容苍白,十分虚弱。

看到吴北,他勉强一笑:“本来不想麻烦吴先生,没想到,您还是来了。”

吴北示意他不要说话,伸手掀开他的衣服,只见他胸口稍下位置,有一个青黑色的掌印,上面盖了一层草药,正是朱传武按照他的吩咐做的。

他把了把脉,然后透视伤情,发现朱远山的心脏的肌纤维已经给打断了不少,要不是他用真气吊着命,又有草药的作用,人早就死掉了。

朱传武十分紧张,问:“先生,能治吗?”

吴北点头:“虽然有难度,但可以治,无非是时间久一点。”

他取出金针,在心脏周围刺了几针。很快,朱远山的心跳就缓慢下来,每分钟也就跳十几下。

随后,他又开了一个方子,让朱传文马上去抓药。而他则把朱传武叫到屋外,道:“心肌打断了,伤势很严重,我只能全力以赴。能不能过去这一关,就得看老人家的运气了。”

朱传武叹息一声:“吴先生尽力而为,拜托了!”说着,他深深一礼。

吴北问:“知道是谁下手吗?”

朱传武苦笑:“先生既问,我就如实相告。”

原来,朱远山年轻时爱好武学,到处拜师学艺,三十岁不到,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拳师,拜师学艺的人很多。

有一天,一个名叫乔云良的人上门切磋,那时朱远山年轻气盛,结果用暗劲把人打成重伤。那乔云良回家三天就死了,他的一个儿子,叫做乔波,当时只有十几岁。

乔波心中充满了仇恨,发誓要报仇,于是上山拜了一位高手为师,学习铁砂掌。他非常有习武的天赋,五年学有所成,下山找朱远山报仇。

朱远山提前得到消息,带着一家老小,离开祖籍,改名换姓,到外地生活。这些年来,一直躲躲藏藏,而乔波的名气却是越来越大,如今三十几年过去,他已经成长为一名气境高手,广收弟子,并且四处打听朱远山的下落。

朱家行事异常低调,可即使如此,还是被他给找到了。上回有杀手上门,就是那乔波暗中试探朱远山的实力。

这次,他终于亲自登门,将朱远山重伤,并且还留下狠话,日后他会灭掉朱氏满门,一个都不放过。

吴北听后,不禁皱眉:“此人行事太过歹毒了,既然报了仇,怎么还要灭人满门?”

朱传武苦笑:“他是太恨我们了。所以我才不让青妍回来,是怕她受到牵连。躲了这么多年,我也躲够了,也该做一个了解。实不相瞒,我已经请来几位高手助拳。”

吴北点头:“这事怕是没办法善了,你们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朱传武点头:“事到如今,已无退路,只能拼死一搏。”

然后他正色道:“先生,若我们遭遇不幸,请照顾一下小女青妍。”

吴北:“不必泄气,事情还未见分晓。”

朱传武叹气:“听说那乔波也请了几个好手,这一场恶战,我们怕是占不到便宜。”

吴北暗暗叹气,这种江湖恩怨,其实没有对错之分,他这个外人也不好插手。

很快,药抓来了,吴北专心治疗朱远山,为此他甚至施展极耗真气的“九转还魂针”,配合珍贵的药物,终于让朱远山暂时脱离了解除。

他这一番治疗,十分疲惫,就坐在一旁打坐修炼。一睁眼,天已经黑了。

朱青妍一直守在一侧,她连忙问:“吴大哥,我去给你准备些吃的。”

吴北点点头,他的确有些饿了。

朱远山的情况现在比较稳定,只要他能熬过前三天,后面的问题就不大了。

朱传武和朱传文都不在,想必是出去应付这件事了,院子里只有他们三个。

没多久,朱青妍端了一碗粥出来,还有两个小菜,一小盆米饭,显然她早就准备好了,刚才又热了一下。

吴北一阵狼吞虎咽,吃饱后,他问:“情况怎么样了?”

朱青妍:“我爸找了一位有地位的武林人物说和,目前还不清楚结果。”

吴北:“这个乔波在江湖上的名声很大吗?”

朱青妍点头:“我听说过他,他是剑南比较有名的高手,铁砂掌名传天下,收了许多的弟子,开了不少武馆。他现在的身份,是剑南铁砂集团的董事长,坐拥上百亿的资产。”

吴北摇头:“这么高的地位了,做事却一点不留余地。”

朱青妍:“听说此人脾气暴躁,曾打死过自己的亲儿子。”

吴北:“那你们可要小心了,这次八成要谈崩。”

正说话,门口有动静,是朱传武回来了,左臂垂着,似乎受了伤。

朱青妍一惊,连忙问:“爸,你手臂怎么了?”

朱传武一脸杀气:“我都跪下了,对方还是不答应,说要灭我朱家满门。青妍,你赶紧跟吴先生走!”

朱青妍摇头:“我不走!要死大家一起死!”

“住口!你留下来,只能白白送命。听爸爸话,好好活着!”他沉声道,双眼通红。

朱青妍呜呜的哭,就是不离开。

吴北一阵头痛,这病人还没治好,他也不能一走了之。

沉默了片刻,他突然问朱青妍:“青妍,你有男朋友吗?”

朱青妍一愣:“没有。”

他点头:“从现在开始,你是我女朋友了。作为你的男朋友,你家人有难,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朱传武一喜:“先生,你……”

吴北淡淡道:“叔叔,请叫我吴北。”

朱传武深吸一口气:“吴北,这事其实你不必管的,乔波很厉害,我不希望别的人受到牵连。”

“我现在不算外人。”然后看着朱青妍,“对吗?”

朱青妍咬着唇,用力点点头,然后扑进了吴北的怀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