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穿越之第一丑妃秦娆祁凉完整版阅读

穿越之第一丑妃是一本讲述了秦娆穿越逆袭的小说。小说故事中秦娆穿越古代成了一个将军府被赶出家门的六小姐,不仅长相丑陋肥胖,更是有一个三岁的孩子!刁仆让她们母子难受,秦娆就让她们没有好日子过!当秦娆减肥成功,还从一个丑女变成了美女之后,她却仍旧用丑陋面孔示人,直到一场交易,她嫁给了朝中有名的第一美男祁凉,秦娆的真实面目才被揭开。

穿越之第一丑妃秦娆祁凉小说导读

秦娆望着几乎被烧成空架的屋子,扯着唇冷笑,今日这场火绝对不可能是意外。

他们倒是算计的很准,自己刚带着孩子逃出来。他们便过来救火了,来的还真是不早不晚。

管家带着下人们风风火火的朝着西院而来,在院门口瞧见一身狼狈的秦娆时,皆是唏嘘不已。

没管坐在地上的秦娆,管家连忙吩咐下人赶紧救火。

秦逸风是随后赶来的,他看着烧成空架的房屋,以及安然睡在秦娆腿上的两个孩子时。第一反应便是勃然大怒的上前甩了秦娆一个耳光。

秦娆刚从屋内逃出来,一时反应不及,竟硬生生的被秦逸风打歪了头。她的身子本来无力,这一巴掌,直接将她打到在地。

熟睡的祁慕北和团子也醒了过来。祁慕北睡眼朦胧的睁开眼发现他们居然是外头,而且秦娆身上有着各种细小的伤口,冒着点点血珠。

再一抬眸便瞧见秦娆脸上明显的巴掌印了。秦逸风怒气冲冲的站在她们的面前,祁慕北想不注意都难。

她看着秦娆狼狈的模样瞬间气红了脸,叉着腰恶声恶气的看着秦逸风道,“你这个坏人,你居然欺负她。”

“郡主误会了。”秦逸风笑着道,浑然不把还是三岁奶娃娃的祁慕北放在眼里。

祁慕北就算是郡主又如何,不过三岁孩童,难道她还能命令自己不成。且秦逸风也不怕她在祁凉身边告状,毕竟一个三岁孩子的话如何都是不可信的。

“今日郡主歇在秦娆院子里,她保护不当居然让屋子走了水。要不是管家发现的及时,郡主可能就凶多吉少了。”秦逸风睁着眼说瞎话。

管家带着下人来时,秦娆早就带着两个孩子出来了。但眼下,下人都是将军府的人,自然是任由他上下嘴皮子一碰,胡说八道。

但秦娆不是这种吃暗亏的人,先前是她没有防备,这会儿她自然是不会让秦逸风再有机会动她的。

秦娆站起身,目光扫了一眼秦逸风身后的人,其中便有站在不远处的秦夫人以及秦衍,秦夫人此时正幸灾乐祸的笑着。

看到秦夫人,秦娆倒不觉得稀奇,但看到秦衍也站在人群中看她笑话时。秦娆还是冷不丁的觉得有些难受。

看来这个将军府,除了他爹,连他这个一奶同胞的亲哥哥也是真的不待见她。

那日他不过是见到秦柔哭了,便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如今她自己这副模样,怎么看也比秦柔那日惨,可他便是这样冷眼旁观她的。

秦衍有些复杂的看着,犹豫着要不要上前,但他对秦娆确实无感。没有所谓的血浓于水,甚至,没有他同秦柔、秦桑的感情深厚。

就是他此时的这一犹豫,日后很多年,秦衍都一直追悔莫及。

秦夫人冷不丁的被秦娆清冷的眼神一扫,她顿时有些不安。但转念一想,此时难堪的可是她,自己犯不着怕这个贱丫头。

“这屋子怎么失的火,你不查,我自己会查。这背后动手脚的人千万别被我找到,否则,十倍奉还。”秦娆冰冷如寒冰的目光落在秦逸风的脸上,一字一句的警告。

倒是秦逸风有些微愕,他没想到这个丑丫头居然还有这么冷冽的一面了,方才看他的那一眼,竟然让他觉得有些忌惮。

屋子烧空了,秦娆带着祁慕北和团子没法睡,看秦逸风对她的态度,自然也是不欢迎她的。

秦娆懒得搭理她们,带着祁慕北和团子便往外走去。

从秦衍身边走过时,他张了张嘴终究没发出声音。秦娆神色如常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大步离开。

漫无目的的走到大街上,秦娆再次停下脚步时,居然发现自己是在九王府门口。

祁慕北拉着她的手便上前敲门,门卫开门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惊讶道,“郡……郡主?”

“嘘。”祁慕北示意他小声,然后拉着秦娆进了屋。

直到祁凉坐在她面前时,她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怎么她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九王府。

“怎么弄的?”祁凉似乎刚睡醒,嗓音有些低沉。

微凉的指尖沾着药膏,落在秦娆的伤口上。明明是微凉的触感,秦娆却觉得被他触碰的那块皮肤灼的滚烫。顺带着,耳尖也红了。

两个孩子本就贪睡,方才走过来时只差在路上睡着了。这会儿见祁凉在给秦娆处理伤口,两人一头栽在床上,很快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被人暗算了。”秦娆冷不丁的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祁凉头也没抬的继续给她上药,但却下意识的轻了手里的动作,语气不咸不淡道,“需要我帮忙?”

“不用,我能搞定。”将军府里看不惯她还有权力的不就那么几个么,这种小把戏,不是秦夫人就是秦桑了,“等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再找你好了。”

当晚,秦娆是在九王府歇下的,第二日她将团子留在九王府里,自己一人回了将军府。

进府时,遇上了刚下朝的秦逸风。秦娆眼都没抬一下,绕过他直接进了屋。

秦逸风顿时被她气的不轻,这贱丫头当真和她那死鬼娘一样让人厌恶。即便她死了多年,偏是留下这么丫头一直膈应他。

祁凉是在晌午时进宫的,九王府的马车在宫门口停下,祁凉带着祁慕北下了车。团子则是留在了府里的管家照看。

祁慕北小小的身子扒在祁凉的身上,询问道,“爹爹,我们是见皇帝叔叔的吗?”

“见你祖母。”祁凉道。

西月宫,候在殿外的宫女见祁凉带着祁慕北,连忙俯身行礼并通报太后。

有了准许,祁慕北从祁凉身上滑下来,然后蹦蹦跳跳的进了屋。但在太后面前时又十分守礼的行礼,“小北拜见太后祖母。”

……