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南风终究不能入你怀小说南风容止结局阅读

南风终究不能入你怀是一本由作者南风创作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故事中南风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容止,可在容止看来,南风是一个用权势强逼着他娶她的恶毒女人,因为他的心中从始至终都只有南风的表妹南惜柔,可容止不知道,南风才是真心爱他的人,南惜柔一直都在利用他,甚至早就已经背叛了容止,在南风怀孕之后,本以为容止会对自己有所改变,可容止却心口下令,要将孩子给打掉。

南风终究不能入你怀小说南风容止小说导读

南惜柔穿着一身名牌,提着香奈儿的包包站在门口讽刺的说道:“姐姐,你都这样了,容止没来关心过你吗?哦,对了,他刚才和我在一起呢,嘻嘻……至于你,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又不能照顾他,怪不得他不回家。”

南风用力攥着手中的白色床单,用没有温度的声音说道:“南惜柔,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呵……不欢迎我!”南惜柔扭着自己的水蛇腰朝床走去,用胜利者的眼神俯视着南风,盛气凌人的说道:“不要如此绝情吗?我们可是亲姐妹,不是吗?”

南风咬紧牙关,脸上的怒意升起,“南惜柔,你还有脸跟我攀姐妹情谊,要不是你,我能下不了床?要不是你,我的孩子会差点保不住?你这幅嘴脸让我觉得恶心。幸亏和他结婚的是我。”

“结婚?南风,你觉得你的婚姻有意义吗?你是来搞笑的吗?”

南惜柔的心里没有一丝的自责和愧疚,而且义正言辞的说道:“南风,你就算多爱他,他也不会多看一眼,还有,你不是说和他结婚了吗?那么,为什么这几年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我。”

“南风,不要觉得是我破坏了你的婚姻,是你自己,一切原因都是因为你自己,我只是耍了点小手段而已。”

南惜柔嘲讽的说完,打算要走,下一刻却突然哭了起来。

“姐姐,请你原谅我,我真的很爱容止,我没有想要破坏你的婚姻,为了你的婚姻,我愿意离开容止,我只想来看看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南惜柔哭的梨花带雨,好像刚才南风真的把她骂了一样。

南风一脸疑惑的看着前面的南惜柔,也看到了怒气冲天的容止飞奔进来的身影。

容止一把揽过南惜柔,修长的手指在南惜柔的背上温柔的安抚拍打,然后用恼火的眼神看着南风,冷声呵斥道:“南风,看来你是没有记住我的警告。”

俊美的五官,好像天上的谪仙,但是就是这样棱角分明的脸从没给南浅夏一次好脸色。

而他对南惜柔却是极其的疼爱有加。

南风想哭,但还是忍住了眼泪,她知道说什么容止都不会相信,哪怕错的那个人是南惜柔。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南风抬起倔强的小脸说道。

“没有,你是当我瞎还是怎么?南风,我看你是嫌活的时间长是吧?”容止带着怒气质问道。

所有的悲伤一下充斥了上来,南风闭着眼睛长长的呼吸了几口,心,怎会如此的痛,早就熟悉了的误解,为什么再次听到还是这样痛,仰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容止,这些年你爱她,我告诉自己,没关系,时间长了你会发现我的好,可是,现在,你连相信我一次的机会都不给。”南风强忍着泪水说道。

“相信你?南风,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不要在我眼前装可怜,那样只会让我觉得更加的恶心,你不配。”容止语气冰冷地说道。

“哈哈,我不配。”南风接近疯狂的笑着。

南惜柔装作害怕的躲到了容止的身后,用小手拉了拉容止的袖子,小声的说道:“容止,表姐怎么了?惜柔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容止看了眼床上的南风,讥讽的说道:“她那些伎俩对我没有任何的作用,惜柔,就你心思单纯。”容止说完还不忘摸摸南惜柔脸上未干的泪痕。

“容止,我肚子里,那是你的孩子。”南风这几个字说的咬牙切齿。

而南惜柔听到后眼中闪过一抹狠毒。

“孩子?南风,你没有资格有我的孩子,明天去医院做掉,我不想让你这种女人生我的孩子。”容止面无表情的说完,看都不看南风一眼,直接揽着南惜柔出去。

“我不要,容止,那可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如此狠心。”南风朝着卧室的门口拼命的嘶叫着。

南风以为她和容止之间有孩子这个牵绊,关系会缓和,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容止的心就像万年寒石,任凭南风怎么都捂不热。

“阿止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这个做妻子的床都不下,你是怀的哪吒还是皇帝,如此金贵。”门口传来尖酸刻薄的声音。

南风知道是她的婆婆吴丽华,从她进容家大门开始就不受婆婆的待见,更何况现在她还躺在床上。

“伯母,您好,我和容止来看看姐姐。”南惜柔娇滴滴的说道。

“是惜柔呀,又变漂亮了,嘴巴还是如此的甜,什么时候替我容家添个小孙子。”吴丽华看到南惜柔后满脸笑容的说道。

南惜柔故作羞涩的靠到了容止的肩上,娇羞的说道:“容止,你看,伯母又取笑我,姐姐不是都怀孕了吗?”

容止听到自己母亲和南惜柔的对话,看了眼身边娇羞自己又爱了七年的女人,愣了一下,和她生孩子,这个问题他从未想过。

南风全身的血液就像倒着流淌一样,心里从未有过的难过袭来,这么快就想让南惜柔进门生孩子了,她偏偏不能成全。

“风儿,容止那小子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容家的老爷子一脸慈祥的问着南风。

对于南风这个孙媳妇他可是喜欢的很,要不是当初他和南祺祥打赌赢了,他也不会有这么懂事孝顺的孙媳妇。

“爷爷,容止,最近公司有点忙,您看,我不是来陪您了吗?”南风撒娇道。

在容家,除了爷爷和小姑子,没有一个人吧她当作容止的妻子对待,这稀薄的温暖让南风有点贪恋。

……

容氏企业,若大的董事长办公室里。

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的俊朗,修长的手指握着笔在纸上飞舞,还时不时的看看眼前的电脑,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让办公室的气氛骤然变得严肃起来。

“总裁,不好了,南小姐被人绑架了。”小跑进来的人着急的说着。

她不是今天回去看爷爷了吗?怎么会绑架?

下一秒,容止抓起椅子上的衣服夺门而出,惜柔,千万不能有事。

“容止,你……千万不要怪表姐,是我对不起她。”南惜柔说完这句话突然晕倒在容止的怀里。

容止脸上的怒火像是要喷出来,南风,你该死,竟然敢动惜柔,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快,去医院,她要是有什么事,我要让你们都给她陪葬。”容止就像一条发狂的猎豹对着身边的司机喊道。

“容先生,幸亏南小姐救治的及时,要不然后果不敢想象,但是,南小姐受到了过度的惊吓,需留院观察。”急诊出来的医生对着容止说道。

容止的一颗悬着的心才放到了肚子里,这才想起那个惜柔晕前说的话。

“南风,你给我滚出来。”容止一脚踢开卧室的门怒气冲天的喊道。

“先生,夫人出去还没有回来。”保姆战战兢兢的说道。

保姆被容止的一记眼神吓得站在墙角直哆嗦。

“容止,你来了。”南风刚进门就听到容止喊她的声音,连眼睛里都有笑容。

“南风,你怎么如此歹毒,她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可以要她的命?”容止看到一脸笑容的南风后更加生气的质问道。

南风的笑在容止的眼中是那样的刺眼,容止恨不得马上就结束这个女人的生命。

“她更歹毒,破坏我的婚姻,我才是你的妻子,容止。”南风听到后抬起头倔强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