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京城第一丑女秦娆嫁第一美男祁凉的小说

这就有点意思了,秦娆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目光深邃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她第一次见祁凉是回将军府的那晚,门卫看不起她,祁凉替她出了手。

第二次见面是将军府后院里,她一身狼狈的从水里爬起来,浑身湿透。是祁凉的披风给了她一丝温暖。

第三次便是今日在马场外,他将跌落马车的她从城外带回来,安置在了九王府。

所以,祁凉到底图她什么?或者说她的身上有什么是祁凉想要的?

“你觉得我在同你开玩笑?”祁凉正色道。

他的表情和语气都绝无半分开玩笑的意思,所以秦娆才觉得不可信。

“我以身相许你可会护我?”秦娆眨了眨眼睛,追问道。

秦娆觉得她这副尊容用来卖萌简直腻心,结果,祁凉清冷的眼神撇了她一眼,语气轻缓道,“本王向来护短。”

话落,秦娆就笑了。这点倒是和她不谋不和了,秦娆这人也是没别的,就是护短。

车夫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将军府,马车刚一停下,他便动作匆忙的将秦桑从马车上抱了下来。

车内血迹斑斑,光是看着就触目惊心,此时的秦桑昏迷不醒,墨发粘在脸上看不清脸。

秦夫人今日约了小姐妹上街,这会儿打扮的花枝招展,正准备出门,就被人冲撞了一身血。

“莽莽撞撞的,你在干什么?晦气!”秦夫人大怒道,甩手便是一耳光打在车夫脸上。车夫始料未及,一个踉跄身形一歪,怀里的秦桑便摔了下去。

秦夫人眼带嫌弃的看了眼正脸磕在地上的女子,细长的手指连连杵着车夫的额头,语气恶狠狠道,“什么阿猫阿狗你都敢往府里带,你是个什么东西。”

“夫人……这是小姐啊……”车夫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说什么?”秦夫人陡然拔高嗓音,一脸诧异道,“哪个小姐?”

车夫连连磕头,结巴道,“七……七小姐。”

秦夫人面色大惊,顾不得其他,上前将趴在地上的女子翻了过来。她动作慌乱的拨开她脸上的头发,乱发下的可不就是秦桑血迹斑斑的脸?

秦夫人当即嚎啕大哭起来,哭丧着嗓子嚎道,“哎呀,这是哪个杀千刀干的!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小姐抬进去。”

车夫连忙连滚带爬的起身将秦桑抱进了她的院子。

秦桑昏迷不醒的回府,将军府里乱成了一锅粥,几名大夫不停的忙进忙出,忙完公务的秦逸风收到消息后,火速回了府。

他刚一踏进秦桑的屋子,一道女子的身影便冲进了他的怀里,痛哭流涕道,“老爷,您可一定要给桑儿做主啊!!”

秦逸风揽着秦夫人的肩膀,宽慰道,“你放心。我自然不会放过伤害桑儿的凶手。”

“都怪秦娆那个白眼狼,我念她可怜让她回了府,她倒好,就是这般对我桑儿的。她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秦夫人一边哭一边痛诉秦娆的罪行。

秦逸风面色一僵,将秦夫人从怀里拉出来,问道,“你说什么?桑儿伤成这样是秦娆害的?”

秦夫人连连点头,“我问过将桑儿带回来的车夫,正是秦娆这小贱种。要不是她,我家桑儿怎么可能现在还不醒。”

“当真是她?”秦逸风冷着脸质问。

秦夫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老爷若是不信只管将那个车夫带上来问问就知道了,妾身难道还会骗老爷不成。”

“你误会了,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怎么会不相信你。桑儿是我的掌上明珠,岂是秦娆那个贱蹄子能比的。”秦逸风安慰道。

秦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泪,语气笃定道,“桑儿今日是同太子殿下出去的,肯定是秦娆这个贱蹄子嫉妒桑儿,所以出手害她。”

话落,秦逸风脸色立马阴了,“秦娆人呢?”

秦夫人眼神闪躲,道,“许是伤了桑儿不敢现身,藏在哪儿了吧。”

秦逸风大怒,猛地一掌拍在桌上,秦夫人吓的不轻。

“你在这照顾桑儿,我去找她算账。”秦逸风说完大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